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大河剑意,绝对防御?
    昆仑山之巅。
    前来求道的公子一行人终登顶。
    他们看到了破败的小木屋,瞧见天地一剑留下的痕迹,却不见两位剑仙身影。
    “上来了......我上来了!”
    公子兴奋大喊,并左跑右跳,口中念念有词,试图打开某种机关洞天,或唤出高人。
    “公子,公子......还有驱热丹吗?”
    前者回身,看向后面唯一的老者:
    “没有了,都登顶了,还惧怕风雪?”
    这一路七八个人,坚持到这里的只剩两人了,而他们注定止步于此。
    方壶胜境内,李寒衣看到这一幕:
    “不用管他们吗?他们快要死了。”
    “求道之人,当有取死之心,”李长生语气淡然,“他们选择了上山路,却没有叩门功夫。
    “数年来,强行攀登昆仑山的人很多,登顶的也不少,但都无缘。”
    闻言,李寒衣一怔:
    “不少?为何没见他们的尸体?”
    “只要做些准备,如请高手帮忙、特制丹药、登山机关等,只要有心,方法总比困难多,
    “至于尸体...我给埋了。”
    李寒衣能理解,如果出手救人,昆仑山有世外高人的消息必将传开,届时,会有更多人登山。
    登顶人增多,冻死半路的更多。
    如今救了一人,日后会多死更多人,帮登顶之人收尸,一来为他们感到惋惜,二来山巅之景会更好看一些。
    另一边,诛仙大阵长震鸣,声势撼天动地,如不是有方壶结界隔离,昆仑山必引雪崩。
    李长生望着那道黑衣身影,感叹道:
    “第八天了,比我想的多撑了两天......但也快到时候了。”
    此剑阵乃为诛杀上界仙人所设,方平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可思议了。
    “铮——”
    剑吟忽起,圣灵剑法地二十二式,死意剑气浮现,剑光生生不绝,如白龙吟啸,穿梭于剑阵,对抗数百柄利刃。
    即便看过许多次,李长生仍心有震撼:
    “剑招凌厉,剑气迅匹,剑心冢可没有这样的剑招。”
    “是,不属剑心冢所传,名圣灵剑法,我只练至第九剑,”李寒衣说。
    前者微微笑,摸着胡须道:
    “剑意连绵不断,杀伐之气却毫不寻思,世间仅有的剑法啊,
    “这一剑,能打到天荒地老。”
    李长生眼含思索,据李寒衣所说,方平出冢之日,便以圣灵剑法名震江湖。
    而他一个少年人,又从未踏足江湖,剑法又从何而来呢?
    若说自创,这太过玄幻了,李长生剑术造诣颇高,清楚开创新剑法异常困难,更别说只是一个小娃娃了。
    若说传自他人......那这人是谁?
    但凡有此能力的,绝不会是籍籍无名之辈,自己应当认识才对。
    可此剑法却是第一次出世......
    李长生百思不得其解:
    “有点怪异......”
    既然想不通,他决定直接问方平。
    李长生手一挥,诛仙剑阵攻势加速,阵法变换凌厉十分。
    “磨砺的差不多了,给予他生死一线,悟道之机。”
    说白了,就是加把劲杀死他,但不能完全杀死。
    李寒衣却笑了:
    “师尊,还不够。”
    “什么不够?”
    “距离他的极限......还不够!”
    李寒衣是了解方平的,尤其是剑术方面。
    “铮铮——”
    剑阵中,方平衣衫尽碎,体表遍布细密血痕,远远看去,仿佛被红线缠绕着一般。
    他仅持一柄龙渊,势于此阵抗争到底。
    可面对大阵突入起来的猛烈攻势,又不得不暂避锋芒,释放自在心钟来抵挡。
    “真气不多了......”
    连战八日不吃不喝,歇息时必须维持金钟,连排泄都得硬憋。
    李长生知道他快到极限了,方平自己也清楚。
    此剑阵已给予他足够的感悟和锻炼,日后稍加消化和沉淀,实力必将提高。
    但方平志不止于此,他要追求更强!
    “剑名,大河剑意!”
    忽然间,方平身周的剑意变了,充满死意的圣灵剑法回缩,转而替代的是一道道银光剑气。
    其圣洁、坚毅,似无坚不摧,环绕在方平身周一尺,任何攻击不得近身。
    “这个......”
    李长生眉头一挑,作为剑道高手的他,一眼察觉此剑不凡。
    “绝对防御?”
    李寒衣点头:
    “是,这一剑至今无人能破,海外仙山的莫衣也不行,当称人间无敌。”
    “呵呵,人间无敌么,”李长生微微一笑,又加快了剑阵运转速度,“我也遇见过很多‘无敌’、‘绝对’字眼的武功,但它们都破功了。”
    所谓无敌,不过是暂未遇到比自己更强的罢了。
    李长生对自己多年研发的剑阵很有自信,既然要诛仙,连人间一个剑仙都拦不住,那还诛什么仙?
    然而,方平此刻的内心想法是:
    “既然要屠上界仙,连这剑阵都破不了,那还屠什么仙?”
    “剑起!”
    方平中气十足的喊道,大河剑意猛发而起,剑潮如天河水涛涛,震鸣交织似瀑布冲石。
    “嗡——”
    浩然剑气如决堤长流,猛冲诛仙剑阵,令其发出怪异震鸣,甚至整座方壶胜境都有明显震感。
    李长生手一抖,面露震撼:
    “这......不是防御剑招吗?”
    与先前的圣灵剑法相比,此剑招同样剑气磅礴,却少了杀意与死气,且第一式剑气环绕己身防御。
    任谁第一眼看也是主防御的招式。
    李长生忽然笑了:
    “很好,这才是武学该有的样子!”
    凭大河剑意,方平可在真气耗尽前一直坚持下去,可如此这般,他也破不了阵了。
    苟至力竭,或搏阵一破?
    方平早就选好了。
    ......
    与此同时,外界又过去数天,天启兵变,引江湖大震。
    琅琊军直入城,守城军不拦,竟敞开城门。
    当这支天下最强的军队进入天启时,其余二军正在勤王来的路上。
    当明德帝颁罪己诏时,其余二军被王离天军拦于荒野。
    当琅琊军撤去时,王离天军也让开了道路。
    而率领王离天军之人,正是中军大将军之女。
    天启变故后,江湖人也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