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元始医仙江昊〕〔重生王牌妻:偏执〕〔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202章 忆起3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太子妃,陛下请您过去。”小宫娥恭敬的朝缓缓行了一礼。

    缓缓一证,墨昱珩回东宫了?

    自从他登位之后,他和赵良娣就搬到了宫中居住,现在回来,倒是让她震惊了一把。

    “太子妃快点过去吧,说不定殿下是要跟你道歉。”小宫娥情绪隐隐激动。

    她是真心希望太子妃好,那样她也会开心的。

    缓缓轻扯一下嘴角,可是眼中全无笑意。

    给她道歉,可能吗?

    墨昱珩对她的恨早已经根深蒂固了,怎么可能会给她道歉,这简直是比奢侈品还奢侈。

    “知道是什么事吗?”缓缓也不急。

    既然知道墨昱珩讨厌她,不管她再怎么热脸贴他的冷屁股,也不会改变他对她的讨厌,既然无法改变那又何必改变,委屈自己去讨好他人。

    小宫娥想了一下,摇摇头,道:“不知道。”

    “有谁一起,赵良娣吗?”缓缓显然毫无在意,只是想知道大概是因为上面事。

    “没有,不过倒是跟着两个人,奴婢不认识。”小宫娥说道这里也疑惑。

    陛下怎么突然带人来东宫,还要太子妃去待客,而且还是男宾,这于情于理都不合。

    缓缓微微蹙眉,男宾,会是谁啊?

    想了一会是在是想不出,缓缓摇摇头,想不到就不想了。

    既然已经决定离开了,那么墨昱珩的事就和她不在有关系了,是谁又有什么区别。

    等风信安排好,她就可以离开这个束缚她五年的牢笼了。

    离开之后她想去看看这天下的大好河山,想坐船下海,去看看大海的另一边。

    想着想着就走到墨昱珩的书房前,小宫娥上前敲门,里面传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进来。”

    小宫娥推开门,缓缓信步走进去,目光落在墨昱珩带进来的两个男子身上。

    两个男子毫不掩饰的打量着缓缓,眼中射出淫意的目光,喉结上下滚动着。

    “陛下的太子妃果然名不虚传。”其中一人毫不避讳的说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润润干痒的嗓子。

    墨昱珩放下手中的茶杯,从缓缓进来开始,就没有看过她一眼,道:“既然二位大人喜欢,那就慢慢享用吧。”

    墨昱珩说完,直接站起身朝外面走去,什么话也没有说。

    缓缓还处于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墨昱珩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慢慢享用,说的是她吗?

    把她当成食物了吗?

    随着书房的门在墨昱珩身后慢慢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喧嚣,那两个男子也跟着站起身,搓着双手朝缓缓走来。

    “你们要干什么,走开。”小宫娥苍白着脸色挡在缓缓身前,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她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事过,而且还是在东宫,是当今陛下带来的人。

    这怎么可以,太子妃是陛下的妻子啊,是他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抬回来的妻子,怎么能这样让人找她。

    “小丫头也挺有几分胆色嘛。”其中一个男子看着小宫娥,如狼似渴的舔了一下嘴唇,道:“不如你来伺候伺候爷,爷让你体会什么叫做天上人间。”

    缓缓蹙紧眉头,墨昱珩这个王八蛋,这是要毁她一生吗?

    他就这么恨她?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小宫娥顺手抓了一个花瓶,里面的插花和水瞬间倾泻而出,哗啦啦从她头顶淋下,湿了衣裙,映出玲珑有致的身躯。

    “哎呦,原来小丫头这么有料啊!”男子伸出手,一把就将小宫娥抓了过去,小宫娥身体前倾,吓得大叫了一声。

    “放开她。”缓缓急忙伸手去抓小宫娥,手还没有碰到小宫娥的衣衫,就被一只手半路拦截。

    “不要急,你的在这里。”另一个男子一把抓住缓缓纤细柔嫩的手腕,淫邪的目光毫无掩饰。

    “放开我。”缓缓转过身本能的一脚踢去。

    那人顺手抓住缓缓的脚踝,缓缓眉头紧紧蹙在一起,用力挣扎,可是却徒劳无功。

    男子低头在缓缓脚踝深深吸了一口,满足的叹谓,道:“真香。”

    随着这句真香,撕拉一声,是衣衫被撕碎的声音,缓缓看过去,只见小宫娥被压在地上,露出一片雪白的前胸。

    随着小宫娥的挣扎,更加引起了那男子的兽性,一张厚厚的唇胡乱的贴上去,双手上下其手。

    “看这里,不要看他们,我会比他更加伺候好你的,我尊贵的太子妃。”男子挑起缓缓的下颚,强迫缓缓与他对视。

    “放开,不然你会后悔的。”缓缓承认,她是拿他没有办法,但是她保证会让他死在她的前面。

    “放开。”男子哈哈大笑一声,道:“等会别舍不得让我离开。”

    耳边是小宫娥痛苦的声音,还有男子淫意的满足声,缓缓冷笑一下,从来没有一颗像现在这样感到无力过。

    哪怕知道被墨昱珩利用,哪怕被他灌下落胎药,哪怕他伤透了了她的的心。

    但是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绝望过。

    墨昱珩,你好样的。

    缓缓顺手抓起伸手的茶壶,毫不犹豫朝着男子头上落下去,茶壶瞬间碎裂,滚烫的茶水顺着男子的头顶留下,血水和茶水混在一起。

    却怎么也冲淡不了浓浓的血腥味,还有那男女欢爱的奢靡之味。

    “啊,我的头,血,我的脸,我的头好痛,我的脸好痛。”男子跪在地上,抱着头惨叫,语无伦次。

    缓缓转身抓起墨昱珩放在书房的剑,拔掉剑鞘,一剑刺向那男子的心窝,男子不可思议的盯着自己的胸前,缓缓麻利的抽出剑,血液喷薄而出,溅到她的身上,脸上。

    缓缓眼睛眨也不眨,眼眸中没有其他的颜色,只有一篇冰冷。

    这边的惨叫声吸引了那边正在卖力耕耘的男子,停下动作往这边一看,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该死的女人。”男子急忙从小宫娥身上下来,却忘记了自己没有穿裤子,往前迈步,被自己的裤子绊住,狼狈的摔在地上。

    缓缓冷眼看着地上挣扎的男子,走到他的身边,手起刀落,高高的剑就这样落下去,一个圆滚滚的头颅轱辘滚到一边,血液在干净的地板上溅起一朵美丽妖冶的芍药花。

    鲜红,炙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