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198章 一损俱损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这件事不是什么秘密,她也不用她慕容缓缓来提醒她。

    她只是后悔,当初自己不够狠。

    她没有做到像她一样,为了除掉对方连自己也算计了进去。

    说到底就是她对自己还不够狠,所以才会是输的哪一个。

    “我不知道过去的事是因为上面,但是你这个人很自私,从来只为你考虑,作为殿下的侧妃,还和禹王有了苟且,你和殿下是一条船上的人,可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

    缓缓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嗓子。

    “呵呵,你觉得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以笙嘲讽的笑笑。

    同样作为一颗棋子,有什么资格去说另一颗棋子的不是,他们不就是站的立场不同,所图的不同罢了。

    “你说我有没有资格,你只不过是殿下的一个妾室而已。”男主外女主内,就算墨昱珩后宫佳丽三千,那也是在她的手上管着。

    “你和禹王的事就算我不说,你以为殿下就不会知道了吗?”缓缓轻视的看着以笙。

    经过那么几次意外,就算是在笨的人也会有察觉,更何况是墨昱珩。

    他这个储君能走到今天,难道她当他只是摆设。

    当初是以笙太过心急了,听了她的话第二天就急急忙忙去了禹王府。

    若是她能沉住气,也不会闹成现在的结果。

    那时候墨昱珩重伤未愈,什么事都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就算她说了那些话,以笙不去证实,墨昱珩也也不会联想到那件事上去。

    “如今你想怎么说都可以,就像当初那场大火,明明是你要杀了我,你却让所有人成了你的证人,我这个受害者倒成了杀人犯。”以笙轻笑,比心机她不如慕容缓缓深沉。

    “至于禹王,我从来没有爱过他,只是离不开他的身体而已,说到底,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以笙抬起头,脸上是似有似无的笑容。

    她也许对禹王的甜言蜜语动心过,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和禹王过一辈子过。

    她不是她慕容缓缓,不是真的失忆,纵然对心中那个人再有怨恨,可是却还是爱着他的,谁也无法代替。

    所以皇后娘娘安排她到殿下身边时,她根本就没有考虑就答应下来。

    “可是你做的事没有一件事对殿下有益的。”缓缓无视以笙的轻笑。

    她能明白她心中的苦,但是她却不同情她。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知道人同情。

    “慕容缓缓,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以笙终于收起笑容,狠狠的看着缓缓。

    看着那张没有因为怀孕变化的脸,想到自己一下子老了许多的脸,她就恨不得在一次杀了她。

    “我知道,或许从前世开始,你就将我当成了敌人。”缓缓很赞同的点点头。

    梦中的以笙是那么的志得意满,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不屑,哪像现在这样颓败。

    或许是因为知道以笙对自己的敌意,所以面对她这样的恨,让她觉得处变不惊。

    “是啊,或许我们的仇是从前世就结下了的吧。”以笙无力的感叹一声。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什么样的恨,前世都解决不了,还要拖到这一生。

    “这几日你好好休息一下吧,除夕宫宴你跟殿下一起去。”缓缓不想在接续过去的事,既然已经是过去,多说无益。

    以笙原本已经不在乎缓缓说些什么,可当听到这句话时,以笙再也忍不住大叫出声。

    “慕容缓缓,你是故意报复我的对吗?”

    现在她成了什么样子,她居然要叫她出去交际,而且还是宫宴那样的场合。

    那可是最尊贵的宗室勋贵,这不是明晃晃的让她去丢脸吗?

    她怎么那么残忍。

    墨昱珩一直站在外面仔细注意着里面的动静,开始还行,两个人没有发生争吵,就在他暗自松了一口气时,以笙的尖叫声惊飞了外面树上栖息的鸟儿,树枝上的积雪嗒的一声掉落下来。

    “你到底存的什么心,你是不是不让我丢进颜面就不罢休。”以笙这句话几乎已经是撕心裂肺的吼出来。

    她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了,她怎么还不肯放过她。

    “你是这样想的?”缓缓看着以笙,笑笑道:“我还以为你的面子没有殿下的大。”

    以笙出去参加宴会,就算是丢脸也丢的是墨昱珩的脸,她怎么就认为她是要她丢脸呢?

    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

    以笙被缓缓云淡风轻的话说得一愣。

    对啊,她说得没错,她和殿下,和这个东宫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也包括她慕容缓缓在内,她是东宫的太子妃,她丢脸,也同时是丢殿下的脸和她的脸。

    缓缓话才说完,帘子被人从外面撩开,墨昱珩带着一身寒气走进来。

    “怎么了?”墨昱珩看看颓废的以笙,再看看没有变化的缓缓。

    缓缓摇摇头,道:“没什么,侧妃有点激动。”

    以笙恶狠狠的瞪着缓缓,她能不激动吗?她如今都这样了,还要被她惦记算计。

    她这是只找的,可是她能说什么。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叫她技不如人,她能怨谁,该怨谁。

    “我们回去吧。”缓缓平淡的看向墨昱珩,她今天只是来给以笙说一声,至于她去不去,不在她的管辖范围内。

    “嗯。”墨昱珩的目光一直在缓缓身上,自始至终没有看以笙一眼。

    以笙做的事,他能留她一条性命,继续享受这样的荣华富贵,那已经是他开在曾经的情分上了。

    他不处置并不代表他不介意。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承担后果。

    也不是什么事都能用情分两个字就能一笔勾销的。

    看着相携离开的两个人,以笙再也忍不住大哭出声。

    当初被灌下落胎药她没有这样哭,被禁足也没有这样哭,就连殿下几个月不曾来看她她也没有这样哭,就连看到她一下子苍老的容颜也只是感慨了一下。

    可是今天她却不受控制的大哭,想要将那些委屈都哭出来。

    她赵昭为了什么,为了得到殿下的爱,付出的是她的一生和她全族人的性命。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只留下一把犹如利刃的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