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哪还有什么铁铺,这里只有暗河的墓碑
    三人领头,身后跟着两百号怒气冲冲的天命斋成员。
    人数还在不停壮大,每走过一条街,巷子里总会窜出两三个乞丐,加入这趟讨伐之旅。
    一路上,行人避让,摊贩收车,就连官兵都无可奈何,只能步步退。
    ......
    方平彻底掀开白布,露出心脏处的伤口,将手贴了上去,轻轻一按,掌心就沾上了一抹血色。
    萧瑟在旁边看着,满脸疑惑......这是作甚?
    紧接着他便明白了。
    只见方平双眸微闭,血手掐诀念咒:
    “雷霆号令,急如星火,十方三界,倾刻遥闻,本日本时,通灵土地,急急如无极高真律令!”
    一道金龙虚影浮现,方平视野接连变化,先呈现九九道的伤口,紧接着一柄刀插入又拔出,刀光血影间,倒映出凶手的面容。
    “找到了。”
    方平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立于天启某高楼顶端,本想着直接去六四铁铺杀人,可看到胡丹他们正在纠集人手,决定再等等。
    需要等一个更好的时机。
    ......
    片刻后,六四铁铺的门被推开了。
    胡蛋、独孤孤独站在门外,而谢六四手中提着一把刀,似等待已久。
    他瞥了眼门外乌泱泱的人群,笑道:
    “就这些乌合之众,太小看我了。”
    独孤孤独没接茬,只盯着他手里的刀问:
    “小九,是被这柄刀杀了?”
    谢六四微微一笑:
    “九爷是个好人,从我十年前入城开始,就很照顾我......所以,我专门为他打造了一柄刀。”
    他收敛笑容,看向独孤孤独和胡蛋:
    “你们也都是好人,而且暂时没人买你们的命,你们可以走了,
    “而且,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你真名叫什么?”
    独孤孤独发问,真气嗡动,掀地衣袍猎猎作响
    “谢旧城。”
    后者话音落下,独孤孤独猛双袖翻转变化,如幻术一般。
    “天衣功?”谢旧城略微惊讶,“大哥真是深藏不露啊。”
    谢旧城提了提刀,眼看独孤孤独就要冲入铺内,却忽异变陡生。
    “嗡——!”
    天空震颤如兽吼,剑意覆城人心惶。
    谢旧城猛地抬头,意识到什么他立刻前扑,甚至不顾前方的独孤孤独,只想先离开铁铺。
    胡蛋和独孤独孤同样不解,但仇人主动送上门,没有不杀的道理。
    可有一物比他们都快,谢旧城未扑出店铺,五呆呆弓箭尚未脱手,胡蛋短剑刚刚出鞘。
    一道光束从上方射了下来,快如迅雷,径直洞穿铁铺,击穿了地面。
    一束坠入六四铁铺,后有漫天千束紧追而临。
    光束小指粗细,却能摧毁一切所触之物。准确来说,这是剑气。
    “轰——”
    六四铁铺被剑气冲烂,烟尘遮天蔽日,木屑横飞八方。
    恐怖的剑意宣泄,惊得店外众人连连后退,独孤孤独和胡蛋腿都软了。
    “这是......”
    “九哥...”
    一行人目光呆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了。
    数息后,剑光消散,但没有完全消散。
    六四铁铺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浮光剑影,虚虚实实,如海市蜃楼。
    剑影高达二十丈,宽如双开门,剑尖插入地面,剑意波纹荡漾,仿佛是六四铁铺墓碑。
    而最上端,站着一道黑衣身影。
    黑衣人手一抬,身穿百孔的谢旧城被抛起,奄奄一息的摔在独孤孤独脚边。
    即便满身血洞像莲蓬,谢旧城仍吊着一口气。
    独孤孤独立刻拱手朝上一拜:
    “多谢剑仙成全!”
    眼前此景,明显是青木剑仙有意为之,留着仇人一口气,让兄弟几个亲自手刃。
    “嗖——!”
    一支箭矢破空而来,正中谢旧城眼眶,溅出些许混合液体。
    后者身体一抽,明显是感到痛了,却没力气喊出声来。
    随后,胡蛋举着短剑上前,独孤孤独卷着天衣功迈步......
    天命斋的成员们、乞丐们紧随其后,他们狠狠地挥动武器,却又不敢下手太重,让他死的太早了。
    银针、勾锥、菜刀、打狗棒......
    将近三百号人排着队的下手,谢旧城撑到一半就死了,剩下的仇恨由他的尸体继承。
    最终,谢旧城成了一摊烂肉,头骨被独孤孤独收好,准备回去挂在天命斋的牌匾上。
    “剑仙,小九可以瞑目了,”独孤孤独拱手道谢。
    五呆呆丢掉弓箭,一如既往的发呆,仇是报了,但心里仍憋得慌。
    与此同时,天启守卫结队而来,驱散民众以维持秩序。
    忽然,方平开口,像在宣告什么:
    “城中暗河,羸弱之势,暗河的源头干涸,在天启又能掀起多大风浪?
    “暗河的末路只有枯竭,以此剑碑镇余孽,肃清残党告开平!”
    语毕,那道不可一世的身影消失了,虚浮剑影却凝实了几分。
    独孤孤独心有震撼:
    “此等手段......天下还有敌手吗。”
    “大哥,这剑碑是真实存在的吗?”胡蛋问道,他看了眼手中短剑,只觉得天差地别。
    有人尝试触摸虚幻剑碑,可刚靠近便有剑吟之声传出,令人头皮发麻,本能的想要跪拜。
    “剑仙剑意,何其恐怖啊!”一乞丐高呼道。
    “这剑碑...莫不是要一直在这?那六四铁铺......”
    “哪还有什么铁铺,这里只有暗河的墓碑。”
    天启城中的暗河墓碑。
    ......
    赤王府,两位头戴帽兜的黑衣人,铮神情慌张地与龙邪交涉。
    “殿下说了,不见就是不见。”
    “这是要抛弃我等?!”黑衣人怒吼,“上午谢家主死了,铁铺现在还立着碑呢,赤王不管不顾,岂不是要我们去死!”
    龙邪神色漠然,双臂环胸,态度强硬:
    “殿下从未接纳过你们,何谈抛弃一说?
    “滚吧,趁剑仙还没注意到你们。”
    可他话音刚落,一道剑光忽闪而至。
    “噌——”
    轻响过后,两颗人头落地,鲜血泼洒在赤王府大门台阶。
    龙邪下意识后退,神情惊骇......这两人竟暴毙了?
    下一秒,上穹传来缥缈之音:
    “赤王总算聪明了一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