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不用走了,都得死
    北离边境,金光划过。
    “三天了,情况怎么样?”李寒衣黛眉微蹙。
    天道寻龙诀搜寻目标,是范围由大不断缩小的过程,期间会感知目标大致方位,看到周边景象。
    方平通过咒寻老爷子、苏暮雨和无法无天等人,能实时知晓战况。
    他睁眼道:
    “交手有一阵了,出现第一批伤者,但有华锦在,问题不算太严重。”
    李寒衣点头:
    “嗯。”
    ......
    剑心冢,谷口里端,一个个伤者哀嚎走来,数道灵箓闪烁后,又状态饱满的冲入战场。
    华锦厌恶地望向剑阵,本能的痛恨暗河杀手。
    剑阵中光影闪烁,护剑师灵活穿梭其中,仿佛同阵法融为一体,以此抗击暗河杀手效果颇高。
    但随着时间推移,杀手们逐渐适应剑阵规律,外加击毁若干构阵残剑,剑阵快被攻破了。
    “铮——!”
    一声悠远的剑鸣荡漾全场,李素王内力化气,催剑阵而动,又将杀手们压了下去。
    “呵呵,不愧是冢主,身老难当,还有力一人催剑阵,”一戴着面具,手持短剑的中年人说。
    李素王瞥了他一眼,以及剑阵外蠢蠢欲动的杀手:
    “新傀么,剑一般,人也一般。”
    傀冷笑一声,眼中凶光毕露:
    “不是剑,是凶器!”
    语毕,两人突袭而冲,剑意撼动整片山谷。
    暗河杀手的武器,绝大多数由自身打造,称凶器,只为杀人而存在。
    当凶器断了,说明杀手之路也要到头了,如苏暮雨谢七刀一样。
    剑阵中,何去何从、无法无天作为最出色的一批护剑师,以双子剑阵抗击若干杀手,效果卓越。
    但面对杀手难以防范的阴毒凶器,打起来少不了吃亏。
    无天半边白袖染血,气息微乱:
    “如果方平哥在,这群老鼠才不敢如此放肆!”
    “我们是护剑师,守护剑冢的责任不要强加给别人,”无法开口,“这是我们的任务。”
    破阵之战打了这么长时间,所有人都累了,一旦阵破,缺少剑阵辅助,后果不堪设想。
    李素王忽然开口了:
    “方平给剑冢带来莫大声誉,我们既然在无形中享受了这份殊荣,那就该为之付出,
    这里是剑心冢,我们的故土。”
    无天微微点头......是啊,护剑师就是为剑心冢而战的存在。
    ......
    鏖战至第四天时,剑阵破了。
    残剑刃蹦,寒光炸裂,万锋腰斩,彻底失去了作用。
    护剑师早已疲敝不堪,少了剑阵助力,压力陡增,战线被逼退,华锦也持针加入战场。
    双子剑阵顶在前,死守谷口顶暗洪,冢主战天境,双臂难分力。
    李素王虽战力高强,但也仅有两条胳膊,拦住三名逍遥天境杀手,已是分身乏术了。
    为灭剑心冢,暗河出动了大量战力。
    然而,当剑阵被破时,慕家秘法师有了近身机会,各种诡阵法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无法、无天的双子剑阵也被斩断了,两人被困在不同的幻阵中各自为战。
    “噹——”
    无天甩剑,格开袭来的隐性飞刃,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出来!”
    阵内鬼影婆娑,回应她的只有一道道奇袭诡刃。
    无天分不清了,心想还有挥三剑的力气,若破阵失败,自己也结束了。
    “不知道无法怎么样了......”
    失神间,一道利刃奇袭而来,无声、无息,无影......先为佯攻,此乃绝杀。
    “叮——”
    就在杀手得逞之时,一柄长剑破空而至,将其钉死当场,诡阵当破。
    无天神情一怔,那杀手距离自己不到一米,却丝毫没察觉。
    而杀了他的那柄剑......看上去很普通。
    鏖战中的李素王若有所感,转头看向右侧:
    “万卷书...儒剑仙?”
    只见谢宣站在谷顶,背着标志性的大书箱,一脸儒雅随和之气:
    “正是在下,受司空城主所托,来支援剑心冢渡过难关。”
    说着,谢宣单手一招,万卷书飞回手中,顺带破诡阵救出无法。
    “好!”李素王大喜,一位剑仙级的助力,可太及时了。
    苏暮雨脸色一沉:
    “儒剑仙......意料之外。”
    “现在该如何?”旁边一人问道。
    “吩咐慕家人,让他们用秘术深入剑心冢,先把铸剑师全杀了...”
    苏暮雨眼神冰冷:
    “有剑仙在,这群护剑师很难杀,等铸剑师全死了,再合围而攻。”
    “是,这就去办。”
    可当慕家人踏入谷内第一步,一道剑气便横斩而来,在地上留下一道深刻沟壑。
    谢宣淡淡开口:
    “跨过此线,当斩之,不用妄想秘术能骗过我。”
    暗河杀手,最先提防的,不是他们强大的实力,而是杀人的心。
    一旦出现死亡,这场保卫战也就输了。
    ......
    在谢宣的支援下,剑心冢又坚持了五天。
    护剑师全部力竭,在后方接受华锦治疗,李素王和谢宣联手击杀一名逍遥天境杀手,战于最前线。
    “暗河这次真是铁了心啊,”谢宣略显疲惫,“明明也坚持不住了,非得拼命。”
    慕家秘法施加给两位天境杀手,能让其忘却疼痛,不知疲劳。
    傀双目骤缩,怒吼道:
    “今日,便踏平剑心冢!”
    李素王身上负了伤,叹了口气说:
    “这是我剑心冢的劫,儒剑仙,你走吧,已经够了。”
    若继续磨耗下去,所有人都得力竭而亡。
    谢宣摇头,还未开口,苏暮雨的声音却先传来了:
    “不用走了,不是喜欢帮忙吗?”
    “帮忙的,看戏的,都得死!”
    暗河几乎倾巢而出,只为灭一个剑心冢有些浪费,可外加儒剑仙的命......那就值当了。
    忽的,一道熟悉的声音降临:
    “是啊,不用走了,都得死。”
    闻言,苏暮雨神情剧震,这个声音......
    “吟——”
    没等暗河杀手反应过来,剑鸣龙吟转瞬而至,剑意横荡八方。
    “砰——”
    “咔——”
    傀和另一名天境杀手的凶器应声而碎,瞬间楞在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那一天〕〔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在逃生游戏里的Po〕〔神豪:趋吉避凶〕〔朱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