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演
    先前百里东君和莫衣神思离开后,真身却数天未归昆仑,李长生便猜测蓬莱有麻烦了。
    直至二人五天后现身,一副疲乏不堪模样,像路上打了一架似的。
    他们二人说与天魔大战四天三夜,才勉强将其镇压,又花费半天才将其杀死,最后处理尸体又用了不少时间。
    百里东君指着天魔触手,缓缓开口:
    “如你们所见,我与莫先生能联手击杀天魔,可见其实力不比上界仙人,甚至可以说压着一头打,
    “但却花费大量时间,天魔的生命力十分恐怖。”
    莫衣颔首,一手压下,将躁动扭曲的触手镇压。
    他开口说道:
    “的确,尽管本体已死,天魔躯体仍具有求生、防护本能。”
    李寒衣眉头微皱,莫名感到恶心,但转念一想......用来练剑岂不是很好?
    就像是傀儡一样。
    这时,方平拿着蚀骨仙钉上前,果断刺入。
    只听“噗嗤”一声,触手自卫本能激发,疯狂扭动着挥舞,欲驱敌。
    “有不一样的效果了。”
    齐天尘眼神一凝:
    “这触手...似乎在变小。”
    “但扭动挣扎更激烈了。”方平补充道。
    语毕,蚀骨仙钉绽放一抹黯淡光芒,天魔触手扭动地更激烈了,两者分庭抗礼。
    随着时间推移,蚀骨仙钉的吸食力度逐渐归于平缓,天魔触手也疲软了许多。
    但每当仙钉有所变化,触手必牺牲体型,换取能量用于挣扎反抗。
    “果然,天魔的肉体就是其力量根本,两者可相互转化。”
    百里东君说道:
    “也难怪天魔贪食人间血肉,”纯碎的野兽怪物罢了。”
    一旁的谢宣狐疑道:
    “很奇怪,上界仙人垂钓人间气运尚可理解,毕竟古书典籍都有神仙受香火供奉获得力量的说法,
    “可天魔吞人血肉......似乎只是满足口腹之欲。”
    正如莫衣所讲,活人不是稀罕物,众生皆肉体凡胎,最值钱的不是生命,而是生命创造的劳动力。
    天魔吃人,不会同上界仙人一样获得增益,那只能为好吃了。
    方平说道:
    “蚀骨仙钉差不多摸清楚了,其质地坚硬,无坚不摧,钉尖锐利,能轻易刺穿大部分物体。
    “接着,它具有吸收目标生命力的特性,上限不可知,是否会吸收修为不可知。”
    提起修为,李寒衣想到方平先前所说:
    “所以又要去上界抓仙囚了?”
    “错了,是请我们的上界朋友帮了忙而已。”
    方平微微笑,并向她招手:
    “寒衣,你过来帮我一下。”
    李寒衣:“?”
    虽然疑惑,但仍走了过去,自从知晓方平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后,李寒衣惊讶的发现他真实年龄竟比自己大!
    或许因为这个,又或许是和他这段时间的安排布局有关,自己总下意识的信任和服从。
    毕竟他总是正确的。
    “要我做什么?”李寒衣疑声道。
    方平保持微笑:
    “我要你做......”
    许久后,一行人又来到海巅之上。
    方平将紫晶仙核交给李寒衣:
    “拜托了。”
    “......”
    后者一脸幽怨。
    此刻的李寒衣气息虚浮,衣袍略显凌乱,面庞沾染些许污秽,双手双腿微微颤抖......
    是和方平切磋后所致。
    在以前,李寒衣很乐于问剑,并乐在其中,从中学习新技术......
    当方平迈入神游后,她便很少去问剑了,一来打不赢,二来......赢不了。
    境界压制下,一切技巧都是浮云,能学习的地方实在有限,还要挨打,太不值当了。
    “出发吧,该上天了。”
    方平目送李寒衣升空,把她搞成这样,算是必要的铺垫。
    很快,李寒衣用紫晶仙核在天上撕出一条白线,没等裂缝撑开,些许若有若无的声音传出:
    “来了来了!”
    “终于到我了!”
    “我就知道嘞,老大肯定不能抛弃咱,拜拜嘞上界牢笼!”
    在众仙囚的欢呼雀跃声中,白线撑开三公分裂隙。
    可令他们意外的是,裂缝对面没有老大,先前交涉的青年也不见了。
    只有一人,一个看起来刚经历大战的女子。
    李寒衣先开口道:
    “老仙囚背叛,偷袭我等后遁入下界,我要一个解释。”
    “这......”
    仙囚们顿时语塞,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
    老大怎会如此冲动?
    不是说好等人齐了再动手吗?
    莫非想独占下界?
    但以他如今的修为,怎敢先发难?不怕失手葬送了自己?
    或者说......他一直在隐藏,身上还有其他底牌?
    种种念头在仙囚脑中闪过,由于缺乏信息支撑,难以确认。
    这时,秃头仙囚咽了口唾沫说道:
    “老大不是那样的人,兴许是有什么误会,又或者他重获自由有些兴奋,
    “我们合作这么多天,相互间基本的信任要有吧,我可以保证,老大绝非亡命之徒!
    “你能细说当时的情况吗?那时天门闭合太快......”
    李寒衣点头,装作回忆道:
    “当时他刚过仙门,几乎在瞬间夺走仙核,并暴起发难,我们没有防备,一时吃了亏,等重新整备后,他已经逃之夭夭了,
    “在之后的追寻过程中,其法术端是诡异,应对起来十分棘手,直至现在也没抓到他,但仙核抢了回来,
    “如你所见,追逐过程较为艰辛。”
    秃头仙囚微微颔首,看样子的确经历了一番苦难。
    秃头仙囚眼眸微动,又上前一步,神情中透露着渴望:
    “这件事我们也有责任,对于老大造成的损害深表抱歉,
    “当然,我们会担起这份责任,弥补各位的损失,这样好了,我光说也起不到作用,让我们一同下界,把老大抓住讨个说法吧。”
    秃头仙囚眼神热诚,尽量让自己显得真诚,同时袖中仙气攒动......
    能商谈成功最好,不行就直接抢仙核,对方不过一介女子,而且还受了伤,己方有四人,岂不是轻松拿捏她?
    而且被困在洞天千百年,有些东西累积得太浓厚了,需要更换新鲜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那一天〕〔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