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对不住了,李寒衣
    苍山,李寒衣正在练剑,方平提起飞信,邀她一同回剑心冢。
    “练剑,不去。”
    李寒衣语气淡然,寒剑舞清影,似月华映静泉。
    方平料到会这样,但信上老爷子语气坚决,他又劝道:
    “还是去一趟吧,老爷子似乎有话对你讲。”
    “那就写信,”李寒衣仍未停下挥剑动作。
    自南诀与苏昌河、摘月君一战后,她感觉与方平的差距愈发遥远。
    若再不抓紧时间练剑,要到何时才能反超?
    方平思索片刻:
    “你就不担心雷无桀?他不在剑心冢,又未回雪月城,万一出事了呢?”
    李寒衣不屑地轻哼一声:
    “你这么关心他,干脆收他做徒弟算了。”
    方平微叹一口气,眼神坚定了些许:
    “当真不走?”
    “不走。”
    闻言,方平后退一步,身子微微一躬:
    “对不住了,李寒衣。”
    李寒衣眉头一挑,正欲问他道歉作甚,视野中却涌入一束金光。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只见方平身覆金光,手轻轻一挥,一缕金光丝线便破空而来。
    一眨眼,李寒衣已被捆了个结实。
    两肩受锁,胸凸有致,双臂负背,两腕扣腰,两髌紧合,腿不留缝。
    像一只黄金大蚕蛹。
    “木头崽,你敢!!”
    李寒衣反应过来,顿时羞愤难当。
    “不敢,不敢。”
    方平连连摆手,而后催金光,把李寒衣嘴巴也堵上了。
    并微微点头:
    “好了,这样就没法威胁我了。”
    李寒衣:“!!!”
    下一刻,苍山中一道金光迸射而出,划过天际,直奔江南。
    雪月城主府,司空长风正依靠楼阁,饮茶一杯,忽见金光如云,微微一愣道:
    “方平手里是个什么玩意儿?”
    定睛一看,司空长风不由神情微怔:
    “还有这种事?”
    “......寒衣这是被驯服了?”
    司空长风继续饮茶,摇头感叹:
    “这小子有点东西。”
    但凡换个人来,司空长风都一枪甩出去了,李寒衣虽为二师姐,可也仅凭入门早那一段时间,百里和他都宠其有加。
    待两个时辰后,又有一封飞书递至城主府。
    司空长风瞥了一眼:
    “南诀来的?”
    拆开一看,似乎是找方平的,他边看边念:
    “此信乃南诀刀仙,鬼刀摘月君、霸刀澹台破、温柔刀苏雨落三人共呈,问责雪月城青木剑仙,
    敢问,何为江湖公义?
    青木剑仙,无故剑压月城,剑威伤杀百姓,屠杀天牢囚徒,轻视人命如蝼蚁,人神共愤。
    此等暴行,究竟是剑仙,还是剑魔?
    我等无与雪月为敌之念,只求一个满意答复,如若不然,昭告天下,令江湖各门共判之!”
    念完信,司空长风满脸疑惑:
    “方平和寒意也讲了南诀一战,别说百姓了,就连天牢里的犯人都未伤一个。”
    以他对剑的操纵力,司空长风自然相信,李寒衣不是为这种事说谎的人。
    如此一来,那便是这三位刀仙说谎。
    “呵呵,有意思,用这种手段施加压力么。”
    司空长风轻笑一声,当即展纸回书:
    “剑仙与剑魔,还轮不到尔等刀仙评定,
    苏昌河为魔,本当诛之,摘月君与之为伍,是否也称刀魔?
    此书仅代表雪月城三城主,若有疑虑,请三位当面来论!”
    卷信入竹,飞鸽传书。
    望着信鸽消失在天际,司空长风若有所思,自语道:
    “具体怎么处理,等方平回来再说好了......若他又往南诀,寒衣性格太易冲动,还是得我跟着。”
    ......
    另一边,剑心冢,一束金光落在剑阁旁边。
    李素王察觉熟悉的气息,立刻相迎而出,只看了一眼,险些原地爆炸。
    “这......你怎么敢的啊?!”
    只见李寒衣浑身遭金线束缚,口塞金团,口水自嘴角溢出,滑至下巴,经由玉脖,略微浸湿衣襟。
    方平拱手道歉:
    “抱歉,老爷子,李寒衣倔强不来,只好动手绑了。”
    李素王急切摆手:
    “有和我道歉的功夫,不如多给寒衣说几句好话。”
    闻言,方平转头看向李寒衣。
    一双明眸杀机毕露,眼底藏泪,似欲杀人,两颊羞红,同脂粉上脸。
    李寒衣恼了,自己堂堂雪月城二城主,曾经的雪月剑仙,竟以口水染脖,何时有过此等丑态?
    方平嘴角微抽:
    “对不起,毕竟老爷子想见你,他让的。”
    李素王扭头进了剑阁。
    李寒衣眉头紧皱,眼神示意他解开金光咒,否则要被别人看到了。
    方平又轻轻点头:
    “我道过歉了,你不会动手吧?”
    李寒衣眉头舒展,轻轻摇头。
    “呼,那好。”
    方平手一挥,金线顿时消散,李寒衣恢复自由,同时解放的,还有那——铁马冰河!
    “铮——!”
    寒剑出鞘,似铁马踏碎冰河。
    “大胆木头崽!受死吧!”
    方平:“6。”
    一道金光起,方平顿时踞身天穹:
    “就知道你来这一手,还好早有准备。”
    李寒衣眉眼一厉,踏空起飞,一剑递出。
    逍遥天境可短暂乘空飞行,但不比金光咒持久,没多久就被方平甩开了。
    “别追啦,多陪陪老爷子~”
    方平的声音渐远,李寒衣自知追不上了,便回身一剑,将前者住过的小木屋掀飞。
    方平嘴角猛抽:
    “我靠,你以前也住过好不好,当真无情。”
    “哼,有种别回雪月城。”
    李寒衣收剑落回剑阁,来都来了,索性和外公待上几天。
    爷孙两人品茶望云,李素王忽问道:
    “你怎么看方平?”
    “一个字,贱。”
    李素王微微一愣:
    “呃......若是两个字呢?”
    “贱人。”李寒衣干脆回答。
    “三个字呢?”
    “贱剑仙。”
    李素王呛了一口温茶:
    “寒衣,儒剑仙说你们二人心结情愫,但方平刚满十八,你与他相差十二岁,怕是......”
    这次轮到李寒衣抢住了。
    她撇头看向一边:
    “外公,别听他瞎说。”
    这天,在剑心冢观摩铸剑术的谢宣,被连夜撵了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神豪:趋吉避凶〕〔女主渣浪大型修罗〕〔朱寿〕〔两家人一起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