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千城令?
作者:榴莲泡腾片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最新章节     
    华锦双手叉腰,直勾勾看着方平,颇有气势:
    “听闻你医人不用接触病患,是真是假?”
    方平擦了擦手:
    “当然是真,怎么了?”
    “没什么!”
    华锦目含疑惑,似要把方平看穿......这世上医人,怎可能不触碰病患就完成?
    她不信,这和师傅教的完全不一样,甚至和江湖上的医术都不同,可铸剑师们的身体的确好了不少......
    两者矛盾,几乎不可能的事。
    这时,又有一人前来求医,站在屋外说道:
    “小方啊,我这腰总疼,尤其上厕所的时候,家伙事儿也疼......”
    “应该是肾结石,进来我看看。”
    方平回应了一句,然后看向华锦:
    “你不信的话,就在旁边看着,别挡着大伯路。”
    “哼。”
    华锦轻哼一声,十分自然的进屋,找了张椅子坐下,目光一刻不移地盯着方平。
    心里暗暗下决定......哪有医人不用药,一定要找出他的破绽。
    与此同时,方平向大伯了解了病情,确认是肾结石无误:
    “脱掉上衣趴床上吧,马上就好。”
    “诶,好的,这病可折磨我老半辈子了......”
    华锦睁大眼睛,两条小腿离地晃啊晃,心想肾结石虽不是大病,但调理起来颇耗时日,需服用多种药草混合汤液,才可慢慢化去结石。
    大伯躺好后,方平找准结石位置,调运真气,念咒下祝由,灵箓微光绽,石破病灶散。
    刚趴下五秒,大伯忽感后腰一阵酸爽,忍不住呻吟出声。
    紧接着,便是前所未有的轻松:
    “诶,好像不疼了?”
    方平说道:
    “结石已碎,回去多喝水,都尿出来就没问题了。”
    “哎哎,好,太好了,”大伯一身轻松下地来,“我这辈子没这么爽过。”
    双方谈了几句,大伯刚欲告辞离开,华锦忽然跳下椅子:
    “等一下,让我看看!”
    “小神医?”大伯有些意外。
    没等他反应过来,华锦一只手已贴了上去,左右捏了几下,而后一脸不可思议:
    “......真的没有结石了。”
    大伯离开后,华锦还是不愿相信,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哼,我等下一个病人!”
    方平笑笑不说话。
    很快,又有几位病人陆陆续续上门,华锦睁大了眼睛看,蹲在方平身旁瞧,十分认真。
    可渐渐地,她表情变了,多了几分疑惑与迷惘。
    她亲眼看到,方平画符念咒,将病人私处的疾病转移至后背。
    亲眼见,方平念咒止住了肚子疼。
    他甚至能让秃头再生发......
    关键是,医治过程中,方平极少触碰病患,且没开一副药。
    唯一让病人吞下的,是一张画着符的黄裱纸。
    日落西山,没有人再来问诊了。
    方平问道:
    “可看出什么了?”
    华锦坐在椅子上有些失神,喃喃道:
    “你这不是医术......不,能救人的,就是医术。”
    今日一幕,对华锦冲击不可谓不大,且又一次让她意识到,江湖之大,无奇不有。
    方平淡淡开口:
    “回去睡吧,今天应该不会有病人了,想看明日再来。”
    华锦呆呆走出小屋,在方平关门前,忽然又折返回来:
    “我想和你学!”
    她忽然想明白了,自己不该失落,江湖上有这样神奇的医术,乃江湖之福禄,己身之机遇。
    “为什么想学?”方平问。
    “我要成为比师傅更厉害的药王!”华锦掷地有声,“援求医病患,举济世大旗!”
    只要能救人的医术,都值得学习!
    方平点头答应:
    “可以,明日来找我。”
    “我不白学你的!”华锦叉腰道,“你想要什么,说吧。”
    方平微微一怔,心想这小神医还挺有原则,但光凭她给老爷子解闷就足够了,无需外物。
    但华锦态度强硬:
    “不行,你教我东西,必须收报酬!”
    她思来想去,方平是剑仙,不缺名利钱财,医术又如此高明,用不到自己那些知识,那只有一样了......
    “我教你用毒!”
    方平刚想婉拒,华锦便先出声打断:
    “你教我,我教你,很公平,
    另外,给你三次用我的机会,不论那人是谁,在哪,身患何病症,我一定去救!”
    说完,华锦小跑离去。
    方平感叹:
    “当世之医,求术专精,心如玲珑,大幸矣。”
    ......
    第二天,方平为进一步扩大影响,达成‘医仙第一步’,在小屋开摆义诊。
    华锦从旁辅助,求学祝由术。
    “所以,要从哪里开始?”她有些迫不及待。
    方平沉吟发问:
    “你......认得字吧?”
    “当然,任何医术典籍,我只需看一遍,便可过目不忘!”
    方平略显惊讶,这样也好,学起来很方便。
    “首先,祝由术,有病以祝为由,移精变气去之,无假于针药也,
    你先将这几套符箓全部背下来,对应咒语要会念,画符要准。”
    “明白!”华锦点头,“我也写了本书给你,用毒的!”
    随后,两人边义诊,边学习。
    华锦不愧过目不忘的神童,仅一上午,就将方平嘱咐的任务学完。
    “接下来了,只要对症念咒就行吗?”
    “非也,接下来才是核心。”
    方平摇头,认真讲述:
    “记住,画符心要诚,念咒不可诨,当以黄裱纸,真气录大千!”
    华锦认真倾听,方平专心授业,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
    傍晚时,华锦对方平一鞠躬:
    “谢师傅,明天也拜托了!”
    方平望着她的背影感叹:
    “小神医,天赋了得。”
    华锦第一天学祝由术,已经会使用治疗感冒、鱼刺卡喉咙的咒语了。
    假以时日,必成大神医。
    ......
    两人义诊的第三天,华锦使用第一次祝由术,成功治愈一例疟疾。
    第七天,华锦的祝由术大为长进,能帮方平分担三成的义诊。
    第十天,华锦画符不再需要黄裱纸,同方平一样,能做到虚空画符,只是速度稍慢。
    第十五天,剑冢内铸剑师的大病小病,都好的差不多了,义诊病人大幅减少。
    “哎,今天人也太少了,”华锦叹气,有精力无处用,“师傅,我是不是快学完了?”
    方平呵呵一笑:
    “治常见病的符箓咒语都会了,还有些治疗罕见症的秘法。”
    闻言,华锦眼神闪烁,正欲讨教一二,却听天空传来爆响。
    两人循声看去,只见,苍穹火光迸射,爆炎经久不息,炸响如雷似钟。
    那是一支烟花,火光消散,黑烟滞空,将“雪月城”三个大字印在天上。
    方平脸色凝重:
    “我改良后的千城令!”
    雪月城有人遭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