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305章 雷霆之怒1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看着那个急速往下掉的孩子,缓缓的心中是无助的恐惧。

    同时对那男子也是恨,他不止是像他说的那样没有怜香惜玉之心,甚至是连良心都没有。

    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澈儿才几个月大,还没有满周岁。

    难道上天就这样对她的吗?

    这么快又要收回给她的一切。

    她又要死了吗?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这些年已经是她偷来的了。

    她原本早就不应该在这个世上,也没有澈儿的,可是今生她却圆了孩子这个遗憾,比起上一世,她已经算是极为幸运的了。

    不过,她还是不甘心。

    真的好不甘。

    既然给她了一次机会,又为什么要这么快收回。

    她的澈儿还那么小,她还没有看着他长大,还没有看着他成亲生子······

    真的好不甘······

    一片模糊中,一片白色映入眼帘,占据了缓缓的视觉。

    是风信。

    竟然是风信。

    只见风信从天而降,一手揽住了她,而一根白绫长长落下,那一段稳稳圈住比缓缓更小面的澈儿。

    风信轻轻踩在一颗横在悬崖峭壁上的树干之上,一个轻功落在了崖壁上一块陷进去的山坳之上。

    “澈儿。”缓缓从风信怀里抱过声音哭得沙哑的澈儿,犹如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

    没有时间去‘叙旧’。

    “对不起,我来晚了。”风信也着实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他没有想到,他紧赶慢赶,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他不敢想,若是他在晚来那么一会,只要一会,缓缓和澈儿都将尸骨无存······

    缓缓跳下马车,马车瞬间失去平衡,原本稳稳的车身开始摇晃起来。

    男子愣了一念,一个轻功往上,转了几个圈,稳稳落在一旁。

    马车彻底失去原有的支撑,在摇晃了几下之后落下了悬崖。

    男子惊讶的看着悬崖的方向,愣愣的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没有想到缓缓会真的跳下去。

    人都是贪生怕死的,他以为缓缓不可能为了一个不可能再有存活机会的孩子拼命,但是他却忘记了为母则强的道理。

    “太子妃······”紫苏趁抓着她的黑衣人愣神之际,挣扎脱开,踉跄的跑过去,狼狈的趴在悬崖边缘,对着谷底大喊。

    身后感到的一众护卫也震惊的看着这一慕,风信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下去。

    “杀,一个不留。”暗卫冷声吩咐,拔出腰间的剑就朝男子和他的护卫攻击。

    “我掩护,快带主子撤。”见对方来势凶猛,简直就是不要命的。

    那些黑衣人额头出现大颗大颗的汗水,且不说对方这个不要命的攻势,就说人手他们都占了上风,他们怎么可能打得赢。

    他们大部分的人手都留在后面牵制东平王的暗卫,一时半会是来不了,只能靠他们自己突围了。

    “主子,您先走吧,快。”黑衣人扯了一把男子。

    男子目光落在深渊之下,久久回不过神来。

    最后看了一眼那悬崖下的深渊,转身驾马离开。

    他失策了,他没有想到这个西元太子妃竟然是个性情中人,竟然这样毫不考虑的赴死。

    暗卫一刀落在最后一个黑衣人的脖子上,往前一抹,最后一个黑衣人瞪大了眼睛,直直倒了下去。

    他到死都想不通,对方竟然这样厉害。

    他们已经是主子身边最精良的护卫了,可是他们竟然没有拦截一会就全军覆没了······

    暗卫看了一眼男子离开的方向,有心想要追去,可是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招招有没有下山的路,若是没有,开也要给我开一条路出来。”

    暗卫头领一声令下,其他的暗卫立刻各司其职,纷纷散开出去寻路。

    庄主和太子妃还在下面生死未知,他们得尽快下山,说不定还能有一丝生机。

    紫苏坐在悬崖边上,目光涣散呆滞,嘴里喃喃的说着‘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好小殿下,怎么死的那个人不是我’。

    暗卫看了一眼紫苏,转身离去,他们没有时间去管她。

    ······

    东宫。

    季雨彤吃完了早膳,满脸笑容的去寻了墨昱珩。

    “殿下,我们走吧。”今日是她三朝回门的大日子。

    按理她只是一个侧妃,殿下是不用陪她回门的,侧妃只不过是一个好听的说法而已,实则就是妾,每次想到这个,季雨彤就恨恨的咬牙。

    可是殿下心疼她,说是这几日忙于其他事,他们一直没有圆房,这是他欠了她,算是弥补她的。

    季雨彤感动得一塌糊涂,虽是妾,但是殿下给足了她的面子,让她风光无限。

    “礼物都准备好了吗?”墨昱珩回头淡淡的看着季雨彤,语气温柔,却带着淡淡的疏离。

    “嗯,都准备好了。”季雨彤娇羞的点点头。

    虽然已经是夫妻,但是每次迎视殿下的目光,她还是会脸红心跳,心里软绵绵的。

    “那就好,出发吧。”墨昱珩收回目光。

    他又很不合适宜的想起了缓缓,这些他都没有为缓缓做过。

    他欠她的用一辈子都已经还不清了。

    “殿下,是玉竹。”刚出东宫宫门,陆翎眼尖的看见一个略显焦急的身影。

    玉竹当然也看见了墨昱珩一行人,而且这架势这世间不用猜都知道是要去干嘛的。

    原本玉竹想要问问有没有太子妃的消息,可是现在却赌气的装作没有看见,甚至眼睛瞄都不瞄一眼墨昱珩。

    要说她无礼就无礼吧,想要治她的罪便治吧!

    难道他们将太子妃弄丢了还不够治她们死罪的吗?

    反正都是死,又何必介意在多一条罪名。

    这已经是太子妃失踪的第三日了,可是殿下不但一点都不担心,还有心思陪他刚娶的美人回门。

    真是只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真替太子妃不值,好歹太子妃还为殿下生下了嫡长子,现在肚子里还有嫡次子呢!

    想着想着,玉竹心中觉得万分委屈,又加上对小殿下和太子妃的担心,眼泪不受控制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