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疯狂进化的虫子〕〔入骨宠婚:误惹天〕〔战神医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263章 见面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以笙离开桃花林,找了一个借口出了东宫,坐着马车来到纸条上约定好的酒楼包间,里面禹王正在发着大火。

    “真是欺人太甚了。”禹王气愤的将酒杯重重放在桌上,里面的酒水洒了出来。

    他怎么说也是帮着东平王救陈晔,现在陈晔被送到父皇手里,父皇不放人,他能有什么办法?

    难不成让他违逆父皇去抢吗?

    他怎么不自己去抢?

    竟然还阴阳怪气的耻笑他,连自己的手下都看管不了,他有什么资格笑他。

    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不是明里暗里嘲笑他无能吗?现在怎么又求到他这里了。

    若是他真有那么厉害,怎么大半夜的去闯东宫还被抓住,而且更可笑的是败在一个女人手里。

    说出来他都替他觉得脸上无光,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叩叩——

    包间外传来叩门声,然后是护卫禀告,“殿下,侧妃娘娘来了。”

    “进来。”禹王应了一声,包间闷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女子。

    禹王看着走进来的以笙,面色很不好,气也还没有消下去,不虞的道:“怎么来得这么慢?”

    如不是为了她这棵眼线,他才懒得见她,以前就算了,可是现在瞧瞧她那副样子,见了都觉得眼疼。

    “怎么,殿下这么没有耐心。”以笙坦然的上前坐下,语气很是轻快,面纱底下,嘴角讥诮的划过一个弧度。

    她以前是和他有个什么,可是那也是以前了。

    女子的容貌有多重要她是知道的,以前她这张脸说是沉鱼落雁一点都不过分,禹王看上她的美色也不奇怪,可是现在的这张脸,禹王还能喜欢吗?

    若是他看了没有反应,那么她就当他是真心喜欢她,要她做什么都行。

    “我只是被气昏了头,别介意。”现在还需要她帮他做事,他忍了。

    以笙也并不在意的样子,拿起酒壶为自己斟酒,端起酒杯站起身绕过饭桌走到禹王身边,身体弯下,将双峰靠在禹王的手臂上,不经意的左右摩挲,吐气如兰,道:“臣妾知错了,这一杯敬殿下,算是赔罪。”

    禹王被以笙这么一挑衅,立刻心猿意马,身体瞬间火热起来,感觉身下涨得难受。

    “臣妾先干为敬。”以笙眨眨眼,摘下面纱,露出那张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上十岁的面容。

    禹王火热的心被一盆水无情的浇下来,那股子冲动瞬间阉下去,心中感觉瓦凉瓦凉的。

    暗骂一声见鬼,他怎么会对这么一副老妪面容动情,虽然以前倾城绝代,可是现在的面容谁还会去动容。

    若是谁能对着这副尊荣动心动情,那绝对是眼瘸了。

    更何况他身边还从来不缺年轻漂亮的女人。

    等将来登上那个位置,还愁什么样的美人找不到,这世上最美的女子,谁不是他的,只要他一声令下,那些女人自然会乖乖脱了衣服爬上他的床。

    ”先坐下吧。“禹王忍住心中强力的不适感,将脸别到一边,声音不带任何声调,疏离淡漠。

    以笙勉强一笑,看来是她奢望了。

    女人,用得着的时候自然是千般万般讨好,用不着了自然就可以丢一边去了。

    女人唯一的价值也就只有利用了。

    ”不知殿下找臣妾来有何事,臣妾时间有限。“以笙走回原位坐下,抬眸看着禹王。

    她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是不来禹王不会放过她的,她从来没有真的相信过禹王对她有真情,所以不奢望他能放过她。

    ”我交代给你的事你没有做吗?“禹王眼神躲闪,是在是不想看见以笙现在的样子。

    若不是要她帮忙,他早就甩袖离去了。

    ”殿下觉得现在以我的容貌,殿下会碰我吗?“以笙轻笑,可是还是掩不住少女空谷幽兰般的声音。

    连他都不愿意在碰她,更何况是几年不碰她的墨昱珩。

    别忘了墨昱珩身边吧还有一个慕容缓缓,她的容貌和她想比,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说现在的殿下对慕容缓缓那么沉溺,和她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

    就算曾经再怎么对她好,也因为孩子这件事消失殆尽,只怕那次已经还清了他对她所有的亏欠。

    ”我不是给你药了吗?你没用怎么知道他不会。“禹王有些不耐烦。

    ”药我送人了,可是还是失败了。“以笙瞥了一眼禹王,低眸瓷器饭来。

    那药她让人送给了三娘,三娘正值青春,又于殿下有恩,还有慕容缓缓的三个月期限,怎么都比她有希望。

    可是三娘那个女人竟然这么的笨得可以,用了那样的香也能无功而返。

    ”给人了?“禹王微微蹙眉,有些不悦,他给以笙那是因为以笙和他算是一条船上的人,可是送人,那人能为他所用吗?

    ”送谁了?确定她不会给墨昱珩告密?能为我所用吗?“禹王一连串的抛出几个问题。

    问过之后讪讪的笑了,他似乎着急了一些。

    以笙笑笑没有回答,这样的问题还用她来回答吗?

    用膝盖都能想到失败了,不然东宫怎么可能没有动静。

    以笙不说话,禹王也不好再说,只是有些着急,有些坐立不安,正想开口问以笙时,以笙开口了。

    ”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说着以笙就站起来作势往外走。

    禹王也兴趣恹恹的没有挽留,若是以前他可能会挽留一下,吃完饭在做点什么,可是现在连看都不想在多看一眼,看了只会让自己眼睛疼。

    揉了揉额头,显得很是颓废,事情怎么会脱离了轨道,这么的不受人控制。

    原本按照计划,墨昱珩应该在那场山洪之中就死去,慕容缓缓会因为流民的冲撞,非死即伤。

    可是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他们两个人不但好好活着,还让他赔进去那么多死士。

    东平王有管束不了自己的手下,真是雪上加霜,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了。

    昨晚派出去的死士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虽然大概能猜到事情失败了,可是这还真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做什么都不顺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