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九十三章 兴盛的时候到了(求月票)
    在众人交战的时候。

    没有任何人发现,在他们的脚底下,却是有其他人存在。

    宽阔的密室中。

    地面上刻画着不规则的纹路,所有纹路中间的位置,却是端坐着一个身披袈裟,肉身干瘪的僧人。

    僧人双眼紧闭,身上没有半点生机流露。

    在加上干瘪的肉身,仿佛是死去了许多一样。

    但认真看去。

    就会有人发现,干瘪的肉身中,有微弱的光芒流转,使得本应该昏暗的密室,变得明亮了许多。

    在干尸的一侧。

    玄叶盘膝而坐,口中诵念经文。

    突兀间。

    他睁开了眼眸。

    抬头看向上面的时候,老脸上有疑惑的神色。

    “奇了怪了,莫非是有别的佛门强者到了不成,为什么贫僧会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就在刚才。

    玄叶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惶惶如大日般的气息显露出来,旋即又有刚正至阳的力量显露。

    这种力量。

    他再是熟悉不过了。

    那是只有万佛宗的大日真经以及如来金身,才能拥有如此气势。

    但是——

    万佛宗至今存在的高手里面,都没有人把两门武学,练至一个登峰造极的境界。

    所以。

    玄叶心中才会有这么大的疑惑。

    如果不是万佛宗的强者,那么又是什么人,能够把这两门武学,臻至一个如此强悍的地步。

    还是说。

    纯粹是自己感知错了。

    片刻。

    玄叶微微摇头,口中宣了一声佛号:“只希望不要节外生枝才好,否则就是一个麻烦!”

    这个关键时候。

    绝对不能生出任何的意外。

    不然。

    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此时。

    随着争夺寿元果的厮杀愈发惨烈,大量的江湖中人死去,那些鲜血都是微不可查的渗了下去。

    密室中。

    只见那些刻在地上的纹路,好像是散发出什么玄妙的波动一样。

    武者死伤。

    最后流淌下来的鲜血,都是顺着纹路蔓延,一点点的汇入到了肉身干瘪的僧人那里。

    若有若无的威压。

    在僧人的身上传了出来。

    看到这里。

    玄叶平静无波的脸上,有炙热的神色:“传闻不是假的,我万佛宗,终于是要到兴盛的时候了!”

    万佛宗。

    堂堂的佛门领袖。

    但是近年来,却是没落的厉害。

    镇魔司登门逼迫,使得万佛宗不得不交出两门无上绝学,此事更是让整个万佛宗蒙羞。

    哪怕是现在。

    江湖中在有人谈论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仍然是对万佛宗嗤之以鼻。

    虽说佛门中人。

    把红尘置之度外。

    然而。

    真正能做到不为外物所动的,终究是极少数。

    不少万佛宗的人,都是期望有朝一日,万佛门能够重新崛起,恢复往昔的威名。

    理想很丰满。

    现实却是很骨感。

    随着万佛宗的强者日渐稀少,不要说重新崛起了,就算是佛门领袖的地位,都岌岌可危。

    这个时候。

    万佛宗在听闻了天境开启的消息时,才会派遣核心的一批人,悄然间进入这里。

    而目的。

    便是为了眼前的僧人。

    看着僧人汲取了众多武者血液以后,原本干瘪的肉身逐渐充盈起来,散发出来的光芒也更加浩大,玄叶的内心就是一阵激动。

    原来!

    所有的传闻,都是真的。

    他回想起万佛宗的记载,再结合眼前的景象,眼神闪烁不止。

    “传闻在宗师以上,乃是一个玄之又玄的境界,打破了这一层境界以后,在某种程度上,就能超脱于生死,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超脱生死!

    什么是超脱生死?

    在玄叶看来,眼前的僧人,就是超脱了生死的存在。

    其肉身存在了这里数百年,如今一朝得到大量鲜血滋养,便能重新的焕发生机。

    这个境界。

    才是所有武道中人,所要追求的。

    “杀吧!”

    “你们的死不会白死,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佛门的荣誉而牺牲,届时贫僧自会为你们诵经超度,不会让你等下了地狱受苦!”

    玄叶面上有诡异的神情,跟前面的慈祥和蔼完全不同。

    他口中念叨了一句以后。

    便是重新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在默默诵念经文。

    上方。

    大战仍在持续。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同僚不同僚的说法了。

    纵然是萧安跟傅月,也是完全的反面成仇。

    什么镇魔司同僚。

    什么同为镇守使。

    在寿元果面前,都没有情面可讲。

    轰!

    轰!!

    恐怖的力量宣泄,一个个身躯爆发出强悍的力量,狠狠的碰撞轰杀。

    在力量胶着的时候。

    轰——

    一声惊天巨响传来。

    所有的黑色力量被撕裂,萧安狼狈不堪的身影从里面冲出,然后想也不想就向着寿元果掠去。

    “妄想!”

    傅月脸色冰冷,一掌凌空打出。

    感受到身后的威胁,萧安面色一狠,他没有回身防御,反而是硬生生承受了那一掌。

    砰!!

    强大的掌力落下,他背部凹陷了进去。

    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吐出。

    可萧安强忍着身上的伤势,再趁着掌力推动,身体飞快靠近寿元果,然后伸手抓住一枚,想也不想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向元,你去追!”

    傅月俏脸冰冷,对着身旁的人说了一句以后,自己却是率先向着那一枚掉落在地的寿元果冲去。

    那是她本来拿到手,却被萧安偷袭,最终掉落下来的寿元果。

    话落。

    一直沉默寡言的向元,马上朝着萧安消失的方向追赶。

    他是败月城镇魔司的第二位镇守使。

    实力不比萧安弱多少。

    在向元追赶的时候,费云却没有理会,任凭萧安被追杀,然后他像傅月一样,开始争抢最后一枚寿元果。

    寿元果剩下一枚。

    战斗便是更加的激烈。

    一个个江湖武者被斩杀,鲜血散落一地。

    在巅峰强者的搏杀下,寻常的宗师以及先天武者,根本就没有抵挡的可能。

    “我们走!”

    观战许久,沈化心中忽然升起某种不好的预感。

    他看着血腥的战场,然后就是做出了决断。

    这里的战斗。

    不是自己等人可以争夺的。

    此时心中又涌起冥冥中的一些预感,沈化更是不想久留。

    到了他这个境界。

    所产生的第六感,都不是无缘无故的。

    相比于可望不可即的寿元果。

    沈化更愿意稳妥一些,暂时撤离再说。

    闻言。

    几个沈家族人,都是没有出言反对。

    现在他们早就熄灭了内心的骄傲。

    明白自己等人,跟真正的强者相比,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深切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也完全熄灭了争夺的心。

    随即。

    沈化带人离去。

    对于他们的离去,没有什么人在意。

    现在在场的人眼中,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最后一枚寿元果。

    “寿元果是我的,谁要抢,都得死!”

    傅月面容狰狞,黑色的力量升腾而起,犹如是惊天的海浪掀起一样,最后随着她一掌落下的时候,黑色力量顺势碾压下来,威势仿佛能毁天灭地一般。

    轰隆隆!!

    十数个江湖武者,来不及躲避下,被这股力量给碾压的肉身炸裂,死亡的干干净净。

    云顶天跟尹子真都是面色大变。

    这股力量。

    他们不敢硬接。

    力量碾压下来,大地都在动摇。

    等到即将尘埃落定时,一个黑影冲破了迷雾,撕天裂地的剑光爆发,傅月肉身被劈的横飞了出去。

    出手的人。

    赫然是蓄力机会已久的费云。

    重创傅月以后,他一手抓起最后一枚寿元果,就是消失在了原地。

    “追!”

    看到这里,云顶天跟尹子真都是脸色难看。

    双方对视了一眼,便是向着费云离去的方向追赶。

    至于傅月。

    两人现在都懒得搭理。

    “好,好得很,费云,老娘记住你了!”

    披头散发,模样狼狈不堪的傅月眼眸赤红,心中的怒火险些让她失去了理智。

    寿元果没有得到。

    反而是被费云一剑重创。

    这一次争夺,败月城镇魔司算是亏到了姥姥家。

    怒火攻心下。

    傅月看向了在场剩下的那些人,然后就是杀了过去。

    在她看来。

    自己抢夺寿元果失败,不无这些人从中作梗的原因在内。

    此时。

    傅月只为了宣泄内心的怒火,根本就不愿去想那么多。

    “快走!”

    “不好——”

    那些人被傅月盯上,心中有森冷的寒意涌现,想也不想就要转身逃离。

    可是。

    在一个镇守使面前,哪怕是身受重创的镇守使,也不是等闲的江湖人士可以对付。

    如今傅月怒火攻心。

    杀心已然是大起。

    这么一来,更是没有他们逃走的可能。

    轰——

    随着最后一人倒下。

    傅月甩了一下染血的手,看了一眼被摘了一空的寿元果树,她也没有离去,只是就近找寻了一个地方,然后默默汲取天地灵气,来恢复自身的伤势。

    没办法。

    前面受创不轻,后来又是强行动手,难免会伤上加伤。

    但不要紧。

    对于镇守使来说,只要不是致命的伤势,恢复起来都不会过于困难。

    吞服一枚丹药。

    傅月便是沉下了心神。

    在她疗伤的时候,地底密室的位置。

    大量的鲜血从地面渗透进来,顺着纹路汇入到了僧人的身上。

    如今的僧人,跟刚刚完全不同。

    干瘪的肉身彻底恢复了圆润,但是散发出来的光芒内敛的许多,同时有一股强大的威压若隐若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