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沐公子,还不如憋尿呢
    温壶酒与方平对视,看着那双黑眸,仿佛在同某种巨物对视,竟本能的有些不适。
    方平解释道:
    “蛇胆龙目,一种瞳术,专门针对毒物的。”
    温壶酒呵呵一笑:
    “天下还有这种武功,真稀奇......对用毒世家很不友好啊,
    “还好你是用剑的,若专门开个克毒门派,唐门还有暗器能支撑,我温家可不行喽。”
    蛇胆龙目的确是毒物克星,若不是有这项本领,今晚可要遭老罪了。
    方平开玩笑道:
    “开宗立派么,也不是不行。”
    “你小子......”温壶酒摇头失笑,知道他在开玩笑,“在雷门,多谢你照顾温良了。”
    温良,练成全五毒的天才,温家新一代翘楚,备受温壶酒喜爱。
    “他很不错,”方平评价道。
    “呵呵,行了,别聊了,有人要来了。”
    温壶酒摆摆手,街道远处传来皮靴马蹄声,是官家的人。
    方平神念分出一道身形,释以金光咒保护温家主,并拱手道:
    “叨扰了,送老爷子回府。”
    温壶酒摩挲着手掌:
    “这门武功也不错,只是那瞳术你可少传几个人,别给温家整没了。”
    “老爷子放心,此功只传后代。”
    “闯江湖的年纪,谈后代还太早了。”
    说话间,神思分身已携着温壶酒上天入云,即将消失于云层中。
    方平长叹道:
    “可以和后代一起闯江湖啊。”
    不久,两队官兵围了过来,一队来自西边,衣服抹黑,似烟熏火燎,兵刃皆是划痕,像被利器所割。
    另一队来自东边官家,眼神坚毅,状态饱满。
    青州虽自治,但也设官,只不过当官的全是本地人,只有少数为天启外派。
    “见过剑仙,”为首的知州一拱手,“关于......”
    “来问我吧。”
    前者话至一半,九青玉内忽走出一人打断。
    知州官正五品,虽不如宫中要臣,但地位也不容小觑,如此随意打断讲话,非受罚不可。
    但知州却不能那么做......只因对方是沐家家主。
    “沐家主,打扰了,”知州缓缓开口,同前者交流起来。
    金家出事后,官兵第一时间赶往,到金府门口,却被一道剑气所隔,不得入分毫,只能看着大火焚宅,人消玉殒。
    等剑气隔断消失后,官兵第一时间冲入府中,搜寻幸存者,却发现金家全灭,养的两条猎犬都死于非命。
    全府上下,只有佣人院完好,同样由一道剑气所隔,火焰不入分毫,所有杂役下人都活着。
    此事十分怪异,上报后,知州立即出府,直奔青木剑仙所在的九青玉楼。
    沐家宴请剑仙他知道,而能施展如此剑气的,恐怕只有剑仙了,这才带人找了上来。
    在沐家主与知州交谈时,户部侍郎也走了出来,他虽活着,脸色却如同死了一般,绝望无比。
    知州目光一撇,立刻认出对方:
    “侍郎大人!您这么也在,这......这是怎么了?”
    一个官从二品,一个官正五品,侍郎可比一个知州地位高过了,若能打好关系,仕途也会顺畅些。
    此时,知州就是这样想的。
    青州虽富,但富的是商人,和自己无关,虽纳税多,但都是给天启的,和自己半毛钱关系没有。
    若能早日升迁,自然是好的。
    但他不知,侍郎虽然为侍郎,但很快就不是了。
    “赵知州啊,我来......我被剑仙请来的,就要回天启去了。”户部侍郎有气无力地说。
    “哦哦,原来是帮剑仙的忙,真是荣幸啊!”
    知州拱手祝贺:
    “侍郎大人急于回天启复命,路途遥远,不如让小官派车专送?
    “能帮上剑仙的忙,户部尚书大人身边有您这样的得力干将,真当如虎添翼,千里马遇伯乐啊,哈哈!”
    知州一连串彩虹屁,说的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却没注意周围人神色不对。
    沐家主轻声叹息,户部侍郎青筋暴起,鱼絮后退两步,去安抚其余食客。
    “下官还有案子要处理,不耽误侍郎启程了,”知州拱手一笑,“不然户部尚书大人要等急了,祝一路顺风。”
    听到这里,权承安终于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个飞踢,官靴都出踹飞了。
    知州大惊,却不敢发作:
    “大人何至于此啊,下官哪里做错了?”
    权承安气懵了,捡起鞋子就往知州头上砸,并谩骂出声:
    “他奶奶的,让你说风凉话!撕烂你这种破嘴!
    “爱阴阳怪气?这就送你去阴间!”
    知州吃痛,却不敢还手,周围官兵一个个踌躇不前,同样不敢。
    那可是二品官员啊。
    好在沐家主派人上前,将两人分开了,并警告户权承安:
    “你身负重罪,还是尽早回天启领罪吧,我会派人跟着,知州也应该出一队官兵才是。”
    躺在地上的知州闻言,顿时反应过来:
    “罪?他出什么事了?”
    “受贿,公职用于私,”方平简言道。
    知州惊愕地看向权承安......的确状态不对啊。
    “看什么看!继续来巴结老子啊,废物!”权承安骂道。
    本来心里就烦,你特么来撞枪口,反正官丢了,搞不好会被杀头,临走前揍个知州也不亏。
    知州同样来气:
    “你这身官袍都不保了,还敢动手打我?
    “我巴结你?我呸!给你把这身官服扒了!”
    权承安喉结微动,一甩头吐出一口浓痰:
    “呸!就不脱,要脱让你妈来脱!”
    不出意外的,两人又打了起来。
    方平觉得吵闹,和沐老爷子打了个招呼,便回去查看沐霜秋如何了。
    “没了官职,你就是个屁!”
    知州愤愤道:
    “来人,取我长戟!今天便斩了这贪官!”
    ......
    九青玉的后续,方平没再关注了,当回到沐家时......沐霜秋快泡发了。
    “哗啦”一道水声,一道金光将他拽了出来,并施以祝由,另其恢复清醒。
    “沐公子,这样只会暂时泡大,没什么用,还不如憋尿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