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证据来了
    九青玉楼内,方平束手而立,身旁龙渊静悬以威慑,令人莫敢多言。
    沐老爷子问道:
    “剑仙,这是何意啊,毒肌斑.......是温家人特有吗?”
    “不,它是用毒之人特有,越是老毒物,斑点越明显,”方平淡淡开口。
    金今昌额头青筋一跳,当即反驳出声:
    “剑仙此言差矣,江湖人士皆知,唐门与温家乃用毒世家,
    “可两门中人,为何不见身上出现毒斑呢?”
    金家主点头,觉得十分有理,江湖用毒之人不在少数,哪个身上尽是斑斑点点?
    若天下用毒人都像个癞蛤蟆似的,没等交手敌人便知晓自己的路数,这谁还用毒?
    沐老爷子和鱼絮看向方平,知道还有后话。
    方平继续说道:
    “毒肌斑有两大特点,其一,只会在老人身上出现,且越老越明显,甚至可以此推断自己的死期,
    “其二,它在老一辈用毒人身上常见。”
    众人疑惑,方平补充道:
    “毒肌斑的出现原理,乃年轻炼毒时被毒物所伤,虽解了毒,但对身体肌肉的损伤却保留了下来,
    “年轻时人体生机充沛,不会外显,一旦至迟暮之年,皮肌衰老,毒斑便会显现,
    “如雷门门主,雷千虎的半脸疤痕,看似为魔教幽冰留下的疤痕,但等其年岁再大些,也会呈现毒肌斑表象,
    “而随着用毒之道的传承,老一辈能教给下一代的经验愈来愈多,被毒物所伤的情况有效减少,这是年轻一代毒斑减少的原因。”
    说着,方平看向满头大汗的金今昌,凝声问道:
    “那只三尾蝎撞上刀鞘,竟直接死了,毒物哪有这么脆弱?
    “想来是年纪大了,和你一样,对吧?”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后者以头叩地,“小的猜不透剑仙的心思,如果一死能结束这场闹剧,保金家平安,
    “还需什么证据?我愿意赴死!”
    方平却摇头:
    “我又并非魔头,杀人自然要讲理,这理,不是说给你我听的,是给在场的各位听,
    “你我间的关系,只是杀与被杀,在你对我用毒的那一刻起,不是注定了吗?”
    是的,若要杀了金家,方平抬抬手的事罢了,但要杀得有理,杀得令人信服,杀得让人叫好,有些事得让大众知道。
    无脑杀人,不考虑后果与影响,是脑残魔头才会做的事。
    方平接着说:
    “毒肌斑的产状,与被毒物所伤时的创口相关,而这一个椭圆外加一个小尖,不正是蝎尾倒刺所致?
    “五毒阵炼蛊,最后存活下来的毒物,还需继续驯化,这一身毒斑,就是年轻是驯化三尾蝎所致吧?”
    金今昌不做反驳,只是额头触地,不断重复着一句话: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沐老爷子神情微怒:
    “如此看来,藏在楼里的温家人,就是这位金家二把手了?”
    金家主当即否认:
    “今昌与我是兄弟,与温家何干?你们有何证据?
    “再者,蝎子分明在旁桌出现,有我们什么事?
    “两桌只见相隔三丈有余,如此大的空白,一只毒蝎可能堂而皇之地过去吗?”
    这也是一个问题,要说食客们的注意在餐桌上,但九青玉的侍者们呢?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用餐环境,提供食客服务,不可能让毒物在楼内随意游窜。
    沐家主另有看法:
    “毒物下毒,被人看到了还能叫下毒吗?
    “蝎子能给祥瑞套的菜品下毒,避开众人视野不正常?”
    方平接着讲,只不过这次是面对众人:
    “各位可以回想一下,金家昔日的对手都怎么样了,有无奇怪的事件?
    “毕竟二把手是个老毒物,跟在金家主身边这么久,不会只出手一次吧?”
    此话一出,楼内响起轻微骚动。
    或为了心中不满,或想要巴结方平与沐家,不少人纷开口:
    “这种事情,青州有可有不少传言啊,比如那些和金家竞争市场的外地商户,最后都破产了,更有甚者,前日与之大吵,第二天竟握手言和......”
    “金家产业销路基本都在外地,而且外地生意一直很顺,从未遇见麻烦,
    “外地商户却不闻不问,属实奇怪。”
    “你们都不懂,早些年间,金家是做黑活儿的!”
    ...
    众人一句接着一句,金家主脸色黑上加黑,辩驳道:
    “商人起家,有谁是干净的?他青州沐家最大,敢说自己一点黑事没做过?
    “商人皆如此,为何我金家就要被众人声讨!”
    方平瞥了他一眼,剑意微微泄露:
    “金家主,闭嘴。”
    众人继续抖搂金家主的事迹,都说青州藏不住事,更早期的恶事也被扒了出来。
    “金家以前是混赌场的,他奶奶的,当初我和他共赌一桌,输的裤衩都不剩了!
    “现在回想起来,有个女人一直在我身后笑,就是金家老太!用传音秘术出千,真该死啊你!”
    “就是,进赌场哪有场场赢的?运气偶尔好几次就罢了,你特么能赢出十间店铺来?”
    见情况越来越不妙,金家主再也稳不住了,高喊打断道:
    “住给我住口!什么传音秘术,屁!我怎么不知道,运气好也有错吗?
    “嫉妒,全在嫉妒我金家比你们好!
    “落井下石,墙倒众人推,我这还没倒了!从商归从商,与今天下毒之事何干?
    “青木剑仙,不要欺人太甚,我上面也是有人的,若再拿不出实质性证据,恕不奉陪!”
    方平乐了:
    “天启的那位二品官员?”
    “!”
    金家主心头一惊......此事他怎知?传音也未提及此事啊。
    方平似乎洞察了一切,淡然道:
    “你传音时的确没提到过此人,但我去了趟天启,白王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就挖出来了,
    “而且青州距离天启不算太远,人我也带来了。”
    说着,他看向九青玉门口:
    “进来吧,户部侍郎。”
    楼门敞开,所有人视线集中于此,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门外站着两人,一个身着二品官袍,脸色不太自然,另一个则与青木剑仙一模一样。
    方平心念移动,神思分身登时消散。
    他招手道:
    “进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