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零二章 似曾相识的话(10/2)
    轰!

    轰!!!

    谪仙谷内。

    两场战斗正在爆发。

    一个是萧安跟向元的战斗,一个就是沈长青跟释摩诃的战斗。

    其中。

    后者的战斗,更加受人关注。

    对于沈长青的实力。

    费云跟荀曲都是非常了解。

    在争夺寿元果时,对方一己之力镇压三人,实力强横绝伦。

    然而。

    释摩诃却能跟沈长青战斗至今,而且隐隐看去,仿佛还能占据上风。

    这样的实力,更是让人震惊。

    “什么时候,万佛宗多出了一尊这样的强者!”

    荀曲面色无比凝重。

    释摩诃展现出来的实力,让人过于震惊了。

    任凭他想破脑袋。

    都想不出来。

    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

    要说是万佛宗隐藏的强者,那也不可能。

    毕竟万佛宗百年来,有名有姓的强者就那么多,而超过百年的,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对于所有强者而言。

    寿元。

    都是难以跨越的天堑。

    在两个镇守使震惊的时候。

    玄叶等万佛宗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的感到惊骇。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清楚。

    释摩诃究竟是什么身份了。

    对方乃是万佛宗八百年前的顶尖强者,更是打破了从未有人打破过的极限,乃是当世唯一的一位大宗师。

    尽管这位大宗师,现在实力没有完全恢复。

    但斩杀一般的宗师巅峰,根本不会浪费什么力气。

    却没想到。

    以释摩诃的实力,竟然没有很快拿下沈长青,反而是跟对方陷入了一个胶着的状态。

    如此实力。

    强大到让人惊骇。

    突然间。

    萧安跟向元的战斗停止,两人的视线都是同一时间,落在了释摩诃的身上。

    到得此刻。

    向元很清楚,萧安不是杀死傅月的凶手。

    出手。

    只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而已。

    现在怒火发泄的差不多,自然也就停手了。

    “佛门什么时候出了如此强者,此等实力绝非一般的镇守使所能媲美!”

    萧安面色冷然。

    佛门说起来,跟镇魔司并不对付。

    万佛宗两门镇派武学,都被镇魔司夺走,要说大家关系好,那是不可能的。

    说到这里。

    他瞥了向元一眼。

    “语气怀疑是我杀了傅月,倒不如怀疑是不是眼前之人动的手,他的实力可是不弱,若是斩杀傅月的话,概率一点不低!”

    闻言。

    向元眼神冰冷了几分。

    他知道,萧安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其实。

    同为镇魔司的人,斩杀镇守使的可能性一向都不高。

    相反。

    要是其他人动手的话,可能性反而不小。

    释摩诃不管是身份来历,亦或者是实力,都有很大的可能。

    这个时候。

    荀曲来到两人面前,淡淡说道:“那位佛门强者可是不简单,他明显是冲着我们镇魔司来的,我怀疑傅月镇守,也是死在他的手中。

    至于云顶天的话,只怕也差不多。

    若是沈长老落败的话,以我们的实力,未必就能抗衡的了。”

    以他的战斗经验,自然可以看得明白。

    沈长青其实已经是落入了下风。

    释摩诃的实力太强。

    之所以没有马上落败,还是底蕴深厚的缘故。

    可久战下去。

    那是必败无疑的。

    萧安看了他一眼:“有话你不妨直说,何必拐弯抹角的呢?”

    “很简单,你我等人联合沈长老,把此人镇压下去,以绝后患。”

    “我凭什么要帮你?”

    萧安嗤笑。

    虽然说大家都是镇魔司的人,但是可不对付。

    无缘无故出手相助,简直就是笑话。

    荀曲面色淡漠:“就算你不出手,他肯定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什么意思?”

    萧安面色阴沉。

    荀曲没有回答,转而看向费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云顶天是不是得到了寿元果?”

    “没错!”

    这下子,费云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堂堂一个镇守使,寿元果竟然是被别人给抢了,说出去也是丢人现眼。

    荀曲点了下头,做出一副了然的样子。

    “果然不出我所料。”

    看到他的样子,萧安顿时不耐烦了:“有话你就说,兜兜转转有什么意思!”

    “很简单!”

    荀曲也不动怒,他转身看向战斗中的释摩诃。

    “他对沈长老出手,目的是很简单,因为沈长老吞服了寿元果,所以他想要斩杀沈长老,云顶天也得到了寿元果,但他也死了。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此人出手的目标,都是吞服了寿元果的人。

    我也吃了寿元果,你萧安也吃了寿元果,也就是说,如果沈长老败亡,下一个目标不是你就是我。

    但就算如何排序,你也绝对逃不掉的。”

    说完。

    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萧安的身上。

    现在的萧安,比在天境里面的时候,要年轻了许多。

    毫无疑问。

    对方必定是吞服了寿元果。

    听到这里。

    萧安心中一沉。

    荀曲说道:“他的实力你也是有目共睹的,换做你一人的话,绝对不会是其对手,如今不出手,那就只能是等死。”

    “另外——”

    “傅月差不多可以肯定,是死在他的手中,向元你作为败月城的镇守使,若是不报仇的话,也是说不过去。”

    “如今有沈长老从正面牵制,你们若是不战,可就没有机会了。”

    一番话。

    让萧安跟向元都是心中波动不止。

    这个时候。

    荀曲一手抓着天魁,另外一只手,却是一掌向着释摩诃的背后轰击而去。

    感受到身后袭击而来的劲风。

    释摩诃没有回头,而是单纯以肉身的防御硬接。

    砰!

    可以开碑裂石的一掌,打在释摩诃的身上,就好像打在一块无坚不摧的金刚石上面一样,根本就撼动不了分毫。

    但是。

    有荀曲的干扰,使得释摩诃的动作一顿。

    作为正面承受攻势的沈长青,压力瞬间减轻了许多。

    战斗到现在。

    他也不得不承认一点。

    那就是释摩诃的实力,不是一般的强横。

    沈长青都有理由怀疑,对方会不会是两大体系,同时都突破至巅峰的强者了。

    不然。

    在宗师境界里面,他不相信会有人,比自己的实力强大这么多。

    “妖僧胆敢杀我镇魔司的镇守使,罪该当诛!”

    在荀曲出手以后,向元也不再迟疑。

    他厉声大喝了一句以后,就是直接出手。

    另一边。

    费云跟萧安两人,都没有围观不动。

    顿时。

    四个镇守使出手,外加一个宗师巅峰的沈长青。

    五人联手下。

    释摩诃的压力大增。

    他原先平静的面色,如今也是变得凝重起来,肉身中有金光氤氲,将其衬托的神圣庄严。

    “阿弥陀佛!”

    虚空中。

    有佛陀虚影呈现出来。

    紧接着。

    就见到虚空中的佛陀竖起的手掌落下,犹如遮天蔽日一般,恐怖的威势碾压下来,让所有人都是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杀!”

    费云怒喝,长剑有可怕的剑气爆发,挥剑斩去的时候撕天裂地。

    其他几个镇守使。

    各自都是底牌尽出。

    作为战斗主力的沈长青,也是没有任何迟疑。

    现在的他。

    完全没有去想那么多。

    气血汹涌。

    金丹震动。

    所有的力量全部都是凝聚起来,汇入到了虎牙刀中。

    长刀轻颤。

    好像承受不住某种力量一样,发出悲鸣的声音。

    当力量攀登到了巅峰以后。

    轰——

    长刀轰然斩出。

    血色刀罡破空而去,滔天的煞气爆发。

    轰隆!!

    两股浩大的力量,最终轰击在了一起。

    金光撕裂。

    黑色气息泯灭。

    虚空中的佛陀呆滞在了那里,半息后,就是从中分裂开来,就好像是被人一刀斩开似的。

    “嗯!”

    释摩诃闷哼一声,嘴角溢出金色的血液。

    他的身上。

    有细长的刀痕呈现。

    但是刀痕没有存在多久,就完全愈合了起来。

    另外几个镇守使。

    亦是被这股力量震的气血翻涌。

    沈长青手中虎牙刀已然崩碎,全部力量汇入,强如虎牙刀也承受不起这样的力量。

    手中握着的。

    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刀柄。

    低头看了一眼。

    他面上虽有可惜的神色,但也是随手把刀柄丢弃,然后把身后一根赤磷大角抽出,眼神冷冷的看着前方。

    释摩诃伤口愈合。

    他淡漠的神色消失不见,有的只是让人心悸的冰冷。

    “好,天下间能让本座受伤的人不多,你们的确是可以自傲了,此次暂且放过你们,等到下一次,可就没有那么好运。”

    最后。

    释摩诃深深的看了一眼沈长青。

    “我记住你了!”

    说完。

    他便是踏空离去。

    玄叶等人看到释摩诃离开,也是不敢在原地停留,慌忙退走。

    一场战斗。

    可谓是爆发的虎头蛇尾。

    但是。

    释摩诃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让荀曲等人心神沉重。

    如果对方是妖魔的话,那也还好说。

    妖魔中的强者,是有不少的。

    可偏偏对方不是妖魔,而是一位武者,那就不同寻常了。

    “佛门多出一名神秘强者,这件事必须要回禀上去,而且傅月的死,定要彻查到底,告辞了!”

    向元冷淡的说了一句,也是转身离去。

    另一边。

    沈长青的面色却是有些古怪。

    释摩诃临走时候说的那句话,让他有些似曾相识。

    不知不觉间。

    自己好像又多了一个麻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