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暗河最后的剑,不过尔尔
    无声息的,阁门敞开了。
    方平朝里望去,阁内漆黑空旷,缥缈如烟的细纱幕布层层相叠,给人以虚幻感。
    正如它的名称一样,星落月影。
    除此之外,最明显的,便是一条条下垂的白绫,以及白绫下端坐的老大叔。
    “苏喆,”李寒衣淡淡开口。
    “都这么长时间了,雪月剑仙还记得我,荣幸难当啊......”
    后者嗓音沙哑,似与李寒衣认识。
    当年魔教东征时,暗河意外的站在北离一方,派三十二蛛影团加入战场。
    而苏喆,正是带领杀手团的傀。
    李寒衣与苏昌河、苏暮雨相识,也在那时。
    “都是过去了,”李寒衣冷淡道,“现在是敌人。”
    苏喆缓缓起身,轻抚下垂白绫,追忆往昔故人,他抽出斑驳长剑,久经沉淀的煞气瞬间弥漫。
    方平鼻子不自觉一动,开口道:
    “好浓的杀气,前辈定杀了不少人吧?”
    苏喆呵呵一笑:
    “什么杀气,不过是剑下亡魂催我入黄泉......的确是杀了不少人呢。”
    方平轻弹剑身:
    “那便好,杀你不算错杀。”
    双方剑意起势,真气碰撞如风鼓,阁顶白绫束如绳。
    对峙之际,李寒衣忽然开口:
    “苏喆,当年你为救大家长,受了不轻的伤,还有当初的实力么?”
    身为暗河的傀,本要继承大家长之位,苏喆因救援大家长,修为跌落,且放弃了代价颇大的治疗。
    这才让苏暮雨以暗河第一杀手崭露头角。
    苏喆掏出一支小药瓶,将粉末悉数服下:
    “恢复功力的方法一直有,我不屑用罢了......但现在,我是暗河最后的剑,再不出鞘,下次只能等被别人挖出来了。”
    李寒衣眼神一凝,吐出三个字:
    “绵阴粉。”
    苏喆服下药粉后,外形并无任何变化,眼神却清明了许多,如血锈般煞气也好似活了。
    他的修为正在恢复。
    “只说对了一半,绵阴粉能让我无视痛苦,关键是另外的成分......
    凡事都有代价,反正是最后一战,用就用了。”
    方平抬起龙渊,左手掐诀,口念金光,将神咒附于剑刃:
    “暗河,到今天便结束了。”
    苏喆“唰”的转过头来,阁内顿时煞气翻涌,似要将方平淹没:
    “就你杀了昌河?”
    方平轻笑一声:
    “我只记得斩了一头阎魔,他也叫昌河。”
    后辈惨死,而凶手就在眼前,苏喆作为苏家人,自是怒不可遏!
    “我暗河长存百代,毁于你手,老夫要你一双手不过分吧!”
    苏喆暴吼一声,整个人急袭而来,空间中弥漫的煞气随之而动。
    方平略有惊诧,对方出剑时,煞气竟宛若实质,缠住自己手脚躯干,像镣铐般限制行动。
    “自在心钟!”
    眼看剑将至,方平果断施展防御神功。
    一口金色磐钟降下,恰巧挡住煞气一剑。
    只听“噹”的一声,苏喆后退三步,剑身颤抖不止。
    “好武功!”
    前者话音刚落,李寒衣便从侧面递来一剑,角度刁钻,取命一剑!
    苏喆反手甩出一柄银色小斧,击偏铁马冰河剑尖,又以一剑压之。
    同时,方平脱离金钟,龙渊横斩。
    两剑共夹,而苏喆只有一剑,他只能退。
    但曾经的暗河第一高手,选择了最震慑对手的打法。
    不退!
    不避!
    死战!
    内力外凝,长臂为剑,以凡人之躯,接龙渊一斩!
    斑驳旧剑格住铁马冰河,右臂则硬抗七星龙渊。
    刃身斩肉一寸,苏喆却似不痛不痒。
    方平压剑,却再难深入半分,不由得夸赞:
    “前辈好内功。”
    “滚!”
    苏喆忽怒吼,煞气冲膻中,方平和李寒衣同时被震退。
    “这里是暗河,我不可能退一步!”
    方平面色平静,势起圣灵剑法,淡淡开口:
    “不愧是暗河第一高手,是比入魔前的苏昌河强一些,
    前辈的内功领教过了,也该同暗河一起上路了。”
    “狂妄!”
    苏喆怒火中烧:
    “暗河传承数百年,想覆灭它,先付出代价再说!”
    说着,阁内煞气涌动,向斑驳旧剑汇聚,像铁锈烧着了似的。
    “死!”
    方平身不动心明净,龙渊化影,涛声如潮:
    “大河剑意。”
    绝代剑意翻滚,如涛涛长江水,于身周回旋撑起一尺领域。
    “噹——”
    苏喆饱含怒意的一剑斩下,煞气猛冲剑意,震鸣不绝于耳,阁内的白绫都裂成碎条。
    “喝!给我破!!”
    苏喆双手持剑,煞气再度暴涨,剑劲也大了几分。
    但仍斩不破那一尺领域。
    “一尺之内,人间无敌,”方平淡淡开口,“神游玄境奈我何?”
    “苏喆前辈......”
    “闭嘴!休要一口一个前辈,你算什么东西!”苏喆怒气更盛了,“老夫当杀手的时候,你还没出生!”
    方平嘴角一勾:
    “呵呵,我想说......我们有两个人喔。”
    话音刚落,一道至寒剑气破空而至,不偏不倚斩中苏喆后背。
    “剑名,雪满长空!”
    李寒衣连出数剑,在苏喆身上剜出七个碗大血洞。
    “滚开!”
    苏喆如豺反扑,攻势凌厉异常,李寒衣都不得不暂避锋芒。
    他一柄旧剑挥的如同神兵,加上绵阴粉无视痛楚,堪称人间兵器。
    方平嘴角微微勾起:
    “暗河最后的剑,确实很强。”
    “强弱之分毫无意义,能杀人才是强!”苏喆咆哮着回应。
    “但,前辈......时代变了,以凡人之剑杀凡人,终究是凡人。”
    闻言,苏喆攻势一滞,回眸看向方平,只见其浑身金光,刃附金龙,目光锐利如锋:
    “以凡人之剑斩神魔,才称剑仙之仙,
    前辈,我成功斩了一头魔,可你连魔都不如,
    我的意思是,暗河最后的剑,不过尔尔!”
    语毕,方平金剑长啸,龙出如虹:
    “剑廿二!”
    同时,李寒衣剑起月夕花晨,成绝杀之阵。
    数息后,星落月影阁安静下来,浓郁的煞气虽剑意飘散,苏喆残破不堪的躯体驻剑而立。
    “咔”的一声,剑断了,尸体也倒了。
    暗河灭了。
    方平掌出金光,拖着尸体丢入暗河,而后运起天道寻龙诀,淡淡开口:
    “还未结束,有一批暗河杀手跑了,寒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