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星海是假的
    没有了方平的剑气地狱,六位仙尊威势不可挡,众人甚至都不用出手,便清晰的知道......这非神游玄境所能抗衡的力量。
    可就是这份在他们眼里高不可攀,如天河般难以逾越差距,被极远处传来的剑意所破。
    那无上剑意化作白芒,如天使临世般,将神的光辉洒满大地。
    上界凡白光所笼,万物皆凝滞。
    不论是急于杀死入侵者的仙尊,或被位置污染黑化的文曲仙尊及其元婴,又或者数百里开外的仙人大军,皆不敢动。
    是了,他们并非不可动,而是不敢动。
    与方平的剑气地狱不同,它可定格空间,只有思绪可正常运转。
    而来自剑神的压迫,则是将剑意化作万千缕,充斥整个上界,环伺所有生物身周。
    谁敢动,这股来自高天上的剑意,仿佛就会狂涌而至。
    连仙尊都不敢妄动,别提仙人了。
    “叮——”
    终于,天穹之上大阵浮现,上界被撕开一道口子,那白衣剑人缓缓降临。
    只一眼,他便察觉文曲仙尊有异样,目光如炬。
    “嘶嘶——”
    一阵灼烧声传出,文曲仙尊和她的元婴顿时冒出黑烟,身体似佝偻了几分。
    众人不由得露出惊骇之色。
    “这就是剑神......”
    来自高天之上,真正仙界的剑神,仅目光就足有灼烧邪祟,可见其与上界仙尊的差距。
    每当如此,仙尊便觉得羞对“仙”字。
    在剑神的威慑力下,仙尊不敢动,文曲动不得,直至剑神虚影和方平融为一体。
    黑衣变为流动的云墨长袍,发丝飘扬如银,眉心浮现神圣剑印,整个人的气息瞬变。
    并非变得超然无上,是内敛到极致,如凡人一般。
    可现场没人会这么想。
    ‘方平’没言语,朝文曲仙尊抬手一指,一缕剑芒激射而出。
    后者心有所动,本能的感到威胁,正欲躲避,却惊骇地发现做不到,身体仿佛被无形巨人擒住,不可动半分。
    “豆豆!”
    文曲仙尊的元婴立即窜出,义无反顾的顶在前面,欲接剑神一剑,为母体挡下致命一击。
    黑烟蒸腾,气势不小。
    可就在剑光闪过的瞬间,黄豆豆忽然一个侧身闪避,躲开了。
    “?”
    “哧——”
    文曲仙尊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剑所穿,黑烟蒸腾,身躯化作碎片剥落,俨然要死了。
    “为何......”
    “嘻嘻嘻~”
    黄豆豆倒立浮空,捂着嘴巴窃笑,一副戏谑之情:
    “我是你的元婴啊,我就是你,我活着...也就是你活着......”
    其话音未落,一剑寒龙袭来,元婴登时人首分离。
    李寒衣攥着铁马冰河,压制着剑身颤抖,内心还是比较吃惊的。
    这元婴仅天境实力,重生黑化后顶多天境巅峰,总不会到神游,可这一剑斩得却十分吃力。
    “剑十八!”
    铁马冰河又起,圣灵剑法将元婴切成细条,避免其再次复活。
    莫衣紧接着出手,燃离火焚烧,以绝患。
    这是计划的一部分,为让方平保存力量应对仙尊,其余人最大限度的代劳他事,即便牺牲。
    另一边,‘方平’问道:
    “几日不见稍有提升,此决可出四剑,斩谁?”
    “全部。”
    剑神扫了眼剩下的五仙尊,淡然颔首:
    “四剑杀五人,可以。”
    “不......是全部。”方平重复了一遍。
    “......”
    贪狼仙尊脊背一凉,这猴子说的全部......是整个上界?
    几人相视一眼,皆凝眼颔首,似下定决心。
    正当他们有所动作时,‘方平’开口了:
    “路错了,偏离仙道,只会越来越远,诸君路无回头,请赴死。”
    五仙尊不言语,将各自仙器高高抛起,同时自毁。
    “轰轰——!”
    五件仙器发出耀眼光华,自爆冲击撼动整个上界,此方天地欲碎。
    方平提醒道:
    “他们似乎有什么谋划,要拼命了。”
    “我知道,”剑神语气淡然,“这方小世界有北斗七星的投影,不完整,且遭污染,他们的力量凭依本就是虚假的,不过是借助某物的力量罢了。”
    这番话,处于仙器爆破中心的五仙尊听不到,但方平身后众人却听清了。
    “假的......?”
    “北斗七星是假,那整个星空是真是假?”莫衣疑惑出声。
    他曾按照星图布阵,欲引小绿儿魂魄归来,如对照星海是假,可的的确确有阵成之势,那鬼门阵若没被打断......究竟会引来什么存在?
    同样的,身为国师的齐天尘内心浪涛狂涌,若星空是假的,那钦天监这些年观星,都观了些什么?
    星象书籍记录的又是什么?
    李长生内心同样疑惑......苏星河去探索星海,究竟去了哪来?
    这这一切的答案,剑神给了出来:
    “是假的,你们所见星空,不过是混沌星海的碎片罢了,
    “你们所观星象,不过是某物刻意为之罢了。”
    方平似意识到什么:
    “和污染七星投影的是同一个?是什么?”
    剑神给出肯定的回答:
    “是同一物,但名称不可说,听其真名所带来的因果你们无法承受。”
    “......”
    与此同时,仙器自爆的冲击渐渐平息,但没有完全平息。
    其自爆卸掉了大部分能量,却保留了最初的本源力量,并形成隔绝空间的屏障。
    而屏障内,五仙尊正举行着某种仪式。
    他们嘴唇嗡动,口中呢喃,晦涩的文字由内冲击着屏障。
    同时,五座金光熠熠的仙宫一颤,光泽泯灭,像熄了灯是的。
    而五仙尊头顶,则浮现星辰虚影,邪恶、混沌、无序。
    显然,星辰已被完全污染。
    ‘方平’动了。
    云墨长袍闪烁,寻到最佳角度刺出平平无奇的一剑,禄存仙尊和巨门仙尊内心剧颤,本能闪避。
    碎裂之声响起,屏障遭剑神所破,距离最近的禄存仙尊避之不及,巨门仙尊头顶的星辰虚影破灭,遭反噬重伤。
    只寻常一剑下去,仙尊便神魂俱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