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此乃,天上一剑
    苍穹上,云之巅。
    方平御大河剑意,乘剑浪奔袭,往心中落雷山掠去,速度快到了极致。
    途中,他又使用一次天道寻龙诀,看大李寒衣身边的敌人又多了两人,一人持刀,另一人持诡异凶器。
    情况十分不利。
    “快,剑起!”
    ......
    另一边,李寒衣置身玄之又玄的境界,仿佛化身天地,思绪俯瞰万物。
    当看到方平赶来,她很高兴。
    但......
    下一刻,异变陡生,李寒衣思绪猛地坠落,竟突然掉出玄境,胸中气血翻滚,喷血三尺。
    见此,谢七刀大喜,只要入不了那神游玄境,剑仙也杀给你看:
    “杀神一刀!”
    李寒衣心一凛,用尽全身力气挥出绝境一剑。
    “嘭——”
    巨响炸裂,如铁马踏碎冰河,撼人心耳。
    李寒衣回身一剑,是风华绝代一剑,花海剑弧起,人旋如蝶舞!
    落雷山的寒气、半山花,乃至虹光杀意,皆卷入这一剑。
    掀飞了佛怒唐莲,折了十八剑阵,最后迎上那杀神一刀。
    “喝!”
    “铮——”
    剑鸣身颤,刀碎插泥。
    谢七刀看着手中半只刀柄,脸上不自觉浮现笑容,落魄道:
    “好剑,我输了。”
    “杀手不论胜负,只谈生死。”
    忽的,一道冷漠薄凉之声传来,李寒衣转头一看,眼神顿时凶狠:
    “暗河,大家长!”
    苏昌河一脸邪笑:
    “雪月剑仙,好久不见了。”
    李寒衣起身,即便真气不供,身躯颤抖,却仍英气十足,举剑指向大家长:
    “疯子,暗河!”
    苏昌河诡笑一声,缓步靠近:
    “不论如何,刚才那一剑当真是精彩,世人都说这江湖第一,要么是百里东君,要么是洛青阳,
    却不曾想雪月剑仙在临死前,也能一窥那神游玄境,可惜......只差一点。”
    “错,我早不是雪月剑仙了,”李寒衣剑身颤抖,“我还有一剑,这一剑,我会死,但你也要成残废。”
    苏昌河眼神冰冷:
    “呵呵,本就将死之人,换我残废?可笑!”
    语毕,苏昌河手掌浮现鬼影,宛如黑炎包裹,一掌袭向李寒衣。
    后者刺剑而出,与至邪阎魔掌相迎。
    一剑,李寒衣口嘴角涌血,伤口爆裂。
    第二剑,李寒衣如遭重击,白衣被染成血袍,两肩颤抖,不得不双手持剑。
    第三剑,苏昌河暴起,手掌黑炎欻欻:
    “我要暗河之水流入整座天启,淌遍整个江湖!”
    一声闷响,李寒衣倒飞而出,铁马冰河脱手,摔在地上印出人形血影,再没有拾剑的力气:
    “就到这里了......”
    苏昌河眼神阴翳,大步走来:
    “而暗河第一个淹没的,便是你!”
    世间至邪掌法,阎魔掌化作一道光轨,急速袭向李寒衣。
    后者没有哪怕一丝力气,已经将命交了出去,或者说......将命交给了那个人。
    下一刹那,邪气袭来,生死攸关间,天穹剑意大起,如破关浪涛般涌来。
    人未到,剑先至,龙渊长吟啸如虹,剑斩横秋八万里!
    七星龙渊如守护神般,径直挡在李寒衣身前,剑意如龙吼,阎魔尽散破。
    苏暮雨、谢七刀和唐家三老皆是一惊,抬头望天边,却看不清被剑气拥簇的是谁。
    “这是何人?”
    “从未见过如此剑意,莫非......”
    苏暮雨脸色一冷,口中崩出四个字:
    “青木,剑仙。”
    方平两臂一挥,剑潮如湍,涌向妄图再伤李寒衣的大家长。
    后者被剑意所惊,瞬间向后跃出半百步,大河剑意紧随而去,逼得六人只能闪避。
    方平落在李寒衣身旁,如神人降世,一道祝由术下去,帮其止住血,扶她起来时不由得一惊:
    “好重的伤......”
    外伤破口不计其数,内伤经脉紊乱,真气匮之,已经是半个死人了。
    方平立刻渡真气过去,帮其稳固伤势。
    “当心,他们很强...”李寒衣虚弱出声,“有唐门人,当心暗器。”
    方平一笑:
    “无碍,一尺之内,我的领域。”
    果然,唐门三老眼尖毒辣,趁方平给李寒衣疗伤之际,甩出六枚暗器,精妙得穿过浪涛剑气,直逼李寒衣。
    此行,李寒衣必须死!
    然而,暗器幸运的穿过层层剑气,唯独在最后一尺关头被弹开。
    三老继续尝试,可不论怎样都破不了一尺领域。
    “你杀了我弟弟,”苏昌河忽然开口,语气冰冷藏怒。
    闻言,方平揽着李寒衣转身,眼神漠然,充满死意:
    “不,不光你弟弟,你们全要死在这。”
    语毕,大河剑意如涛涛,裹尽杀意剑铮铮,如海啸般淹向六人。
    后者立即联手,撑起防御,在剑河中求得一丝喘息机会。
    苏昌河一边运起阎魔掌支撑,一边咬牙开口:
    “青木剑仙,呵呵,好吓人的眼神,就凭你也配动暗河?”
    “我们杀得了雪月剑仙,同样不惧你青木剑仙!”
    方平微微抬手,语气冰冷:
    “剑去!”
    剑气震荡,声叠如涛,大河剑意攻势猛涨,将六人防御层层撕裂,终破之。
    “休想!”
    几人各展神通,回身暂避锋芒,十八残剑、阎魔掌、唐门暗器,尽是绝世手段,可在大河剑意面前,不过蝼蚁尔。
    一剑浪落潮,除苏昌河、苏暮雨情况稍好外,其余四人皆被剑气所剐,跪地血涌不止。
    苏昌河捂着受伤左臂,声音陡冷:
    “暗河在王朝建立前便存在,百年来雪月城不敢动,无双城不敢观,
    那天启庙堂亦不敢轻易动暗河,你敢?”
    方平不屑地轻哼一声:
    “有何不敢,世上没有只准狗咬人,不准人反扑的道理!”
    “别人忌惮暗河,我不惧!
    这江湖所承认的暗,我不承认,这庙堂不敢填的河,我来填,天启雪月不敢杀的人,我来杀!”
    青木身畔剑意涨,剑气狂吟龙影绰,剑意杀意同临顶: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话音落,大河剑意猛涨十丈,铺天盖地,如云坠海般卷向六人。
    谢七刀瞳孔剧颤,视野所及,皆为剑海意潮,不免心生绝望。
    他提不起丝毫反抗之心:
    “呵呵,我的刀不过凡人之刃,这才叫...天上一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