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夜玄周幼薇〕〔斗魂玄帝〕〔不死夜帝〕〔盖世帝婿〕〔万古帝婿〕〔医路坦途〕〔春回大明朝〕〔第一兵王〕〔我,上门女婿〕〔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极道狼王于枫〕〔修罗丹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七十九章 先生与我颇为投缘
    破山城外。

    沈长青跟荀曲两人联袂离去。

    他们没有乘骑快马,应该马匹的速度,相对于他们这个境界的人来说,反而是多有不如。

    除非是顶级的宝驹。

    否则的话,骑马反而是会拖累进度。

    离开破山城后。

    荀曲看着前方的古道,侧头笑道:“沈长老的实力,我是已经见识到了,但是不知道轻功如何,不如你我比一比?”

    比一比?

    沈长青眉头一挑,对于这种事情,他从来就没怂过。

    “既然荀镇守有这个想法,那就比一比吧!”

    “好!”

    荀曲指着前面,说道:“此次天境出现的地方,是在南幽府的谪仙谷中,而谪仙谷位于太阳升起之地。

    只要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待到看到一尊巨大的道人石像时,那就是谪仙谷了。”

    说完。

    他率先一动,身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一看的时候,已然是到了十丈开外。

    “好快!”

    沈长青暗自一惊,也没有迟疑多少,脚下步履一动,也是紧追着荀曲的身影而去。

    ——

    古道上。

    两个残影正在疾驰。

    有行人路过的时候,都只感受到一股微风拂面,然后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越是追赶。

    沈长青就越是心惊。

    他承认自己在轻功方面,一向是算是比较弱项的。

    但是。

    就算是如何弱项,都要比寻常宗师强上许多。

    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就算是轻功再如何的弱,爆发力量,都会比其他宗师强得多。

    可饶是如此。

    沈长青却错愕的发现,自己有些跟不上荀曲的速度。

    震惊之余。

    他也是想到了一个事情。

    那就是任何一个镇守使,原先至少都是宗师后期的武者,对于武学一道的造诣,说不定比自己都要来得深。

    如此一来。

    沈长青心中也就释然。

    ——

    “这里就是小丘山吗?”

    一身白衣儒雅的王慕白,站在山巅上面,俯瞰着下方的景象。

    在他视线中。

    下方的小丘山,此时已经是消失了大半,街道林立,犹如是有一个城镇,隐藏在那里。

    而在小丘山的外面。

    却是有守军驻扎。

    不过。

    王慕白只是随意的扫了那些守军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区区守军。

    就算是有地阶除魔使在其中。

    但在大妖眼中,也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

    在王慕白的身边,站着的人则是谭天机。

    “回禀大人,那里正是小丘山,小丘山中隐藏有一头天灾,看眼下的情形,那头天灾实力已是提升了不少了——”

    话落。

    他的语气中也有感叹。

    谭天机身为内务阁长老,对于镇魔司的很多情报,都是有一些了解。

    其中。

    就有小丘山天灾的情报。

    据消息来看,这头天灾只是出现了短短数年时间而已,却已经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

    论其成长速度。

    已经算是骇人听闻的了。

    闻言。

    王慕白面色温和:“这么多年了,他终于是真正的孕育出世,走吧,跟我一起就看看这头天灾,究竟是成长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是!”

    谭天机低头回道。

    旋即两人就向着小丘山而去。

    小丘山被里里外外都包围了一个遍,几乎是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

    但是。

    王慕白跟谭天机两人,却是堂而皇之的从正面进入小丘山。

    那些守军对于两人的存在,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一般。

    轻而易举的。

    两人就已经成功进入到了小丘山里面。

    走在城镇里面。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是那样的真实。

    左右的民房大门紧闭,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住人一样。

    偌大的街道中。

    缺少了该有的生气。

    “天灾的领域果然不同凡响,竟然如此的真实,如果不是知道这里是天灾领域的话,我都要险些以为是某个荒废许久的城镇了。”

    谭天机看着周围的景象,面上有感叹的神色。

    太神奇了。

    他对于天灾早有耳闻。

    可真正的进入天灾领域,倒还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王慕白淡淡说道:“你凭什么认为天灾的领域,就该是虚妄的?”

    “大人的意思是?”

    谭天机神色错愕,王慕白的话,让他有些分不清真假。

    闻言。

    王慕白伸出手,抚摸了一下路边房舍的墙壁,一种冰凉的触感从他指尖袭来。

    “天灾的领域,在我看来乃是真实存在的,就跟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不同,如果把外面的世界比作大千世界的话,那么天灾领域便算是一方小千世界。

    待到领域成长到一定程度以后,你再身处于这里,又能觉察到什么样的不同?”

    谭天机面色微愣。

    有什么不同?

    好像是没有什么不同吧。

    紧接着。

    王慕白再次说道:“若是有朝一日,领域成长到比天地还大的地步,天地被领域所包裹,那么你说天地是真的,还是领域是真的?”

    “额——”

    谭天机又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此。

    王慕白温和笑道:“所谓真假,不过追寻的是人的本心而已,是真是假,仅在你的一念之间。”

    话音落下。

    谭天机若有所思。

    王慕白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缓步向着城镇中心的那个宅院走去。

    笃笃!

    院门被敲响。

    没多久。

    有细微的声响从里面传出,然后就见到紧闭的院门被打开。

    “两位是?”

    莫子晋看着面前站着的两人,面色有些疑惑。

    王慕白笑道:“我路过此地,看到这里有一城镇,所以想要来讨一口水喝,不知阁下可是方便?”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两位能来此,是小生的荣幸,又岂有拒绝的道理,都快些进来吧!”

    莫子晋也笑了。

    他错开身体,让王慕白跟谭天机两人进去。

    由始至终。

    王慕白都是神情不变,好像是真的只是为了讨口水喝。

    至于谭天机的话,心中却是暗自警惕。

    眼下城镇里面,一个生人都没有,这里却是多了一个人,不用说,对方的来历都是很明显了。

    天灾!

    这个领域的主人!

    一头可以把领域衍化到这个程度的天灾,真动起手来,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要是孤身一人的话。

    谭天机此时已经转身离去了。

    可有王慕白在,他才压下了内心的冲动。

    入大唐就坐。

    没多久。

    莫子晋就是端着两碗水进来。

    谭天机没敢这里的水,王慕白倒是没有什么讲究,直接端起就喝。

    随后。

    他就把空碗放在了一旁。

    “多谢先生给口水喝,不然这方圆几十里渺无人烟,不知如何才好。”

    “区区一碗水而已,不算什么。”

    莫子晋一笑。

    这时候。

    王慕白起身打量着大唐中的东西,若有其事的点了下头。

    “字好画也好,看来先生也是一位读书人,不知可曾考取功名?”

    “寒窗苦读多年,始终不曾考取功名。”莫子晋微微摇头。

    “那当真是可惜了。”

    王慕白叹了口气,对此深感惋惜。

    闻言。

    莫子晋不由问道:“我观阁下言行举止,也多有书生之气,莫非阁下也是一位读书人?”

    “读书人算不上,我反倒是对于天下大势更感兴趣。”

    “天下大势?”

    莫子晋眼神一亮,脸上有了兴趣。

    “看来阁下对于天下大势,有些独特的见解,不知小生可能够请教一番?”

    “其实没什么独特的见解,若是先生离开这里,去外面走一遭的话便能发现,外面战争纷乱,活人如草芥,平民如同猪羊般任由权贵斩杀,苦不堪言。

    所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莫过于此了。”

    王慕白面色悲天悯人,摇头叹息。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莫子晋深有感触:“先生此话说的可是真好,小生也是感触颇深,先生以为,要如何做,才能真正的天下太平呢?”

    原本阁下的称呼,也是改为了先生尊称。

    闻言。

    王慕白笑道:“世间已经腐朽,在这个基础上,任何的改变都没有作用,唯有推翻世间的腐朽,才能有废墟上重建一个新的国度。”

    “而要推翻世间的腐朽,能够依靠的东西只有一样,便是我等自身。”

    “唯有自身的力量足够,方有资格掀翻一切,天下才有真正的太平。”

    大堂中。

    谭天机听闻这一番话,内心有些许波动,但明面上不动声色。

    莫子晋脸上笑容愈发明显,好像是看到了知己一样。

    “先生所言,可谓是说到了小生的心坎里面,如今世间腐朽,的确是应该推翻才行,只是想要推翻世间的腐朽,又岂是那么容易的。”

    “困守一地,便犹如笼中之兽,自然没有资格做到这一切。”

    王慕白声音渐渐温和,带上了一丝蛊惑的味道。

    “先生何不离开了这里,若是离开这里,你便如同潜龙出渊一般,必将震惊天下。”

    离开这里。

    莫子晋摊了摊手,面上有无奈的神色。

    “小生又何尝不想离开,只是此处囚笼牢不可破,小生一人之力,根本就没有撼动的可能。”

    “说起来——”

    “先生所言与我颇为投缘,不若献出自身,来助我破除牢笼可好!”

    说到最后。

    莫子晋的眼眸中,已是完全变得漆黑,而在漆黑的眼眸中,呈现出一个倒影。

    那是一头生有三目,浑身生有鳞甲的妖魔倒影。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