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64章 我可以宠着你,也可以换了你6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这件事没有告诉你,是我错。”墨昱珩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弄得缓缓很不自在。

    一直以来墨昱珩都是强横无力,突然之间这么恭顺的道歉,真的很不习惯啊!

    “那个算了吧。”缓缓憋了半天逼出这么几个字。

    她第一次感到词穷,面对墨昱珩的道歉感到词穷了,真是好笑。

    看着那张红彤彤的脸,还有那不自在的神情,墨昱珩突然觉得很是可爱。

    以前不管什么时候缓缓都能怼上那么几句,可是今天居然这样尴尬不自在,是因为月事被他笑话的原因吗?

    不过她不应该是像以前一样发火,然后对他大打出手吗?

    不过这样温顺的小绵羊似乎也不错。

    墨昱珩突然俯身双唇落到那白皙的额头上,又是蜻蜓点水般离开。

    “!!!”缓缓愣了三念,突然间反应过来,她又被占便宜了。

    火气一瞬间蹭蹭往上冒,随手抓着枕头就往墨昱珩身上砸。

    “墨昱珩,你越来越过分了,要知道我可以宠着你,也可以换了你。”

    真是的,是她太久没有对他动手了所以他忘记教训了吗?

    把她当什么了?

    他的宠物吗?

    真是太过分了。

    墨昱珩看着有皇后再次发怒,不以为意的笑笑,转身离开。

    还有一件事要处理呢?

    看着墨昱珩大摇大摆的出气,缓缓几乎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她又不想追出去丢人,气呼呼的倒到床上,拉过被子蒙头就睡。

    墨昱珩出来时已经收起了在里面那张笑脸,而取代之的是一张生人勿进的表情。

    “自己说还是我让别人说。”墨昱珩负手而立,站在以笙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自从听到老大夫的话以笙脸色就没有缓和过,现在又被墨昱珩这么一问,以笙都呆了,不知道该怎么说。

    “殿,殿下,臣妾也不知道,不知道太子妃是怎么摔倒的。”以笙慢慢的抬眸看向墨昱珩,空洞的眼神终于找到了聚焦点,但是她不能承认。

    她只能否认,而且还要否认到底。

    没有谁能证明这一切与她有直接关系,哪里的人都是她的人。

    “殿下。”轻盈轰的一声跪倒地上,从地上爬到墨昱珩腿边,含糊不清的说:“真的娘娘没有关系,是太子妃自己摔倒的。”

    现在不能承认,承认就完了,那可是殿下的嫡长子啊,这谋害太子嫡长子的罪他们可承担不起。

    “殿下不相信可以问他们,当时他们也在。”轻盈也着急伸手指着身后的一群宫娥。

    可是那些宫娥一个个忙将头低下,谁也不敢说话。

    这欺瞒太子也同样是大罪啊!

    他们更承担不起。

    墨昱珩冷冷的瞥一眼轻盈,没有理会她,而是像毒蛇一样盯着以笙,道:“我要听实话。”

    这女人就没有屋里那个聪明了,那个就算是骗他也会理直气壮,根本就不会怕他。

    以笙被墨昱珩的目光盯得瑟瑟发抖,目光心虚的乱飘,故作镇定道:“殿下,臣妾真的不知道。”

    虽然装得很镇定,但是飘忽的眼神,不易察觉的颤抖都提示着她在撒谎。

    墨昱珩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眼,那些宫娥将头压得更低,谁也不敢出来说话。

    太子殿下的神情很恐怖。

    “看来是没有人说了。”墨昱珩收回目光,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抬起双手对着空中拍了几下,咻咻飞下两个影卫。

    “属下见过殿下。”两个影卫单膝跪地,恭敬的像墨昱珩请安。

    “告诉他们太子妃是怎么摔倒的。”墨昱珩的这句话一处,以笙惊恐的脸色青白交加,委屈的看着墨昱珩。

    怎么会这样?

    殿下这是一直让人监视着他吗?

    殿下这几日那么宠她,难道都是假的吗?

    “太子妃是被侧妃推到的。”影卫干脆利落说道,没有多余的叙述,就这么简单。

    说完,墨昱珩对他们一挥手,功成身退的又躲到了暗处,他们的任务完成了。

    以笙绝望的看着墨昱珩,他不该欺骗他的,她应该坦白的。

    “知道了吗?”墨昱珩幽深的目光看着以笙,这张脸长得真的很像,到底那群人又想玩什么把戏。

    是想将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吗?

    “殿下,我错了,我是害怕,我害怕失去你,所以我不敢告诉你。”以笙眼泪一下子从眼眶之中流出来,抓着墨昱珩的手哭得楚楚可怜。

    “殿下,不关娘娘的事,娘娘都是为了奴婢才不小心冲撞了太子妃,都是奴婢的错,殿下罚奴婢吧。”轻盈将头重重磕在地上,头破了也不喊疼。

    墨昱珩狠狠一脚踢开轻盈,那一脚刚好踢在轻盈心窝处,向后滚了一圈才停了,疼得她几乎窒息。

    “你要知道,我既可以宠着你,也可以废了你。”墨昱珩再次看向以笙一字一顿的说道,似乎什么都不能表达他此时的怒意。

    心里又有些好笑,他怎么就用上那女人的话了,不过这句话还真好。

    “这东宫能称得上娘娘的只有一个,侧妃永远都是侧妃。”墨昱珩又重复了缓缓的话。

    以笙看着墨昱珩忘记了哭泣。

    果然殿下什么都知道,可是他为什么要一开始不说,要让她开口。

    他是故意的吗?

    “将侧妃押回梅园等候发落,婢女轻盈奴大欺主,随意病垢本宫和太子妃,拉出去杖毙,其她婢女全送到掖庭。”墨昱珩痛心疾首的说道,然后迈步要离开。

    “本宫这就进宫禀明父皇,让父皇来定夺,问问母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墨昱珩看也不看以笙一眼就离开了。

    这真是没脑子就别怪人算计,当初那女人对他的颂媛茂仪动手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堂堂东宫女主人,还动不得一个宫娥。

    好好瞪着她动手不就没事了吗?

    墨昱珩离开没有多久,皇宫就来人了,还是皇后身边最得力的嬷嬷,送了好多名贵的补品。

    缓缓知道这些人不喜欢她,也不是真心关心她,所以干脆借着身体不适躺在床上装睡懒得理会这些人。

    既然事情是墨昱珩惹的,让他自己去解决好了,她乐得轻松自在。

    看见缓缓昏睡,那嬷嬷也不好多做停留,说几句好听的话,意思几句让人放下补品就回宫交差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