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的傻白甜老婆〕〔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凤卿离墨〕〔上门神医〕〔狂少归来〕〔都市医品仙尊〕〔权倾盛世〕〔首席继承人陈平〕〔战神医婿〕〔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9章 东宫失火,殃及鱼池8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墨昱珩放开缓缓的右手,身子向后弓,将缓缓往前面推,躲过缓缓致命的袭击,可还是被匕首在胸前划了一刀。

    低眸看一眼胸前被划破的里衣,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血流出来,浸湿了里衣,还好只是皮外伤。

    他没有想到缓缓动作那么连贯,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

    缓缓被推得往前走了几步,稳住身体快速转身,样子匕首再次拼命的朝墨昱珩攻击。

    是的,她不要命了,她之所以决定来找墨昱珩,她就没有打算活着的可能。

    她今天就算是和墨昱珩同归于尽也要杀了他。

    墨昱珩躲避着缓缓的攻击,借着微弱的光亮,他能清晰的看见她眼中的仇恨比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有一瞬间的怔愣了,在他的记忆里,缓缓是个整天跟在他身后跑,每天给他送不同的点心,爱慕着他的女子。

    何时她对他的恨达到这种非要杀死他的地步?

    难道就只是因为成亲那晚那句话吗?

    墨昱珩的剑再次正面落在缓缓脖子上,可是缓缓就像没有看到似的往前冲,剑划过薄嫩的肌肤,血顺着冰冷的剑流下。

    墨昱珩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确实已经疯了。

    将剑从侧面收回立于右手后面,左手抓住缓缓的手腕微微用力,哐当一声匕首落在了地上,然后将缓缓推开,他没有心情陪这个疯女人。

    缓缓后退两步,揉着被捏得生疼的手腕,她还是太弱了,可是她不会就这样放弃,不气馁的上前两步弯腰捡地上匕首。

    黑暗中,一个黑衣人扬着剑从屋檐上飞身直下,朝着墨昱珩的身后攻击。

    墨昱珩转过身,突然感觉一道凌厉的杀气,他以为是缓缓射来的,没有理会。

    缓缓捡起匕首站起身往前走,可是裙摆被脚踩住绊了自己一下,整个人朝着墨昱珩的后背撞去。

    嗯~

    一把剑从缓缓身后刺穿胸前,疼痛的闷哼出声。

    墨昱珩听到脚步声转过身,缓缓刚好落进她的怀里,缓缓身后,一把剑齐根没入右肩胛骨之下,从胸前穿出。

    墨昱珩一手扶住缓缓的肩,眸光看着黑衣人,慢慢从他的身上落到缓缓身前。

    那柄剑差一点就会刺进他的心脏,眸色中闪过一丝异样,心乱如麻。

    他不知道为什么上一刻拼命要杀他的缓缓,为什么会在最危急时刻挺身而出,帮她挡住这致命的一剑。

    她不是恨不得杀了他吗?为什么要这样做?

    缓缓慢慢低眸看向胸前的剑,天知道刚才是个意外,她并不想帮墨昱珩挡住这剑,她有多想杀墨昱珩,所以怎么可能会给他挡剑。

    她只是被自己的裙摆绊了一下。

    黑衣人也没想到会有人冲出来替墨昱珩挡了一剑,快速将剑拔出,血瞬间喷薄出来,墨昱珩的身上、脸上,浓浓的血腥味占据整个嗅觉。

    啊~缓缓又是一声惊叫,身体由于惯性,向前弓了一下,向前扑去。

    墨昱珩瞪大了眼睛,看着缓缓倒进自己怀里。

    那黑衣人再次快速的攻击,墨昱珩环抱住缓缓的肩,身子一个转身将她护在护在胸前,手中的剑快速扫过黑衣人的剑,晄的一声在黑暗中擦出火花。

    黑衣人有些不敌,剑被扫到一边,墨昱珩再次快速扬剑一扫,剑从黑衣人腹部扫过,划破夜行衣,鲜血汩汩流出。

    “来人啊!”墨昱珩对外一声大吼,还不忘护着怀里的人,对付黑衣人。

    很快穆影带着侍卫破门而入,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忙将黑衣人围起来。

    “抓起来。”墨昱珩对着穆影吩咐,道:“在请御医。”

    缓缓看着黑漆漆的的天花板,被墨昱珩转得头晕晕的,眸色变得懵了,感觉体内正有东西流失,眼皮越来越重。

    她要死了吗?

    她重生回来,还没有杀了墨昱珩,还没能报仇,又要为墨昱珩死了吗?

    缓缓嘴角很嘲讽的划过一个弧度,为什么她和墨昱珩就是这样纠缠不清,前世她为他而死,这一世又要为他而死。

    难道这都是上天注定吗?可是她不信命。

    呕······

    缓缓嘴里又吐出一口血,血液顺着下颚流下,落在胸前。

    那里就像是地狱中那个叫做“忘川”的地方,开满了无数的彼岸花,鲜红荀烈,让人无法忽视。

    墨昱珩目光复杂的看着缓缓,感觉怪怪的,想将他扔下可是又狠不下心,最后伸出手在她的伤口处点了几个穴道,将缓缓抱起来放在床上。

    缓缓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御医正在跟她急救,能隐约听见外面传来墨昱珩的吼声。

    “救不了太子妃,你们就跟她陪葬好了。”

    “殿下,太子妃伤势太重,又失血过多,臣恐无能为力。”

    “哼,是无能为力还是没有用全力?”

    那些御医也很无奈,这么重的伤能拖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他们不是大罗金仙,没有起死回生的本领。

    “殿下,御医也尽力,只能说是姐姐的造化了。”

    “是啊,殿下,这也是太子妃的命了,半年前那场大火没有烧死她,这已经是她赚来的了。”

    缓缓听得出这两个声音分别是莲儿和青荷,心里暗暗冷笑,果然是凉薄之人,难怪上一世对她出手毫不犹豫。

    墨昱珩冷冷的瞥了一眼莲儿和青荷,两个人悻悻的闭嘴,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昨晚东宫竟然有刺客闯入。

    而且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缓缓居然在太子的寝殿,还正好为他挡了一剑,早知道他们就来了,怎么会将这个机会让给缓缓。

    你看以前太子多讨厌太子妃这个人的,现在态度似乎有所转变了,若是太子妃得宠,肯定会对付她们两个的,毕竟他们两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离开了她。

    缓缓觉得他们好吵,好像叫他们都滚出去,可是怎么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就连眼睛也睁不开。

    “殿下,太子妃伤势过重,若是明日能醒来那就无碍了,但若是醒不过来······”御医没有说后面的话,但是谁都知道他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

    缓缓也觉得她这半年是赚来的,她本就早已死去的去,多活了半年只赚不亏,可是她这偷来的半年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

    没一会,她又觉得困了,沉沉睡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