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剑临诸天叶玄〕〔庶女狠毒:废柴九〕〔星辰之主〕〔禁区之狐〕〔野猪传〕〔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锦绣嫡女之赖上摄〕〔都市古仙医〕〔嫡女贵嫁〕〔总裁老公太凶猛〕〔凡世歌〕〔总裁老公惹不得〕〔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第441章 分享
    www..,最快更新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转眼,登基大典的日子就要来临,各国的使者纷纷赶来,在这大好的日子里,缓缓特意去看了苏赫。

    “为什么不杀了我?”苏赫坐在一堆干草上,表情很是颓废。

    曾经鲜衣怒马,光鲜亮丽的人生,现在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原本也算得上俊美的面庞此时枯黄一片,整个人瘦的都认不出原来的样子。

    天牢里很是阴暗,常年潮湿,一股浓浓的霉味很是刺鼻。

    就站了那么一会,缓缓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拿绣怕捂住口鼻。

    听到苏赫的话觉得很是好笑,她杀不杀他全看心情。

    什么时候杀,怎么杀那得看她心情如何。

    “以前我也想干脆杀了你算了,不过后来我改变主意了,我能有今日,全都多亏了你。”

    “算起来,你与我也算是有恩,这样的大好日子,我怎么能不和你分享呢?”

    缓缓摊开手,一副很大度的样子。

    说的话明明很是云淡风轻,却字字珠心。

    “是啊,都是拜我所赐。”苏赫将头靠在身后的墙上,就连说出来的话都带着讽刺。

    可不是拜他所赐吗?

    要不是他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慕容缓缓怎么会为了复仇攻下虚黎。

    他和父皇更不会成为阶下囚,母后也不会上吊自尽。

    还有那些兄弟姐妹,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就是虚黎的罪人,是他毁了虚黎的百年祖业。

    他愧对列祖列宗。

    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缓缓目光落在那个狭小的窗户上,看着外面投进来的光亮听了一会,道:

    “你听。”然后目光又落回苏赫身上,“外面多热闹,你听见了吗?”

    “你父皇胆小怕事,弄得民不聊生,怨声四起,是你给了我机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这样的喜悦我怎么能不和你分享。”

    有时候杀人不过是头点地,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可是有时候活着那才是真正的折磨。

    那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杀身不如杀心。

    “哈哈……”苏赫突然大笑起来,只是笑声里显得虚弱无力。

    “希望你能一直让他们这么安居乐业。”苏赫突然看向缓缓,目光和缓缓对上。

    他不得不承认,他们信阳军确实厉害,出发点也是好的。

    可是让一个稚子登基,能稳得住这个天下。

    就算现在别人没有异心,可时间久了呢?

    要知道,一个才一岁的小孩子想要自己掌权至少还得十几年。

    到时候她能保证别人会始终如一,像现在一样臣服她。

    缓缓挑挑眉,苏赫这句话说得很在理,可是缓缓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

    “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别人若有那个本事,大可取了去。”自古以来,王朝更替,不都是弱肉强食吗?

    所以她根本就不担心。

    别人有本事谋夺了去,那是别人的本事,她奈何不了。

    但若没有那个能力,却又宵想,那就怪不得她了。

    “也是,现在的元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瞎操心什么?”

    “我连自己都自身难保,去关心别人干嘛?我只等着看戏就是了。”

    若是他不死,也许能看到那一天。

    就算一辈子都待在天牢,暗无天日。

    但至少他能感受,他会听。

    从帝都城破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听到了百姓们欢呼的声音。

    就算没有看见,他也能想象。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至少现在,百姓们是高兴的。

    以前他们只想着自己,从来没有给那些穷苦百姓想一想。

    那怕他们只给一个甜枣,他们都是高兴的。

    百姓们就是这么容易满足。

    “放心吧,我不会杀了你的,只不过会让你生不如死而已。”

    缓缓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睚眦必报。

    更何况他苏赫伤的是她的两个儿子。

    为母则强。

    “我会让你看见一个太平盛世,让你觉得当初并没有做错,而是一件好事。”

    缓缓勾了勾唇,说话一如既往的剜心窝。

    若不是苏赫现在已经看清事实,他早就一口鲜血喷出来了。

    “只希望我的先祖不要被我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找我才行。”苏赫虽然看清事实,可是到底还是不干。

    一个大国就这样没了,还是他亲手送上的。

    别人在怎么太平盛世又与他苏赫有什么干系。

    他苏赫就是虚黎的蛀虫。

    “我父皇呢?他可好?”苏赫突然觉得自己不关心自己老爹了。

    反而有一丝的同情。

    说到底,这虚黎是他们父子俩一起悔的。

    父皇不务正业,一心只想着自己怎么好过,骄奢淫逸,沉迷于后宫。

    他曾经以为至少父皇是在乎他的。

    可是让他失望的是,父皇舍不得将他换回来。

    在城破之前抛下所有人躲出去了,就连他的发妻都没有带上。

    还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可笑。

    “放心,他不比你好。”缓缓看了一眼苏赫,不在说什么,转身离开。

    苏宇霖做了一辈子皇帝,从来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临了却住进了大牢。

    将这一辈子没有受过的苦全都一次享受了。

    年纪又败在那里,这些年身体底子也早被掏空了。

    就算不对他用刑,他这样讨不到好。

    让他住天牢,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哈哈……报应,这就是报应啊……”身后传来苏赫的笑声,笑得那么酣畅淋漓。

    直到走出天牢大门才听不见。

    缓缓抬头看了一下天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善与恶之外一念之间。

    但结果却天差地别。

    若当初苏赫只是劫持她,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虚黎还是虚黎,苏赫还是他的太子。

    只可惜他看不到这一点。

    现在沦为阶下囚,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

    “其实我挺同情他的。”缓缓觉得自己挺坏的。

    “……”半夏嘴角止不住抽搐。

    娘娘还真是……

    她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半夏补了一句。

    对于苏赫,她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同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