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144章 被怀疑了1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看着缓缓认真而坚定的水汪汪的大眼睛,墨昱珩只觉得心疼。

    原来这就是她心中的想法。

    以前她不管他身边有多少人,那是因为她不在乎。

    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有孩子了,所以她就认真了。

    墨昱珩拉着缓缓的手,粗劣的指腹在那柔嫩的柔夷上轻轻摩挲,道:“好。”

    这是他给她的承诺,也是给自己的承诺。

    两个人这才说完了这件事,外面就传来一阵吵闹声,接着是以笙闯了进来,后面跟着没有拦住以笙的护卫。

    墨昱珩看看以笙,再看看以笙身后的护卫,脸上大写的不高兴。

    “殿下。”护卫朝墨昱珩一礼,有些无奈。

    他说了,可是太子妃应要闯进来,他拦不住啊!

    “下去吧,再有下次,直接拿头来见我。”墨昱珩才懒得听那些借口,连一个人都拦不住,留着何用。

    “是。”护卫规规矩矩的退出。

    他总算是明白了,除了太子妃,其他的人一律可拦,哪怕是皇上,只要殿下说不见,就算他拼了命也要拦下。

    以笙心虚的咽了咽口水,后背冒着虚汗,朝墨昱珩露出一个自以为最美的笑容,道:“殿下,臣妾来伺候您。”

    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墨昱珩身边的缓缓,心里那叫一个恨啊!

    怎么又怀上了,上次不是才流掉没多久吗?

    现在就第二次怀上了,可是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

    以笙心里说不出的羡慕嫉妒和心酸。

    “太子妃有身孕在身不方便,太子妃回去好好休息吧。”以笙大度的说着好听的话,心中却正在滴血。

    伸手越过缓缓要去服侍墨昱珩洗漱。

    “侧妃还是当心一些,这怀胎头三月胎像最不稳了。”缓缓说得很隐晦,以笙的手却僵在了半空。

    头三个月胎像不稳,这是什么意思,是说很容易出什么问题吗?

    这是想赖上她?

    以笙吓得急忙收回手,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差点撞在身后的铜盆之上。

    可恶,她讨厌什么她就提什么。

    上次那件事她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殿下不是禁她足了吗?

    殿下都已经惩罚了,她还斤斤计较什么?

    就那么害怕殿下迷恋上她,冷落她。

    咳、咳咳——

    墨昱珩忍不住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不停。

    上次那件事,呵呵,那都是他的计谋,只不过是刚好遇上她来葵水罢了。

    想不到她竟然抓住这件事让侧妃远离她,墨昱珩是觉得好笑又不敢笑出来,只能生生忍着。

    缓缓一个眼刀子射来,墨昱珩急忙收起嘴角上那不易察觉的幅度,换上一张严肃的脸。

    以笙局促的站在离床边两步之余的地方,可怜巴巴的望向墨昱珩,可是墨昱珩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肯给她。

    以笙只能暗暗咬牙,朝缓缓一个很规矩的礼,道:“太子妃说的是。”

    真是太可恶了,那件事明明是她陷害她的,她根本就没有推她。

    “只是太子妃身子多有不便,臣妾也是为太子妃着想。”以笙一副被缓缓无解的委屈。

    现在太子妃不能侍寝,她一定要争取道这个机会,千万不能让她有机会在殿下身边塞女人。

    缓缓好笑的看着以笙,若有所思的沉思一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这才缓缓道:“侧妃说得是。”

    这句话听得以笙一阵窃喜。

    是吧是吧,殿下好歹也是一个正经男人,身边总不能缺了女人伺候。

    她总不能身怀六甲还亲自伺候吧,那样传出去她不要脸殿下好要脸呢!

    “可是你看殿下现在这样,连翻过身都需要别人帮助,你觉得他行吗?”话锋一转,缓缓朝以笙挑眉。

    就算是要争宠也不是这个时候吧。

    现在的墨昱珩和一个活死人差不多,她还指望墨昱珩宠幸她。

    这心思也太,那啥了。

    以笙:“······”

    墨昱珩:“······”

    紫苏:“······”

    紫苏的头压得越来越低,她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

    以笙则是忍不住嘴角抽搐,要不要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她可是,可是······确实是打着那个主意来的。

    虽说这话没错,可谁也说不准,万一呢?

    墨昱珩则是黑着脸看着缓缓,他这是被怀疑了,赤0裸0裸的挑衅呢!

    怎样?接还是不接?

    还真有点为难。

    “太子妃。”以笙算是见识了缓缓不要脸的本领,红着脸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这种事要她怎么说得出口,她脸皮可没有那么厚。

    以笙目光是时不时的看向墨昱珩,希望他能出声替她解难,可是墨昱珩就像是没有看见一样继续低着眸。

    “侧妃不用担心,殿下奴婢会照顾好的。”紫苏说的事照顾不是伺候,这种时候想必除了侧妃,没有人会生得出那样旖旎的心思。

    也不相信现在是什么时候,殿下伤着呢,这太子妃说的话也没错,殿下行吗?

    这个念头一出,紫苏被自己吓了一跳,忙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出脑海,这简直是太可怕了。

    她没有太子妃的那个胆量。

    “有你照顾殿下,我也是放心。”以笙见有台阶下,立刻顺杆爬,道:“只是你现在也还伤着,又要照顾太子妃,我担心你忙不过来照顾不周。”

    这话听得紫苏只想淬她一口,照顾不周,照顾谁不周,是照顾殿下不周,还是照顾殿下床/上不周。

    这话也只有她说得出口。

    “咦,侧妃还会伺候人吗?不如你来伺候我好了,那样紫苏也能专心伺候殿下,我也就放心了。”还会惊喜的看着以笙,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

    以笙听到这话,脚下一滑,吓得差点摔在地上,急忙朝缓缓摇手,结结巴巴道:“不,不,其实我不太会照顾人。”

    笑话,她怎么可能去伺候她,她又不是她的婢女。

    何况谁知道她又会出什么幺蛾子,若是在像上次一样,陷害她,她怎么办,该找谁哭诉去。

    殿下饶了她第一次并不代表能饶了第二次。

    就连姑母哪里也不好交代啊!

    这个差事她是说什么也万五不能接的,纵然她真的不想那个孩子出世,但是她绝对不能沾染上那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