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青木剑仙的剑势是什么?
作者:榴莲泡腾片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最新章节     
    “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别挤,别挤,往后稍稍!”
    “谁的牛至抬头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人群骚动,两大绝世剑仙问剑,普通人一生也难见,自然兴奋难当。
    离得远了怕看不清,近了怕被波及,以至于人群如浪潮般起起伏伏。
    当然,也有巍峨不动的灯塔直面浪潮。
    一头白发干枯,身形萧瑟面萧条,如将死之人,精神却很足。
    眨眼间,一个戴恶鬼面具,白发银光有泽的倩影出现在前者身后。
    “怎么出来了?”
    “看戏。”
    姬若风淡淡开口:
    “天启城发生这么大的事,自然要来看看。”
    “你伤没好,”姬雪欲言又止,“而且并非青木剑仙出手医治,有......”
    “有瑕疵是吧?”姬若风笑着补充,“我本是死人,又能多求什么呢?”
    姬雪不再讲话了。
    与此同时,众人再次避退,与场中两人保持足够的距离。
    姬若风目光闪烁:
    “开始了,两柄绝世之剑。”
    狂风瞬间起,剑势互相触,剑意腾腾如升龙。
    方平与洛青阳都未出剑,脚下龟裂的石砖却被碾为齑粉,如波纹般一圈圈移开。
    借助石粉“涟漪”,众人能更直观的看到剑势碰撞。
    两人剑未出,光剑势的碰撞就令人震撼不已。
    “究竟什么才算剑势...孤剑仙的是凄凉,四师尊呢?我呢?”雷无桀疑惑道。
    刚返回茶楼的谢宣解释道:
    “剑势只有高手剑客才有,且独属,孤剑仙生来无父无母,同门几乎全灭,自己喜欢的人改嫁两次,唯独没有嫁他,
    “因此,他的剑最凄凉。”
    谢宣顿了顿:
    “我的剑势是儒生气,正如我本人这样,怒剑仙的是怒,和他的霸道之剑一样,
    “以及道剑仙的道,李寒衣的山水、自然之意。都是他们独有的,
    “剑势越盛,出剑越强。”
    李凡松问道:
    “那青木剑仙的剑势是什么?”
    雷无桀等人投去目光,同样想知道答案。
    谢宣道:
    “他的剑势......一个字,仙!
    “我观察方平很久了,他这个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会做一些人所理解不了的怪事,仿佛心中有另一个世界,或者说,他像一个外来之人,看待世界的角度和我们不同,
    “他尊重前辈,却不敬帝王,对黎长青的态度比明德帝还好,
    “他是我见过最记仇的人,暗河大势已去,根脉几近灭绝,仍不放过一条小鱼小虾,
    “同时,他偶尔乐施,在青州逗留一个多月,仅为某个屡教不改的好色之徒,治其的不举之症,耐心远超以往。
    “总结来说,其随心所欲,令人捉摸不透,只行己身事,少虑他人果,做派似仙,剑势也如仙。”
    谢宣看向方平,目光深邃:
    “而且,他这次回来后......似乎不太一样了。”
    与此同时,场中剑势碰撞到达顶峰,两股力量反复推移,只是方平云淡风轻,洛青阳却尽全力。
    终于,两人出剑了。
    洛青阳积势剑舞,第一式东皇太一,剑若万钧。
    九歌剑斩而出,迎上来的是一柄银光长剑,一面雕刻龙影,一面铭刻七星光轨。
    洛青阳施剑舞,方平同样用上新学会的玄阴十二剑。
    ——天地唯我道!
    “铮——”
    两柄利刃相触,前所未有的震鸣声荡漾,众人忍不住捂耳皱眉。
    洛青阳后撤三步,又反攻而来,以极快的速度舞出云中君、湘军、湘夫人三剑。
    其剑之快,令谢宣咂舌感叹。
    而方平比他更甚,已斩出玄阴第二剑——天雷导我剑。
    “轰隆——”
    雷鸣轰轰,天穹雷云瞬凝,似早就准备好一般,随着方平一剑斩落,井口粗细的雷霆迅速坠地。
    众人瞳孔剧震,曾听闻雷门惊雷指可引九天雷霆,剑也能?
    汹涌雷霆落,令洛青阳剑舞一顿,雷消的瞬间他继续出剑,却不料龙渊先行袭来。
    分明只有一柄剑,周遭却有万千剑气,是粉末,是石砖、木门,以及万物。
    玄阴第三剑——万物为我剑。
    “铮——”
    又是一道响彻天际的震鸣,龙渊自下向上猛挑,洛青阳连同九歌原地起飞,于身后百米堪堪落地。
    若非最后双手持剑,九歌定要脱手了。
    “洛青阳要输了,”姬若风淡定开口,“他变强的同时,方平似乎也经历了什么。”
    姬雪还未开口,旁侧的剑客却先反驳:
    “这才刚开始,两人都是剑仙,都是神游玄境,你能定得了输赢?”
    姬若风懒得看他,语气平平道:
    “我定得了,而且你错了,洛青阳是剑仙,方平不是......依那位仙人的话,他该称剑神。”
    剑客面露古怪,嘀咕道:
    “这老头谁啊...讲话奇奇怪怪的。
    “而且剑仙、剑神之分是你能评的?”
    姬雪微不可见的摇头叹息,为什么世人总是如此愚蠢。
    姬若风呵呵一笑:
    “江湖百晓姬若风,你说我能不能评?”
    “......”
    后者神情一怔,反应了好一会才惊呼出声:
    “百晓堂的堂主?!”
    剑客仍有怀疑,百晓堂在江湖上如影子般隐秘,堂主更神秘莫测,岂会直接出现在天启城中,还自报身份?
    然而,当白王和永安王同时来请姬若风入茶楼浅谈,剑客才恍惚明悟。
    此时,洛青阳已跳至山鬼。
    其身形如鬼魅,不露气息不显形,脚踏石粉不闻声,剑舞极静,杀气极重。
    正巧,方平也使出玄阴十二剑的身法之最——乾坤任我行。
    “噌——”
    划破空气的轻响传出,场中剑光一闪,洛青阳鬼影般瞬移至方平背后,方平却在瞬间消失了。
    众人疑惑心头起,那道俊朗如仙的黑衣身影又凭空浮现,脚尖抵在九歌剑尖,神情淡漠。
    “嘶——”
    雷无桀猛吸一口凉气,震惊道:
    “挑衅啊,纯纯的挑衅,用脚踩在对手剑上,这孤剑仙不得气死啊?”
    谢宣却会心一笑:
    “洛青阳是凄凉剑,若此举能激怒他,也算破了凄凉剑势,更容易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