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医胥〕〔我的功法全靠捡〕〔帝后世无双〕〔重生南非当警察〕〔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异界捡功法〕〔斩月〕〔重生都市仙帝〕〔上门狂婿〕〔重活不是重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凡世歌〕〔腹黑相公枕上宠〕〔王爷,王妃貌美还〕〔我的相公很腹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一十章 一拳打在空气上(10/10)
    寻常衙役。

    实力不强,遇到妖邪能以发挥什么大的作用。

    至于通脉武者的话。

    对付幽级诡怪可以,但要是幽级以上,就没有什么大用了。

    从得到的消息来看。

    凤丘山中隐藏的妖邪,绝对不止是幽级那么简单。

    既然如此。

    沈长青也没有携带那么多累赘的想法。

    相反。

    人数要是太多,让那头妖邪感到畏惧的话,反而不会轻易现身。

    说到底。

    妖邪也不是一点智商都没有的。

    真觉察到威胁的话,对方也会趋吉避害。

    看着沈长青入山。

    常才最后还是没有阻拦。

    在他看来。

    对方是天阶除魔使,就算是真的遇到了妖邪,也不可能出什么问题。

    实力摆在那里。

    而且。

    如果是天阶除魔使,都解决不了的话,那么凤丘山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原地驻守,等待沈大人回归!”

    常才下令。

    话音落下。

    就有衙役进入村中,跟百姓商议暂住的事情。

    常才跟那几个通脉武者,都还留在原地。

    此时。

    一个褐色衣服的老者,沉声问道:“常大人,那位沈大人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敢一个人进入凤丘山?”

    他的眼中有疑惑。

    凤丘山现在的问题,已经是严重到了一定的地步。

    对方在这个时候,敢孤身一人进入里面,明显是有一定的底气。

    另外。

    从常才从头到尾的态度来看,沈长青的身份,也是绝对不简单。

    面对一位神秘强者。

    衙门招揽来的几个江湖高手,都有差不多的疑问。

    常才说道:“当今天下,有什么人在得到妖邪的消息以后,尚且能孤身一人前去对付的?”

    “镇魔司!”

    褐衣老者眉头一挑。

    常才油腻的脸上,有淡淡笑容:“不错,正是镇魔司。”

    几人闻言。

    心头也是微微一震。

    果然是镇魔司的人。

    也对。

    唯有镇魔司的人,才能让常才如此恭敬的对待,也只有镇魔司的人,才敢在清楚凤丘山有妖邪的情况下,尚且独自一人前往。

    天下间的强者不少。

    但是镇魔司却占据了绝大部分。

    旋即。

    褐衣老者又是问道:“敢问常大人,那位大人是什么级别的除魔使?”

    “比你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

    常才面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没有正面回答。

    比想象中的要厉害许多?

    当即。

    就有人想到了一些。

    “莫非是地阶除魔使?”

    凤丘山那头妖邪,明显不是通脉武者可以对付的,镇魔司真要派人来的话,很大概率就是让一位玄阶除魔使到来。

    只是。

    结合常才的话,沈长青显然不止是玄阶除魔使那么简单。

    闻言。

    常才只是笑而不答。

    有些事。

    自己清楚就够了。

    跟其他人说那么多,没有什么必要。

    不过。

    常才的样子,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是等同于默认了。

    真的是宗师!

    几人面上不由自主的现出敬畏神色。

    宗师强者。

    那在江湖中,都算得上是泰山北斗的人物了。

    只有那些大派,才有宗师级别的强者坐镇,其余者,就算是宗师的面,都没有什么机会见到。

    别看他们身为通脉境的武者,在江湖中好像有一些地位。

    可跟宗师相比。

    那就是云泥之别。

    ——

    “这就是凤丘山!”

    进入山中,沈长青看着周围的树木丛林,神念感知也是释放了出去。

    百丈以内。

    任何的风吹草动,都是瞒他不过。

    耳中。

    有虫鸣鸟叫的声音响起,偶然间还有细微的猛兽咆哮。

    在他视线前方。

    一条羊肠小径,出现在了那里。

    很显然。

    那是进入凤丘山的猎户,所开辟出来的一条路。

    山中密林众多。

    如果不是有固定的路线,很容易就会迷失了方向。

    另外。

    也会遭遇到一些,不可预知的危险。

    因此。

    凤丘山中有人为开辟的小路,再是正常不过了。

    沈长青顺着羊肠小径,向山中走去。

    消失的猎户。

    以及那些进入山中,消失不见的衙役跟江湖武者。

    大概率。

    都会走上这条小路。

    只要沿着相同的路线去走,那么找出隐匿的妖邪,那就没有多么困难了。

    感知放大。

    沈长青一边走,一边观察周围的局势。

    但是随着不断的深入,也始终是没有见到妖邪的踪迹。

    不要说妖邪踪迹了。

    就算是一缕阴邪气息,他都没有感知到。

    “这里山高林密,阳光照射进来不易,如果真有阴邪气息的话,也不会消散的那么快,看来那头妖邪,的确是在凤丘山深处了。”

    暗自摇头。

    沈长青继续向前走去。

    突然间。

    草丛惊动,有一头豹子从里面窜了出来,碧绿色的眼眸,死死盯着面前的人,大有随时扑杀上去的意思。

    见此。

    他正准备动手,把豹子给灭掉的时候。

    “呜呜!”

    始终待在肩膀上,没有什么动作的天魁,突然间变得激动了起来。

    它看着面前的豹子,口中发出威胁性的声音。

    紧接着。

    就看到那头豹子视线,从沈长青的身上,挪到了天魁的身上。

    然后。

    四肢一点点的往后挪去,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威胁一样。

    豹子退后。

    天魁就更加的激动了。

    两只前爪不断的比划,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此时。

    沈长青好像感受到了一些,天魁想要表达的意思。

    吃!

    它想吃眼前的豹子。

    看着被天魁吓得步步后退的豹子,他也没有迟疑,屈指一缕迸射出去,瞬间就把那头豹子的脑袋洞穿。

    至死。

    这头豹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随着对方倒地。

    沈长青拍了拍天魁的脑袋:“去吃吧,但不要浪费太多的时间。”

    “呜呜!”

    天魁给出了回应以后,马上从肩膀上跳下,飞奔式的向着豹子冲去。

    等来到面前的时候。

    它直接趴在对方身上,张开小嘴就咬了下去。

    厚实的皮毛。

    根本阻挡不了天魁的牙齿。

    随着天魁伏在豹子身上,不停的吞咽,那头豹子的尸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

    一刻钟不到。

    原先的豹子便是消瘦了许多,好像流失了大量的鲜血。

    再一看。

    天魁打了个饱嗝,踉踉跄跄的向着沈长青走去。

    跟刚刚前面敏捷的动作相比,现在的动作却是笨重了许多。

    俯下身。

    把天魁拎起来,丢在了肩膀上面后,他继续往前走着。

    天魁本身就是凶兽。

    对方既然吸食猛兽鲜血,那就说明自己可以少喂一顿。

    随着深入凤丘山。

    猛兽的行踪反而是少了许多。

    就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是渐渐沉寂了下去。

    整个凤丘山。

    就好像是陷入了死寂一样,不存在半点任何的活物。

    “有问题!”

    周围的诡异情况,让沈长青心神瞬间凝重了起来。

    从进入凤丘山到现在为止,时间也过去了几个时辰。

    原先烈阳高照。

    再到现在的日落西山。

    加上山高林密的特点,周围的视线已然是昏暗了许多。

    他默默估算了下自己的进度。

    毫无疑问。

    几个时辰,完全是进入到了凤丘山的最深处。

    神念感知范围内的情况,也都预示着不平凡。

    可问题是在于——

    哪怕现在很是不同寻常,但沈长青也依旧没有觉察到,那头隐匿的妖邪,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进入这么久。

    他是任何一点阴邪气息,都没有觉察的到。

    如此一来。

    那就只有两种情况了。

    第一。

    是自己所走过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妖邪存在的可能。

    第二。

    便是妖邪隐匿的手段强大。

    而且——

    到现在为止,那头妖邪都没有对自身动手。

    沈长青都不由怀疑。

    对方是不是发现了他的实力强横,所以不敢冒险出手。

    又是在凤丘山转悠了一段时间。

    最后。

    他放弃了找寻妖邪的打算。

    凤丘山妖邪的难缠程度,比设想中的要难上许多。

    沈长青不怕妖邪实力强横,就算是妖邪再强,凭借他现在的手段,对付起来都没什么问题。

    毕竟。

    要说凤丘山存在一头妖魔的话,闹出的动静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

    最担心的。

    就是像眼前这样,根本找不到妖邪的行踪。

    那种感觉。

    让沈长青有种一拳打在了空气上一样,丝毫没有作用。

    “要想个办法才行了——”

    深深看了周围的环境一眼。

    他还是放弃现在找到妖邪的打算,然后顺着原路回返。

    凤丘山外。

    常才等人仍然是等在这里。

    褐衣老者面色担忧:“那位大人进入凤丘山也几个时辰了,现在都是入夜时分,却仍然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会也如同其他人一样失踪了吧!”

    预想中的大战没有爆发。

    甚至于。

    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传出。

    为此。

    要说一点猜测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休得胡言,凤丘山的妖邪再强,也不可能是沈大人的对手!”

    常才面上笑容收敛,继而呵斥了一句。

    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很,对方乃是天阶除魔使。

    如此强者。

    怎么可能陷在凤丘山里面。

    只是——

    褐衣老者的话也不无道理,沈长青进入凤丘山那么长的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

    说实话。

    常才内心深处,也是存在一点若有若无的担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