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万古帝婿〕〔江辰唐楚楚〕〔龙王医婿〕〔一世龙皇〕〔史上最强小神医〕〔第一兵王〕〔都市无敌神医〕〔万相之王〕〔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人族镇守使 第一百一十三章 尝试(求月票)
    “妖魔一族应该就是以神魂为主,然后肉身为辅的一个种族!”

    “都说宗师以上没有前路,可换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妖魔所走的路,就已经是前路了——”

    沈长青面色肃穆。

    把妖魔比喻成武者的话,他仿佛就看到了武者的前路。

    虽然说。

    妖魔的路,肯定跟人族的路不一样。

    可要知道。

    万法归宗。

    不论是妖魔也好,还是人族也罢,两者间,肯定是有什么共通的地方。

    念头到了这里。

    沈长青差不多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只见他沉下心神。

    所有的注意力,都是进入到了识海里面。

    识海中。

    六片花瓣的血色莲花,正在轻轻的摇曳。

    明明识海中没有任何的风存在,可莲花就是保持一个微妙的状态。

    轻轻摇曳。

    好像是真正活着的莲花一样。

    看着血莲

    沈长青先是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是念头略微一动,心神化为一把长刀一样,直接向着血色莲花斩落。

    瞬间。

    血色莲花剧烈颤动。

    一股剧痛仿佛是从灵魂的最深处传来,让他的脸色直接变得煞白。

    那一刻。

    沈长青险些心神溃散。

    但是。

    他强行忍着这股让人窒息的疼痛,用神念化为的长刀,在识海中切下了一小片的花瓣。

    随着花瓣的破碎。

    灵魂深处,又是有剧痛汹涌而来。

    “嗯哼!”

    闷哼了一声。

    沈长青没有再做什么举动,只是保持平静,默默等待那股剧痛衰退。

    许久以后。

    剧痛衰退下去。

    他再次看向识海中的时候。

    原先的六片花瓣的血色莲花,第六片花瓣出现了残缺,好像是有一把刀,硬生生把花瓣斩去了一半。

    那被斩去的半片花瓣,就这么孤零零的留在识海里面。

    然后。

    沈长青的注意力落在了那半片花瓣上面。

    顿时。

    花瓣一点点消融,好像是从识海中脱离了出来,向着肉身落下。

    等到这股力量落入到肉身力量的时候。

    却好像是受到了某些牵引一般。

    不用沈长青特意的控制,那股力量,就跟肉身融合在了一起。

    心神退出。

    他睁开紧闭的双眼。

    然后。

    念头再是一动。

    手指皮肤分裂,一滴精血从伤口中出来。

    跟原先的精血不同。

    现在的精血。

    好像是活物一样,在伤口中流淌出来以后,没有向着地面坠落,反而是向着静静的停留在伤口那里。

    即不往前。

    也不落下。

    旋即。

    沈长青屈指一弹,精血顿时脱离了手指的束缚,向着地面落下。

    然后念头一动。

    就看到落地以后的精血,直接幻化成为了一个人。

    猛然一看。

    此人样貌身高,以及服饰都跟他没有任何区别。

    但是——

    相比于沈长青自身。

    眼前的人面容呆滞,好像是如同木偶傀儡一般,而且身形显得有些虚妄,没有真人那样凝实。

    “像我攻击!”

    沈长青说了一句。

    精血幻化出来的人,便是顿时向他袭击而来。

    动作迅速。

    力量刚猛。

    简单的一拳打出,便是有空气炸裂的声响。

    面对如此攻击。

    沈长青没有躲避,而是反击了过去。

    不大的房间里面。

    两人正在交手。

    精血幻化的人是全力出手,沈长青却是把力量控制在了一定范围里面,即不击溃对方,也不能那股力量余波泄露,把周围的东西摧毁。

    一刻钟后。

    精血幻化的人,力量渐渐衰弱了下去。

    见此。

    沈长青说了一句。

    “停!”

    话音落下。

    对方直接就是停了下来。

    随后。

    他念头一动,眼前的人重新化为一滴悬浮在半空中的精血。

    只是相比于刚才的时候。

    此时精血已经消耗了一些,没有前面的威势。

    沈长青张嘴。

    精血受到控制一样,向着他口中飞去。

    等到精血落腹以后。

    融合于其中的精神力量,就是重新分化溶解,然后汇入到了识海当中,重新把残缺的花瓣弥补回来。

    “精神力量没有什么大的消耗,精血力量消耗了大约一半左右,不错不错!”

    沈长青面上露出笑容。

    方才的实验,就好像让他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原来!

    到达了绝巅的宗师,还能有不同的玩法。

    分割精神力量。

    然后融入到精血力量。

    使得精血得到精神力量的滋养,诞生出另类的生命。

    这样的生命。

    跟正常的生命是有很大的区别。

    其中。

    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种另类的生命,没有太大的智商,顶多就是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命令而已。

    再者说。

    就是这种生命,全部的根源都是来自于精血的力量。

    一旦精血力量耗尽,对方就会彻底消失。

    而且。

    按照沈长青的猜测。

    如果精血耗尽的话,那么融合在里面的精神力量,也会直接消耗殆尽,再也没有任何回收的可能。

    只有在精血没有耗尽的时候,重新吞回去,才能不让精神力量消耗。

    这样的手段。

    严格来说,是比较鸡肋的。

    很简单。

    宗师绝巅的强者,要切割自己的精神,然后又提取自己的精血,才能短暂的拥有一个这样的打手。

    而打手的实力。

    从刚才的测试来看,顶多就是初入宗师而已。

    甚至于。

    比宗师都要差上半筹。

    姑且算是半步宗师吧。

    “血色莲花是百战真意的体现,但是在真意诞生的时候,就已经跟我自身的精神相融,换句话来说,血色莲花就等于我精神力量实质化的体现。

    切割血色炼化,就是等同于把自己的精神力量切割出来。

    如此一来,我自身的实力也要有一定程度的受损。”

    “然后——”

    “再是消耗一滴精血,让精神跟气血得以相融,方能真正的诞生出一尊半步宗师的打手,实在是没有什么大的作用。”

    沈长青暗自摇头。

    半步宗师很强吗?

    放在一般人的身上,半步宗师肯定是强的离谱。

    可对于他来说。

    半步宗师。

    那是一只手就能捏死的存在。

    可从消耗上看。

    自己召唤出一个半步宗师的打手,损耗的力量起码有二十分之一。

    要是召唤的多了,这个损耗还得加大。

    沈长青感觉。

    如果是不顾自身损耗的话,那他也顶多是召唤出十几二十个半步宗师的打手而已。

    可到了那一步。

    他的实力,要在原有的基础上,掉落五成以上。

    五成力量。

    换取二十个半步宗师的打手。

    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到了沈长青这个境界,五成力量,已经不弱于刚刚跨入巅峰境界的宗师。

    一个巅峰境界的宗师。

    哪怕只是刚刚突破的。

    想要覆灭二十个半步宗师,也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所以。

    这样的手段,其实是鸡肋的很。

    沈长青怀疑。

    妖魔其实也懂得这样的手段。

    毕竟自己没有真正的孕育出神魂,精神力量尚且止步在真意显化的阶段。

    妖魔孕育出神魂。

    精神力量方面,已经是完完全全凌驾于自己之上。

    他可以捉摸出这样的手段,妖魔肯定也没什么问题。

    至今没有见到几个妖魔这么做。

    很明显。

    那些妖魔也是知道。

    不是必要的情况。

    分化自己力量,幻化出几个实力不强不弱的打手,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不。

    不只是浪费时间。

    而是在浪费自己的力量。

    在刚才的对比来看,牺牲自身的力量,幻化出这样的东西,明显是得不偿失。

    不过——

    沈长青看着面前,不知何时已经熄灭的烛火,面色已经重新恢复平静。

    “凤丘山的那头妖邪,既然畏惧我的实力,躲藏在暗处不现身出来,那我让人携带我的精血进去,以半步宗师的实力,不说镇压那头妖邪,可纠缠一段时间,相信没有什么问题。

    只要战斗开启,我就能立即赶过去。

    这样的话,那头妖邪就没有遁逃机会了。”

    精血融合精神幻化出来的人。

    在某些程度上,是能做到彼此心生感应的。

    只要精血被触发。

    沈长青就能感应的到。

    那时候进入凤丘山,百分百能把妖邪镇压下去。

    眼下。

    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

    如何才能把精血,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携带进入凤丘山。

    不然单单是精血身上出来的气势,就不是通脉境的武者可以靠近以及携带的。

    而且。

    气势明显。

    就算是有办法携带入凤丘山,山中的妖邪也会有所感应。

    沈长青不确定。

    有精血的气息在,那头妖邪是不是也会躲藏。

    最好的做法。

    就是用什么手段,把精血的力量气息完全隔绝,等到真正碰到妖邪的时候,再行爆发出来。

    “究竟什么东西,才能承载封锁精血的力量——”

    他眉头紧皱。

    精血的力量非同一般。

    想要找到东西承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或许它可以试一试!”

    沈长青把原先装着天魁内丹的玉盒,给取了出来。

    玉盒中的血迹已经没有了。

    只是内里,仍然残留有独属于内丹的气息。

    趴在桌面上的天魁,在玉盒被打开的时候,不由起身拱了拱鼻子,圆圆的眼中有疑惑的神色。

    那股气息,是那样的熟悉。

    可眼前明明是一个玉盒,为什么会感到熟悉。

    奇怪!

    天魁甩了甩毛茸茸的脑袋,然后重新趴了下去。

    想不通的事情,那就不要去想。

    ps:可能因为昨天爆更,所以打赏大佬有点多,全部写出来太长影响正常阅读,在这里统一感谢一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