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我叫谢之则
    新房间仍旧空荡,没有画像没有香炉,只有角落的楼梯通向上方。
    显然,这才是真正的二层。
    方平果断走向楼梯,迈入第三层。
    ......
    李凡松经历数次尝试后,终于彻底领悟剑意,过了第一层。
    他登上第二层时,同样没见到方平或李寒衣任何一人。
    “大国师......”
    李凡松眉头一皱,发现房间的布置似有蹊跷。
    再一眨眼,一紫袍道人竟凭空出现。
    李凡松愣了一下,旋即欣喜出声:
    “师父!”
    “你现在不止我一个师父啦,下山这段时日可还轻松?”赵玉真问道。
    李凡松眨了眨眼,忽然跪了下去:
    “师父,我还是不明白,为何要让我下山,为何要我去寻第二份师缘,
    “谢先生的确很好,可我觉得师父更好......我想回青城山了,这次我一定认真练剑。”
    赵玉真笑了笑,摸着李凡松脑袋说:
    “跪什么跪啊,我是假的,有时间回青城山跪真的去。”
    “我还可以回去吗,现在可以吗?”
    前者失笑:
    “真以为我把你逐出师门了?青城山门永远为你开,至于让你跟着儒剑仙学习,是因为这样对你更好,
    “而且谁说人只能一个师父?白王不也是吗?”
    李凡松点点头。
    “好了,拿起剑来,打过我,然后去下一层夺属于自己的机缘。”
    李凡松惨笑一声,有气无力地提起醉歌:
    “师父那么强,怎可能打得过。”
    “我有多强,来自于你内心的想象,”赵玉真同样举起桃花。
    “那更打不过了,师父在我心中是无敌的。”
    随后,两人摆好架势,而后同时出剑。
    两柄木剑交错而过,正欲互击,李凡松却忽然丢掉了醉歌。
    “噹啷!”
    木剑落地,赵玉真一愣,却错过了收剑的时机,只听“砰”的一声轻响,桃花轻砸在李凡松头上。
    “为何?”
    “因为我想师父了,”李凡松揉了揉脑袋,而后盘腿坐下,“很久没被师父教训过了,真怀念。”
    赵玉真嘴角一抽:
    “真没出息,不打了?”
    “不打了,下山太匆忙,有些话想和师父讲。”
    “有话憋着,回去和真人讲。”
    李凡松微微笑,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其实我内心一直很歉疚,我骗了师父很多。”
    “哦?你骗我什么了?”
    李凡松掰着手指头说:
    “我骗您练剑很用功,每次练得满头大汗,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就是单纯偷懒,如果能得到师父夸奖,我会很开心。”
    赵玉真语气淡然:
    “我知道。”
    李凡松继续说:
    “您桃树结的第一颗果,用来供奉祖师爷的那个......其实都是第二颗,第一颗被我偷吃了。”
    “我知道,”赵玉真语气平平。
    前者挠挠头,继续道:
    “还有,我骗您飞轩花光了旅费,其实是我打赏了说书人...这个您也知道?”
    赵玉真颔首:
    “知道。”
    李凡松傻笑两声:
    “什么都瞒不过师父您啊,还有最后一件事...是我最愧疚的。
    “师父你从未下过山,经常向我打听江湖故事,其实我每次说的半真半假,有的还是评书故事,我假装是主角讲给师父听了,
    “您每次听完能高兴一整天,还经常感叹‘外面的世界真精彩,真想去看看’,但精彩都是我编出来的,
    “为了少练剑,我经常加长故事,这样师父就顾不得骂我了,师父每次听着故事傻乐,我就觉得您很傻,也很可怜,长这么大了,连门都没出过......
    “您要我下山时,我以为自己犯错太多,您不要我了,路上想起这些故事,总觉得难受,
    “若早知道要离开,我应该讲些真故事,多讲一些给师父听。”
    赵玉真微微笑:
    “这个我也知道,你讲给我听,我听得高兴,这就足够了。”
    “师父......”李凡松眼眶微红,“弟子知错了。”
    紫衣道人的身影开始模糊,声音缥缈:
    “傻啊,都说了回去和真人讲,你说的这些我一句都听不到,
    “你并非同赵玉真对话,而是与自己对话。”
    语毕,眼前的赵玉真消失了,李凡松身下的地板被抽走,竟摔回了一楼。
    李凡松挠了挠头:
    “......我回青城山还要重新再认错吗,感觉没有那个情绪了。”
    ......
    在第三层,方平又看到一幅画。
    与之前的人像不同,此画卷宽大无比,描绘了一处修罗战场,烈焰地狱。
    身处此地,耳边仿佛真的有弓箭穿梭,大地有铁骑奔腾。
    血腥之气蔓延,不断刺激着鼻腔,嘶吼声与金戈之声交织一片,让方平心跳加速。
    一转身,他竟发现自己身处战场,仿佛进到了画里。
    “这是......”
    不等他思考,一支长矛似的箭矢破空而来,乃战地大弩。
    方平当即挥剑一斩,长矛却径直穿过剑刃,穿过自己头颅,没造成任何影响。
    似乎只是影响。
    他疑惑之际,身后传来苍老的嗓音:
    “你看到了什么?”
    方平回首,见到一人帽兜遮面,与战场格格不入。
    对方既然出现在天下第一楼的第三层,说明比大国师要强上一些。
    “你是谁?”
    “我先问的你,”黑衣人说道,“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战场。”方平如实回答。
    然而黑衣人却并未表明身份,继续发问:
    “看到如此战场,有何感悟?”
    “与我无关,”方平举起龙渊,剑身闪耀着湛蓝光点,“阁下是谁,这楼中还有活人?”
    这人给自己的感觉很特殊,定不是幻象之流。
    忽的,黑衣人消失不见,他的声音却从背后传来:
    “我不是活人,但也算不得死人,而这里,则是以前的天启,
    “此战过后,天下才有了北离,一座城死了十万人,太师董礼将战场绘为画卷,也就是你目前看到的——碎国亡天图。”
    方平开口:
    “真是画中...所以,你究竟是谁?”
    此刻的黑衣人骑在画中马背上,身着盔甲,头发肆意飞扬于脑后,跟随战场中挥剑斩天的一代帝王。
    他淡淡开口:
    “我叫谢之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