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九十四章 就凭你?(求月票)
    地底里面。

    僧人的气势愈发强横。

    在这股气势面前,玄叶都不得不停止了诵经,继而震惊的面色中夹杂有狂热。

    只见干瘪的肉身,已经变得丰盈圆润。

    蓬勃的生机,从中散发了出来。

    咚!

    微不可查的声音,在寂静的密室中,显得尤为刺耳。

    很快。

    又是第二声。

    咚!

    相比于前一声,这一次跳动的声音更加的明显。

    咚!

    咚!咚!

    后面。

    跳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到得最后,整个密室都是在轻轻颤抖起来。

    看着肉身中传来的声响。

    玄叶不得不紧守心神,生怕自己在这股震动的声音中,损害到了自身。

    时间推移。

    强烈的跳动声,开始变得平缓下来。

    再到后面。

    声音微不可查,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

    这个时候。

    本来僧人紧闭的双眸,猛然间睁开,璀璨强烈的金光从中迸射出去,骤然轰击在了密室的石壁上。

    轰——

    密室轰鸣。

    两个看不见底的小孔,直接出现在了那里。

    金光收敛。

    僧人仍然盘膝而坐,仿佛是在回忆着什么一样。

    此时。

    玄叶却是来到近前,行叩拜之礼,口中大呼:“万佛宗弟子玄叶,见过祖师!”

    “万佛宗!”

    “祖师?”

    僧人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旋即就是陷入了沉思。

    时间太久远了。

    很多的记忆,都被尘封在了岁月中,他也有些想不起来了。

    良久。

    僧人看向玄叶,声音平缓:“我叫做什么名字?”

    “释摩诃!”

    “释摩诃!”

    僧人,也既是释摩诃心神剧震,封锁的记忆好像是被钥匙打开了一样,如同潮水一般汹涌而出。

    过去了很久。

    他才从记忆的冲击中清醒过来。

    本来迷茫的脸色,已经变成了一个姿态。

    自信。

    孤傲。

    犹如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神祇一样。

    释摩诃看着跪拜在自己面前的玄叶,他平静的声音带上了不容拒绝的威严。

    “现在是哪一年?”

    “启禀祖师,如今乃是大秦三百八十三年!”

    看着气质变化的释摩诃,玄叶就已经明白,对方是恢复了以往的记忆。

    所以。

    在听闻询问的时候,他不敢有任何迟疑,给出了准确的回答。

    “大秦三百八十三年?”

    闻言,释摩诃眼中有疑惑的神色。

    见此。

    玄叶适时解释:“如今万佛宗所处的地方,是为大秦国土,如果按照祖师您进入天境的时间来算,已有七百多年了!”

    “七百多年!”

    听闻此话,释摩诃的脸上,也是有了变化。

    似惆怅。

    又似庆幸。

    “没想到已然是过去了七百年,如今寿元果可曾成熟了?”

    他看向密室的一个位置,那里有被挖取过的痕迹。

    玄叶恭敬回道:“启禀祖师,为了引得江湖人士到来,用鲜血让您回归,弟子已是把寿元果取出去了,现在想来他们还在争夺,但只要祖师出手,收走寿元果不是什么问题。”

    “嗯,做的不错!”

    释摩诃点了下头,对此很是满意。

    旋即。

    他又是话锋一转。

    “如今在天境当中,都是处于什么境界?”

    “最强者莫过于宗师巅峰,以及大秦镇魔司的几个镇守使。”

    “镇守使?”

    释摩诃眉头一挑。

    镇魔司!

    镇守使!

    这个组织对他来说很陌生,至于镇守使明显就是一个职位,也是同样的陌生。

    玄叶说道:“三百多年前,天下间妖邪横行,大秦为了镇压妖邪从而创建了镇魔司,镇守使就是掌握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强者。

    每一个镇守使,最弱都是堪比宗师巅峰的存在。

    眼下进入天境的几个镇守使,虽然在镇守使中不算过于强大,但也是拥有宗师巅峰一级的实力!”

    万佛宗作为南幽府的顶尖势力。

    在情报方面,也是一点都不弱。

    对于进入天境的有哪些强者,都是了如指掌。

    释摩诃颔首:“如果只是宗师巅峰的话,那倒是问题不大,本座现在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却也能对付此等武者。”

    话落。

    他从地上起身。

    随着站起来的刹那,有股微妙的波动传开。

    地上的纹路,就好像风化了一样,在那股波动面前纷纷泯灭破碎。

    “走吧!”

    释摩诃看着头顶的位置,忽然间一步踏出,便是石破天惊的一幕。

    ——

    上面。

    傅月正在盘膝打坐,默默汲取天地灵气疗伤。

    突然。

    她心神剧烈跳动,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轰!!

    大地动摇。

    可怕的力量从地下升起,瞬间就是冲破了平面。

    尘土四散。

    傅月马上从盘膝的状态中退出,一个鹞子翻身,就是稳稳的停留在了树上。

    看着下方尘烟四起的场景,她的面上有凝重神色。

    心中。

    也是有很大的疑惑。

    到现在为止。

    傅月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尘烟散去的时候,方才地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两个和尚出现在了坑洞旁边。

    一个看起来颇为年轻,但身上却有一股超然物外的气质,让人看了不可忽视。

    一个则是年迈的老和尚。

    傅月的目光,在看到青年和尚以后,然后就把视线落在了老和尚的身上。

    “玄叶!”

    她柳眉微挑。

    万佛宗的长老,傅月都是认识的。

    所以在看到玄叶以后,她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阿弥陀佛!”

    玄叶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

    “没想到会在此地见到傅月镇守,实在是贫僧的荣幸!”

    “她就是镇守使?”

    释摩诃听闻此话,上下打量了一下傅月。

    旋即,眼中就是有奇异的神色闪过。

    “不似单纯的武者真气,镇守使果然是不同凡响!”

    被人上下打量。

    傅月心中生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但是对方站在玄叶的面前,让她也不由认真打量一番。

    不打量不要紧。

    一认真打量。

    傅月就错愕的发现,面前的青年和尚身上气息分明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可她知道。

    在天境里面,不可能存在普通人。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

    对方的实力很强,或者说隐藏的很深。

    翻阅脑海中的记忆。

    傅月想要找出相对应的身份。

    但任凭她如何翻阅,都始终没有找到,万佛宗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一位强者。

    这个时候。

    释摩诃看向了光秃秃的水晶小树,眉头也是微微一动。

    “寿元果被人摘取了!”

    他脸色阴沉了一分。

    然后转头看向傅月,单手竖于胸前,声音中和平正。

    “敢问阁下,寿元果如今是在谁的手中,说出来的话,本座可以考虑放你离开!”

    闻言。

    傅月怒极而笑。

    “放我离开,就凭你?”

    “看来阁下是不愿意说了。”

    释摩诃眼帘低垂,好像是在低声宣着佛号,又好像是在诵念什么经文。

    傅月冷笑:“想让我告诉你也可以,能赢了我,自然就什么都清楚了。”

    “好!”

    话音落下。

    释摩诃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便是直接到了傅月的面前。

    什么!

    傅月面色大变。

    不等她反应过来,洁白细长的脖颈就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捏住。

    黑色能量爆发。

    强行把手掌震开,然后身体犹如惊鸿般向后滑去。

    见此。

    释摩诃眼底有好奇的神色掠过:“有些东西,但也仅此而已了。”

    傅月退后的时候。

    他几乎是同步跟随。

    单手结印打出,金色的佛印破空而去,瞬间就是打破了黑色能量防御。

    然后。

    释摩诃一步踏出,再次来到了傅月的面前。

    宽厚的手掌捏住对方的脖子,让其再也没有办法震开。

    “现在,可以告诉本座了吧!”

    他面上有温和的笑容。

    但话语中,却带有不容拒绝的味道。

    傅月眼中全是骇然。

    她到现在都没回过神来,自己究竟是如何落败的,又为什么会落败的这么快。

    第二次了!

    在进入天境以后,自身遭遇到了第二次惨败。

    第一次勉强算是败在沈长青手中,但那样的败,还有挣扎的余地。

    可现在的败。

    却是完完全全的碾压。

    傅月很难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强者,能够碾压一位镇守使。

    哪怕自身现在,是有一定的伤势存在。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本座是什么人,稍后再告诉你,你先回答本座的问题,寿元果都是被谁取走了?”

    “寿元果自然是被我镇魔司的人取走了,别问我他们在哪,天境那么大,你大可自己去寻找,我也没有办法帮到你。”

    傅月呼吸有些急促,但还是给出了回答。

    这些事情。

    只要随便打听一下都能知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释摩诃面色平静:“看来还是迟了一步,天境这么大,要找寻寿元果可真的是麻烦,你当真没有找寻他们的办法?”

    “没有——”

    傅月话音刚落。

    忽然间就是腹部一痛,紧接着又是脖颈一痛,随着释摩诃松开手,身体便是无力的软倒在地。

    临了的时候。

    她见到对方手中,抓着一块犹如活着的血肉。

    “看来这就是你们的力量来源了,真是古怪的东西!”

    释摩诃把玩着手中的血肉,然后看着还没有完全断气的傅月,微微一笑。

    “对了,本座倒是忘了回答你的问题。”

    “记住了,本座叫做释摩诃!”

    释摩诃!

    傅月眼中先是有疑惑,然后便是神光消散,表情彻底凝固在了脸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