刚刚更新: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冠冕唐皇〕〔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绝世神医〕〔快穿女主真大佬〕〔林战秦柔〕〔豪门战神林战〕〔不败军王〕〔豪门战神〕〔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近战狂兵〕〔不败军王〕〔洛诗涵战寒爵〕〔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七十章 修罗地狱
    前面杀了那么多的妖邪,都只是让第二片花瓣的虚影完善而已。

    结果。

    现在只是灭掉阴休的一条手臂,就把二成真意的进度直接堆满了,而且还溢出了不少。

    如果把每一成的真意,都划分为前中后以及巅峰四个小境界的话。

    那么现在的他。

    大概是处于三成真意中期的水准。

    简而言之。

    一条妖魔手臂,抵得上自己杀几十头怨级乃至于煞级诡怪。

    沈长青都忍不住在想。

    如果自己可以把那头妖魔完全斩杀的话,汲取而来的精神力量,究竟能让武道真意,突破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四成?

    五成?

    还是六成?

    圆满是没有什么可能的,从单条手臂给到的精神力量来看,就算是斩杀一头低阶妖魔,也不可能让精神体系晋升圆满。

    但是——

    哪怕是突破到五六成都好,也能让他减少几十年的苦修。

    实力方面。

    也能有很大的变化。

    “妖邪一族的妖魔!”

    荀曲面有冷色,跟他猜想的一样,果然是有别的妖邪进来了。

    另外他在沈长青的话语中,也听出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妖邪一族的妖魔。

    被对方给打退了。

    不。

    不是打退那么简单。

    荀曲敏锐的从沈长青的话语中,听到了跑那个字,很有可能,那头妖魔是被对方给直接打跑的。

    念头转到了这里。

    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那头妖魔可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势?”

    “只是断了他一臂而已,想来对于妖魔来说,断一臂不是什么大事。”

    沈长青淡然开口。

    断一臂!

    好家伙!

    荀曲心中又是一惊。

    对方说话的语气虽然云淡风轻,可是说出的消息,却能让人震惊。

    妖魔!

    哪怕是低阶妖魔!

    放在大秦当中,都是极其可怕的存在。

    天下间,能有资格跟妖魔交锋者,其实是不多的。

    而除却镇守使以外,能跟妖魔交锋者,那更是屈指可数。

    但有一点要知道的是。

    交锋跟击败,是两个不同的情况。

    震惊过后。

    荀曲看向沈长青的眼神,已经跟看同辈的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镇魔司中,能有沈长老这样的强者存在,的确是一件幸事。”

    吹捧了一句。

    他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而是换了一个问题。

    “沈长老进入庐阳城,有多长时间了?”

    “应该不到一天。”

    沈长青估摸了一下时间,给出了一个大致的恢复。

    事实上。

    在庐阳城中,看不出白昼黑夜,想要估算出时间,是挺难的一件事。

    除非是一直记着时间流速。

    不然。

    有些误差,也是正常的。

    回答了以后,沈长青也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荀镇守进入庐阳城已经有几天时间,对于城中的局势,有没有什么了解,庐阳城的百姓,真的全部丧生于妖邪手中?”

    闻言。

    荀曲面上的笑容不见,继而变为阴沉。

    “在我入庐阳城的时候,城中就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行踪,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庐阳城的百姓早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丧生在那头妖邪手中。

    天地自然孕育出现的妖邪有不少,但那种孕育出世的妖邪,实力都是不强。

    只要露出任何端倪,都会被镇魔司第一时间派人灭掉,所以很少会引起大的影响。

    像现在这样,刚刚出世就能直接灭掉一座城的,在三百多年来,也是屈指可数。”

    得到确切的回答,沈长青也熄灭了内心最后一丝想法。

    下一息。

    他又是看向荀曲:“荀镇守跟那头妖邪交手了?”

    “不错。”

    荀曲点头。

    “早在我进入庐阳城的时候,我就跟那头妖邪交手了,说来惭愧,我不是那头妖邪的对手,如果不是身上还有一点保命的本事,可能也等不到沈长老来了。

    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头妖邪实力如此强横,应该是因为吞噬了庐阳城百姓的缘故。”

    咚!

    在两人交谈的时候,那个剧烈的声响,又是传了过来。

    顿时。

    两人谈话的声音一止。

    沈长青侧头看向声音来源方向,眉头紧蹙:“这样的动静,看来那头妖邪,是真的要做出突破了。”

    “那头妖邪本身就是低阶妖魔的实力,如果突破,那就是中阶妖魔,南幽府镇守使虽有,可要对付此等境界的妖邪,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荀曲眉头也是紧皱。

    在平时的时候,一头中阶妖魔,对付不是什么问题。

    现在南幽府的局势本来就紧张,再多插足进来一头中阶妖魔,麻烦会更加的大。

    这个时候。

    就不是能不能打的问题了,而是有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打。

    想到这。

    荀曲沉声说道:“不能让那头妖邪突破成功,本来只有我一个人的话,我是没有把握阻止了,但有沈长老来,你我倒是可以联手试一下。

    要是真的事不可为,你我二人联手,也能逃的出去。”

    “好。”

    沈长青点头。

    这也是眼下最佳的做法了。

    阻止一下。

    不能的话,那就撤了再说。

    白白让自己折在这里,是最愚蠢的做法。

    ——

    庐阳城中。

    阴休跟苏宛儿待在一个空置的房间里面。

    如今的阴休,早就没有以往的傲气,左臂被斩断不说,身上也有不少的伤势。

    对于中阶妖魔而言。

    断肢重生,只是轻而易举的事。

    可是对于低阶妖魔来说,想要做到断肢重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大日烘炉,该死!”

    阴休感受着那在身体中肆虐的炙热气息,碧绿色的眼眸中,阴冷的寒意凝若实质。

    万物相生相克。

    妖邪一族的血液,对于人族来说是剧毒,同样的,人族中的血液对于妖邪一族来说,也是剧毒。

    当然。

    所谓的剧毒也是相对的。

    就像是有人族会夺取妖魔精血一样,只要把血液中蕴含的特殊能量磨灭,只余下内里最为纯粹的能量。

    那么。

    不论是妖邪一族的血液也好,亦或是人族的血液也罢,那都是大补之物。

    而且。

    对于妖魔来说,等闲的人族血液,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吞噬以后都能增长自己的力量。

    只有到了像沈长青那等境界,臻至大日烘炉以后,使得气血进一步蜕变,才会对自身产生威胁。

    默默调用阴邪气息,把残存于体内的大日气息磨灭。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站在一旁的苏宛儿,开口询问。

    跟阴休的重创相比,她倒是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除了受到大日气血腐蚀了肉身,使得原本妩媚诱人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可怕以外,就没受到严重的伤势了。

    但是。

    对于苏宛儿来说,自己的容貌也是极为重要的。

    抚摸着面颊上的凹凸不平,她的眼中有愤恨的冷意。

    闻言。

    阴休嘶哑的声音响起:“那个人族的实力不弱,我现在伤势未愈,跟他相遇的话会是个麻烦,我们先行找到庐阳城的那头妖邪再说。

    要能跟他联手,那个人族就死定了。”

    “一切听从大人吩咐。”

    苏宛儿低头。

    房子里面,声音又是消失不见。

    片刻后。

    阴休从地上起身,左手的断臂正在一点点的生长肉芽,这个过程非常缓慢。

    他没有在意身体上的变化,直接离开了这里。

    苏宛儿见此,也是跟上了对方的脚步。

    ——

    庐阳城最中心的位置。

    原本存在的地面,不知何时已经凹陷了进去,大量的鲜血浇灌在那里,汇聚成了一方血池,而在血池的中间,有一枚血茧安静的放置在那里。

    每隔一会,血茧就会跳动一下。

    而在血池的周围,可见一座座高达十数丈的小型尸山,那些尸体好像在死的时候,浑身鲜血被完全抽干了一样,只余下一副副风化的干尸模样。

    地上鲜血浑浊不知名的物体,使得地面变得泥泞。

    断肢内脏,以及某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散落在地上。

    踩血水混淆的土地上,苏宛儿看着周围的尸山,眼中有震惊的同时,内心涌起强烈的不适。

    虽然她是永生盟的妖人,已经放弃了身为人族的身份。

    但是。

    不管怎么说,苏宛儿始终都是出身于人族。

    哪怕死在她手中的人族有不少,可跟眼前的尸山血池比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

    不知为何。

    苏宛儿的脑海中,涌出了一个词。

    修罗地狱!

    这里活脱脱便是一副修罗地狱的景象。

    那一座座尸山,几乎是一眼看不到头。

    究竟要多少尸体,才能堆彻出如此多的尸山,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跟苏宛儿的震惊不同,阴休用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全是渴望艳羡的神色。

    “好多的生灵血肉啊!”

    闻着空气中,那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他有的只是兴奋。

    妖邪一族,本身就是以人族为食物,在苏宛儿眼中这里是尸山血海,在阴休眼中,这里就是一场无上的盛宴。

    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冲动。

    一股取代这里的妖邪,然后接管众多生灵血肉的冲动。

    不过。

    这股冲动刚刚升起,就被他给打消了。

    因为阴休此时,已经来到了血池旁边,看到了那枚震动的血茧。

    强大的气息,悄然间弥漫开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