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53章 太子妃醉酒2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墨昱珩拉着缓缓越过几张桌子这才停下来,缓缓回头眺望着雪团的方向。

    雪团不会真的把酒喝了吧?

    它会不会喝醉啊?

    不过这狼喝醉了是什么样子,会何人一样吗?

    可是雪团小小的身子被人群遮住,缓缓根本就看不到现在是什么情况。

    墨昱珩一手牵着缓缓,一手举起酒杯,和那些官僚朋友说了几句,举起酒杯正准备把酒喝下去,突然发现缓缓的视线一直落在别处。

    墨昱珩停下动作,将酒杯递到了缓缓身前。

    缓缓看着那个看不到的狼影,余光飘到一只伸过来的手,那只手骨节分明很是好看,只是手中握着一个玉杯。

    缓缓也没有多想,接过玉杯放到唇边仰头很干脆的一饮而尽。

    咳咳——

    一阵辛辣在喉咙乱窜,又呛又辣,缓缓不停咳嗽,咳得眼泪都在眼眶打转。

    这东西是什么啊?

    这么难喝。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俨然被缓缓这么好爽的喝酒吓到了。

    就连墨昱珩都惊讶的看着缓缓。

    他只是见她心不在此,想吸引她的目光看过来,没想到她竟然那么干脆的一饮而尽。

    虽然她做了很多让他惊讶的事,但是现在他还是又惊讶了一把。

    “咳咳,你给我喝的什么?”缓缓咳嗽着,不悦的蹙眉看着墨昱珩控诉。

    好难受,喉咙就像是喝了毒药一样有火在烧。

    “酒。”墨昱珩看着缓缓,凉薄的唇吐出一个字。

    他怎么知道她会看也不看就喝了,以他对她的了解,她不是应该拒绝的吗?这样干脆的就喝了,也是他没有想到的啊!

    缓缓看着墨昱珩的眼睛眨了两下,道:“你乱动什么?站好了,晃得我头晕。”

    她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墨昱珩,然后是三个,然后四个,越来越多了。

    “······”

    所有人看着缓缓,在看看墨昱珩,太子殿下站得好好的啊,太子妃怎么叫他别乱动。

    太子妃这是喝醉了吧?

    太子妃是一杯倒吗?

    墨昱珩微微蹙眉,身边的缓缓身体晃动了两下,有些踉跄,差点没站稳。

    “你醉了。”墨昱珩急忙扶住缓缓,他也不知道缓缓不会喝酒,而起还是一杯倒。

    缓缓墨昱珩扶着她的手,有些嫌弃的皱皱眉,然后又舒展开来,一挥手,道:“今天不是你娶侧妃吗?还不去洞房,在我眼前瞎晃什么?”

    春宵一刻值千金,这良辰苦短,不去洞房跑来烦她做什么?

    难不成连今天这样的日子都要守着她,不让她逃走。

    缓缓像是想到了什么,摆出一副很大方的的表情道:“放心吧,只要你的侧妃不找我麻烦我不会动她的,不然……”

    哐当——

    说道这里缓缓突然将手里的玉杯摔倒地上,继续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一对我杀一双。”

    虽然她的语气很平静,但是那股独特的气场却是不容忽视,看得出她说的并不是醉话。

    满院的男宾行色各异,有的惊讶,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则事不关己,一副淡然的样子。

    这太子妃还真是——嚣张啊!

    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这还是对太子殿下说的。

    他们突然想到当初太子和太子妃大婚时那场大火,那次似乎死的是太子的赵良娣。

    可是那次却不是太子妃动手的,反而她是那个受害者。

    想到这里他们都明白了一件事。

    即使太子妃是那个受害者,但她是那个赢家,虽然付出的代价惨痛,可是她确实那个活下来的人。

    似乎也印证了这句话。

    “你醉了,我让人送你回去休息。”墨昱珩已经恢复了面无表情。

    对缓缓说的话,他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或者说是习惯了更贴切。

    连仁明殿前休书一封休他的事都做得出来,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我没醉,你才醉了。”缓缓像小孩子一样的甩开墨昱珩伸过来拉她的手。

    大大的眼睛瞪着墨昱珩,小嘴气鼓鼓的都起,脸颊上飞起一抹醉酒的红晕,看上去很是可爱。

    让人看了忍不住想伸手去捏一把那张巴掌大的小脸。

    墨昱珩的手伸到一半,想起现在在哪里,神出的手换了一个方向,落在缓缓头顶,轻轻柔柔缓缓的青丝。

    轻柔的道:“嗯,是我醉了,送我去休息可好。”

    不知不觉中声音多了几分的柔情,再次让那些男宾大跌眼镜。

    这京都谁不知道太子和太子妃的情况,更何况他们大多数可是亲眼见证了那场大火。

    当时太子对太子妃的态度,瞎子都能看到的。

    可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们?

    那柔和的脸,显然温柔的声音,还有那个带着宠溺的揉头是怎么回事?

    “你没脚吗?”缓缓没好气的说道,然后不屑的转身要走。

    她才不要和墨昱珩在一起,这墨昱珩就知道会坑她,和他一起倒霉的总是她。

    她真的想不明白,墨昱珩明明不喜欢她,为什么偏偏要将她就下来。

    这样她不开心,他也不开心,为什么不放她走,大家都开心,那样且不是皆大欢喜。

    缓缓一转身不小心踩在地上的玉杯碎片上,脚下一滑,墨昱珩眼疾手快的揽腰扶住缓缓,看了一眼缓缓脚下,幸好踩到的事背面,不然脚又要受伤了。

    缓缓墨昱珩强而有力的手抱进怀里,又是那股好闻的水安息香。

    轻轻眯了眯眼睛,抬眸四十五度看上去,这个人真的长得很好看,可惜了这么一张好看的皮囊。

    缓缓忍不住伸出手落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那张白皙的脸,那让女子羡慕,男子嫉妒的肌肤。

    “墨昱珩,我有没有说过其实你很好看啊!”

    是很好看吧,就是脾气太臭了,活像死了爹娘一样。

    “我跳舞给你看吧,不过我好像不会跳舞。”墨昱珩还没有反应过来缓缓的前一句话,缓缓又接着说了第二句。

    虽然两句话那么的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很明显墨昱珩听了心情却很好,嘴角轻轻滑过一个弧度,脸上变得柔和很多,道:“好。”

    他双眼柔得几乎可以滴出水。

    缓缓向来只会说他的不好,现在却突然说他好看,还要为他跳舞。

    是因为喝醉了的原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