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363章 身份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不是。”一听缓缓这么说,苏赫无奈的摊摊手,想解释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说:“你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去,你知道我有多冤枉。”

    想起这一年多的遭遇,苏赫满满的都是泪,墨昱珩是说什么也要杀了他。

    若是杀不了他,等他腾出手来就会朝虚黎开战。

    虚黎这才和蛮夷休战,这伤了根本,若是墨昱珩在对虚黎出兵,那虚黎就真的完了。

    他就不信到时候蛮夷会真的无动于衷。

    就算他们不趁乱偷袭,也会坐收渔翁之利。

    “你觉得我回去了还有命活到现在?”缓缓看向苏赫,脸上的笑容似笑非笑。

    苏赫又瞬间哑然,若真的回去了,那真的没有命了,他自己下的毒他知道毒性有多厉害。

    只是现在缓缓还好好的活在这里,苏赫倒是蛮惊奇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苏赫话还没有说完,古将军就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们夫人跟你回去。”

    噗——

    缓缓说了那么多有些口干,这才端起水润润喉,古将军这句话让她直接喷了出来,就连苏赫和风信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

    “别瞎说,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缓缓无奈的摇头,这是什么想法,苏赫怎么可能让她跟他回去。

    现在苏赫看到她都害怕她,还让她跟着他回去,除非他想这虚黎消失得更快。

    “误会,误会。”苏赫急忙摆手,道:“我可还不想死。”

    他现在是明白了,他太低估慕容缓缓在墨昱珩心中的地位了,就算慕容缓缓在他手中,他也威胁不了墨昱珩,反而会死得更快。

    “······”古将军表情怪怪的看着两人,这什么意思?

    “既然你没死,你应该回西元,你知道墨昱珩为了你都做了什么吗?我只要一出门就会遇到刺杀,最后我都只能躲在东宫闭门不出了,我算是怕了他了。”

    苏赫从来没有觉得如此憋屈过,他一国储君被逼如此,他容易吗?

    西元!!!

    墨昱珩!!!

    一众将领的目光在缓缓和苏赫身上来回游走,刚刚苏赫说墨昱珩为了夫人。

    这墨昱珩是西元的太子,夫人怎么会和墨昱珩扯上关系。

    墨昱珩,慕容缓缓。

    “哦,我想起来了。”袁子清想了一会,突然间恍然大悟,当初他就和何大人说过慕容缓缓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原来如此。

    “你是西元太子妃。”袁子清指着缓缓,怪不得他会觉得慕容缓缓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若夫人时西元太子妃,那么太多的不通就解释得通了。

    这次喷的不止一个人了,几乎所有人都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

    这夫人时西元太子妃,那澈殿下和信殿下且不就是西元太子墨昱珩的嫡子。

    这真的假的?

    “你们不会以为她是我的妃子吧!”苏赫无语扶额,就算他这个人喜欢处处留情,可也不敢去得罪这西元太子妃啊!

    不过他还是得罪了。

    这次被问得哑然的是所有将领了,他们的确不知道,跟着夫人时因为当初夫人说过,既然是为了百姓,至于是哪里人有什么重要的?

    “呵——”苏赫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然后看向缓缓,道:“既然你还活着,就应该让墨昱珩知道,你若是不方便告诉他,那我帮你说。”

    苏赫心中打着小算盘,这慕容缓缓没死,而且还在他们虚黎被他找到了,这墨昱珩怎么说也应该感谢他才对。

    若是蛮夷在兴兵作乱,墨昱珩看在这分恩情之上怎么也会出手帮助一二。

    “好啊。”缓缓爽快的道:“若是你想为我多拉一个帮手,我不介意你告诉墨昱珩,顺便在同知东平王一声,想必他对这件事会很感兴趣。”

    “······”能不能好好说话,这是再给他拉仇恨好吗?

    当初他半路劫走了东平王的人质,东平王杀他的心都有了,还告诉他,这是嫌自己死得还不够快吗?

    “你觉得墨昱珩是会接我回去还是助一臂之力?”缓缓挑眉。

    别的她不知道,但是他明白自己,她是不会跟墨昱珩回去,但若是有人帮他一把,她也不会拒绝。

    苏赫看着缓缓,若不是为了他储君的形象,都想骂缓缓一声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等等,你说助你一臂之力,助你什么?”苏赫似乎从这句话之中抓到了什么,但是又一闪而过。

    “殿下莫不是还猜不出这信阳军是我们夫人的吧!”秦淮看着苏赫,忍不住嗤笑一声,又继续开口。

    “就算夫人回了西元,那又如何,难不成这虚黎的命运还能改变,别忘了你当初杀的可是西元太子墨昱珩的嫡妻,嫡长子和嫡次子。”

    真是想得太简单了,就连他这个暗卫都能相通的道理,一个储君,未来的国主继承人,竟然想不通,真是笑话。

    “这不是没死吗?”苏赫一噎,梗着脖子瞪了一眼秦淮。

    真是的,不说话美人将他当哑巴。

    他又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诧异的回过头看向缓缓,道:“这信阳军是你的?”

    缓缓淡淡点头,不置可否,就是她的怎么了?

    “这场战役是你挑起的?”苏赫有些不敢相信。

    在他心里,女子不都是养在深宫内宅,整天争风吃醋的吗?

    怎么这慕容缓缓这么大胆。

    “怎么说是我挑起的呢,若不是你父皇昏庸你无能,弄得民不聊生,又怎么会给我这个机会。”这造反的事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的。

    若不是君主先失了民心,然后她所做之事又民心所向,又怎么可能又造反一说。

    苏赫被缓缓说得脸色清白交替,尴尬的看着缓缓。

    “若不是你先不仁,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结果。”她自己所受的苦可以不记,但是澈儿和汐儿的仇她不能不报。

    当初澈儿还那么小,汐儿更是还没有出生,就这么无辜受牵连。

    都说为母则强,天下有那个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被人杀害而无动于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