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诛仙剑阵
    听到李长生有东西给自己,方平耳朵动了动:
    “前辈,是何?”
    “剑阵。”
    方平一怔,老实说他现在并不缺剑招之流,待“医圣”任务完成,蜀山神剑决可召唤剑神附体,一剑泯灭天地间,属绝强剑招。
    其余剑法,尤其是少歌中的似乎并不是很强。
    李长生补充道:
    “并不是要传授剑阵,而是让你进入剑阵磨炼,
    “你现在到达了自身瓶颈,修为难有增长,剑法登峰造极,若想更进一步,必经生死磨难!
    “我所言剑阵,是为上界仙人准备,足够强大,足够坚韧,神游玄境也难以突破。”
    说着,李长生伸出一根手指:
    “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破釜沉舟,一个人,一柄剑,直至力竭方休。”
    方平颔首:
    “如果剑阵提前破了呢?”
    “呵呵,剑阵可与护山大阵不同,后者是为防止他人误入方壶,太过靠近天上,
    “前者则是为诛仙设立的剑阵,杀伤力非同一般。”
    李长生颇有自信:
    “我这些年一直在山上,可不光睡觉吃饭。”
    “诛仙剑阵么......好,试上一试!”
    几人饮茶完毕,起身出了住房,来到一处宽阔空地。
    李长生衣袖轻挥,体内焕发超凡真气,远处的剑阁紧跟着震鸣。
    “咯咯——”
    剑阁抖动,似有东西按捺不住。
    下一刻,阁内门窗齐开,若干利剑飞驰而出,受仙气牵引而动,围绕长裤盘旋如银色鱼群。
    “好剑。”
    方平和李寒衣异口同声道。
    这么多利剑,竟没有一柄凡品,都快赶上剑心冢剑阁了。
    “当然。”
    李长生淡然一笑:
    “这是苏家剑阁,几百年前天下第一的用剑世家,名剑数不胜数,当年苏锁莫就在此地教授苏白衣。”
    “......”
    又是两个没听过的人名。
    随后,李长生挥手御剑,上百柄名剑按序排列,时而停滞时而穿梭,变化看似无序,却冥冥中自有联系。
    诛仙剑阵成。
    “好了,进去吧。”
    李长生双臂环胸:
    “等你再出来时,修为定有精进。”
    “好。”
    方平头也不回地迈入剑阵,开始了自己的历练。
    刚一进入,便感受到巨压剑意袭来,身体微躬,脚陷土地,仿佛背着一座大山。
    “嗖——”
    忽一剑袭来,方平起龙渊而敌,却不料这一剑乃徐晃佯攻,实攻从死角斩击。
    “自在心钟!”
    “噹——”
    金钟浮现,挡住一剑的同时发出震天巨响,余波荡漾,震得诛仙剑阵金戈长鸣。
    方平内心一惊......这平平一剑竟有此威力?
    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剑阵再起变化,又有两柄长剑一前一后攻来。
    似乎是李长生有意控制,剑阵每次攻击只出两剑,且招式大同小异。
    经过几轮适应后,方平已习惯剑阵重压,应付攻击颇为轻松。
    直至李长生加大了难度。
    剑阵外,李长生和李寒衣饮茶观望,并评价道:
    “武运大盛者,抛开剑术不谈,他在其他武器方面也能有所造诣。”
    武运大盛者,是天命注定要站在武道顶端的人。
    李寒衣问:
    “......他和百里师兄一样,拿剑成剑仙,持刀成刀仙?”
    “不,他们俩不一样,”李长生说,“百里天赋卓绝,虽精通天下武学,但上限低于方平。”
    李寒衣点头,表示明白了。
    她转头眺望方壶胜境远处,只见高耸入云的山峰笼罩在白茫云海当中,它们如同巨龙般苍劲有力。
    在阳光的照射下,山巅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好像镶嵌在银边的宝石一样。
    雪景美如画。
    李长生看了方平道:
    “他其实人不错,各方面都是,值得托付。”
    李寒衣假装没听到,脑袋别向侧面,继续欣赏着雪山。
    前者叹气:
    “有些事总要面对的,更何况你今年多大了?
    “这个年纪错过了该经历的,可就再也没机会体验了。”
    李寒衣:“......”
    她仍旧沉默。
    李长生还是比较了解李寒衣的,她年幼入天启,习剑不出门,行走江湖也少言寡语,能动手绝不动嘴。
    虽后来和这小徒弟分开了,但不用问也知道,肯定在山里闭门练剑。
    这也导致她缺乏与人交流,心思单纯。
    李寒衣忽然开口:
    “他太小了。”
    “......?”
    闻言,李长生眼中闪过一丝古怪,旋即笑道:
    “年纪有什么?更何况你们也差不了多少啊。”
    “十二岁,”李寒衣淡淡道,“我比他大十二岁。”
    “那又如何?我比你师娘大二百岁呢,”李长生笑道,“只要合适。年龄从不是问题,方平已入神游,定能修得长生法,
    “你已半步神游,天赋摆在那,迟早也会步入神游玄境,放眼几百年,十二岁又算什么,不过小娃娃罢了。”
    李寒衣闭口不言,道理都懂,可就是过不了自己那关。
    李长生接着说:
    “你可以逃避,但之后呢?你已经三十了,日后有了孩子,已经五六十岁的阿婆了,
    “孩子该叫你娘亲还是老婆婆?”
    “......”
    李寒衣嘴角一抽,这比喻根本不对吧?
    扪心自问,她还是比较欣赏方平的,从小时候便是。
    欣赏他卓越的毅力,以及坚韧不拔的恒心,一柄木剑空挥至断,雪夜、酷暑皆不为所动,世间变化仿佛与他无关,只盯着自己的剑刃。
    李寒衣感觉这样的人很幸福,不用担忧任何事,不用被琐事分去精力,十分纯粹。
    长大后,他才学惊艳,剑术、医术,甚至道法都有所涉猎。
    凭借这些,他在江湖上赢得了种种耀眼光环,但他纯粹的坚毅从未消失。
    比如现在剑阵中的他。
    李长生微微笑:
    “好啦,别假装看雪山了,少看一眼又不会融化,回屋歇息,顺便和我说说江湖如何了。”
    李寒衣点头,又瞟了眼远处山巅。
    狂风席卷而动,雪花在空中翻腾,大大小小的冰晶子在阳光下闪耀,宛如精灵在跳舞。
    这场雪幕似乎将方壶与世界分离开来,那种孤独感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心悸。
    真不知师尊和师娘每天都做些什么,才能忍得住这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