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什么?他们居然到处讲我死了?
    兰月侯一伸手,阻止华锦继续说下去:
    “这些事等下再说。”
    现场人多眼杂,关于那位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兰月侯转移话题道:
    “你不是好奇海外仙人如何救的萧瑟吗?”
    “对哦!”
    华锦小手立即搭在萧瑟手腕,片刻后惊喜道:
    “竟然真的好啦,世上还有这种神人?”
    “简直不是人!”司空千落回想起仙岛之旅,“太强了......但还是没打过四城主。”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宾客们都有些按耐不住,董太师都准备去上第二趟厕所了。
    萧瑟意识到这样不行,对屠二爷点头,示意可以开宴了。
    后者也等不及了,正要扯开嗓子高喊,让天启这些大商大贵看看千金台的实力。
    却不料门口又出现一人,身份之重,连太师都站了起来。
    “我带紫瞳来吃个便饭,可以吧?”齐天尘呵呵笑道,旁边还领着一个紫眸小童。
    萧瑟躬身道:
    “国师莅临,蓬荜生辉。”
    齐天尘微微一笑,带着紫瞳上前,在方平旁边坐下。
    “呵呵,还说不是站队永安王?”
    面对国师的打趣,方平回以微笑:
    “国师不也来了,难道也是站队?”
    “嗐,我就是来吃席的,小紫瞳饿了。”齐天尘摸着小道童脸颊。
    “我也是来吃席的,李寒衣饿了,”方平说道。
    李寒衣:“?”
    齐天尘笑了,目光越过方平,看向李寒衣:
    “怎么来吃饭还戴着面具啊。”
    “习惯了。”
    几人聊谈之际,一道高亢的声音响起:
    “白王殿下,到!”
    一袭白衣的萧崇缓步走来,摘掉了那块白布,双眸如水晶般清澈。
    而凌浩涵恭敬地跟在身后。
    “赤王使者,到!”
    白王来了不久,龙邪也来了,如今的状况,天启所有王侯都到了,赤王不能不来。
    可他又偏偏在从慕凉城赶回来的路上,这御宴是赶不上了,只能使者代表。
    “使者?”陈老太爷眉头一皱,“赤王这是真不给面子啊,他兄弟都到了,他却只派个使者前来。”
    现场大部分宾客都这么认为。
    龙邪鞠了一躬,并高声解释道:
    “赤王殿下有要事处理,实在抽不开身,请诸君理解。”
    萧瑟与萧崇寒暄完毕,招呼后者落座。
    可后者看了一眼,同桌的有两位剑仙、国师、紫瞳小道、屠二爷、兰月侯、华锦、董太师、沐春风......
    在加上萧瑟和司空千落的话,明显没位置了。
    萧崇问道:
    “我坐这边,和你同桌吗?”
    “不,”萧瑟摇头,指了指上方,“我的桌子在上边。”
    话音落,千金台之顶微动,一套空中阁楼缓缓下放,铁链沉重的摩擦声作响。
    “砰”的一声,空中阁楼落地,帷幕一掀,有四名绝色女子位于阁楼四方,一抚琴,一吹箫,一弹琵琶,一奏玉笛。
    众人神色纷然,倒是第一次见这种主台,倒是有趣。
    萧瑟一步迈上,随后司空千落、雷无桀、叶若依相继而上。
    屠二爷忽然站了起来,他早就憋不住了:
    “开宴!”
    话音落,一位位容貌姣好,穿着统一白衫的婢女自后厨而来,各种食物摆满一张张桌子。
    小紫瞳眼睛放光,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好好看,味道也应该不错,不知怎么做出来的。”
    “吃就是了,”齐天尘淡淡开口。
    方平则看向李寒衣,自顾自地解释道:
    “这些菜品是刀功大师傅雕出来的,技艺手巧,比我们要厉害。”
    李寒衣嘴角一抽:
    “我又不是小孩,我没问。”
    旁边的齐天尘嘿嘿一笑,感觉有意思极了,仿佛方平也带了个孩子似的。
    这孩子比他大十二岁。
    与此同时,不少高官望着空中阁楼,在底下悄声交谈:
    “请来了文武百官,叫来了国师监国,逼得了富商大户,又有神游剑仙坐镇,
    “这位皇子,手段威势比起当年丝毫不减啊。”
    “你说...他什么时候邀请我们去上面?”
    萧瑟搞这么一个空中阁楼,任谁都明白其中之意......除了小紫瞳。
    谁若是被邀去上边,谈了些什么,达成了交易什么...将会成为宴会最大的秘密。
    然而,宴开一刻,萧瑟并未邀任何人上去,只多了一名他们不曾见过的女子。
    ——天女蕊。
    “哼,压得这么稳当,”刑部尚书冷淡道,“还不请我们上去谈话,难不成就吃顿饭?”
    话音刚落,萧瑟举着酒杯来到阁楼边,朗声道:
    “我敬大家一杯!”
    忽的,十六道白衣身影从千金台边缘掠出,稳稳落在千金所铸的高台上。
    白衣胜雪,弦月为纹,雪月城弟子。
    “敬大家!”
    “敬大家!”
    萧瑟举杯饮尽,身后十六人同高喊齐饮。
    前者忽丢掉酒杯,竟飞身一跃,下方谢烟树瞅准时机,将佩剑递于萧瑟。
    “噌——”
    萧瑟挥剑空斩,又平稳落地。
    与他一同落下的,还有千金台被最显眼的幕布。
    一个字——奠!
    字体又黑又大,庄严而肃穆,让人心生敬意,可在这样的场合却显得荒诞。
    众宾客神情慌乱,完全搞不懂状况。
    谁死了,或者说...谁要死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见萧瑟带头,撕掉身上的锦衣,露出内层的白麻布丧服。
    身后十六位雪月城弟子,雷无桀、司空千落、叶若依皆是如此。
    雷无桀起剑,与若依舞剑,司空千落以枪柄为擂,猛击大鼓,现场声势浩大,震得人心胸狂跳。
    紧接着,萧瑟高举酒壶,同众人三唱挽歌。
    一唱悲,二唱怒,三唱平安路。
    三曲结束,萧瑟将酒壶剩余酒水洒在地上,同眼泪混杂在一起:
    “我们失去的,天启也终将逝去,我们流的血,天启也要流一遍,
    “大师兄,安息吧。”
    众宾客神情剧震,怪不得他不来同众人寒暄,这根本就是一场葬礼!
    所有人都震惊万分,但最意外的,还是方平。
    唐莲什么时候死了?
    席都开了?
    他当即分出一道神思,全速赶往仙岛。
    因只有自己,不用考虑他人是否受得了如此高速,仅用片刻便到了蓬莱。
    唐莲听说后,当即愤怒出声:
    “什么?他们居然到处讲我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