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那便让其死在这木剑下
    李寒衣走了,方平拱手相送。
    问剑青城山,不单单磨炼剑术,主要是为完成任务:
    【任务一:‘道剑仙之缘’,问剑青城山,不败之】
    【完成奖励:半步神游玄境!】
    【任务二:‘无双城之心’,问剑无双城,大胜之】
    【完成奖励:蜀山御剑术!】
    御剑术尚可平替而习,但修为无可替。
    方平果断选择第一个。
    “正好,有剑仙陪同,一路上也方便!”
    李凡松起身跳下赤兔,拍了拍驴臀说:
    “路途遥远,剑仙请上。”
    方平婉拒道:
    “不必了,赤兔驴配战神,还是你来吧。”
    硬等三月接一剑,无量折,人摧残,这人的确有些东西。
    ......
    青城山路远,三人傍晚途经一小镇,便在此歇息。
    在客栈大堂中点了半桌菜,方平和两道士吃着晚饭,随口问向飞轩:
    “路上看你玩币,会占卜?”
    “当然,”飞轩满嘴油光,点头回应,“哪有道士不会算卦的?”
    方平搁下筷子:
    “听闻青城山道法紫薇望气,道眼寻龙,给我来一卦试试?”
    “可以是可以,但算命窥天道,越算命越薄,而且青城山只管卜卦,不管解,
    若前辈愿意,小道现在就能起卦。”
    为途中避免喧闹,方平特意让两人改了称呼。
    “请。”
    飞轩抹了把油嘴,掏出二币,交由方平。
    后者掷之,得老阴。
    再掷,的少阴......
    三番下来,上爻已出,方平问道:
    “我这卦象,是好是坏?”
    飞轩摇头:
    “卦象不全,尚不断言,即便六爻出五,也无绝对吉凶之象。”
    李凡松却一脸呆滞地望着窗外,拍了拍飞轩肩膀:
    “师傅是这么教没错,但这一卦......可不同往日一论。”
    “小师叔,论剑术我不如你,但道法......啊这?”
    飞轩刚转头准备说教一番,就见天临异象,不由得张大嘴巴:
    “小师叔,这是师傅说的那个吧?”
    李凡松僵硬点头,咽了口唾沫道:
    “云卷如空梭,中日居风眼,金光如炬,无远弗届!”
    “武道气运大盛者!”
    方平同样望向窗外,昏暗的天空云卷云舒,太阳早就西斜,却有一道光辉笼罩客栈周围。
    飞轩和李凡松同时向方平拱手:
    “前辈乃武运昌隆大盛者,注定能于武道长行!”
    方平微微一笑,示意飞轩可以结束了。
    后者刚收起二币,漫天异象顿时消散,上穹又恢复冷清暮色。
    同时,客栈又迎来七位客人。
    “小二,把中午预定的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得嘞!”
    方平看了他们一眼,就知道这几位是南诀人,大背弯刀,刃薄身宽,言语粗犷。
    七人似乎遇到了好事,落座后仍意犹未尽地讨论着。
    “嘿,这小地方的算命瞎子还真有俩把刷子,居然能算出来石哥身上有大武运!”
    “啧啧,当时以为他讲胡话,正要掀他摊子,结果天降异象啊!”
    石天材痛饮一大口酒,表情颇为享受:
    “等送完这一单,老子不干了,回去和师傅专心学刀!承大武运!”
    随后,菜品上齐,七人开始胡吃海喝,大吹南北。
    显然,他们误会了什么。
    飞轩摇头,悄声道:
    “啧啧,小师叔,你说这算不算狐假虎威啊?”
    “管那么多干嘛,让人家开心开心得了。”
    方平也懒得管,他们爱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但石天材觉得光喝酒不尽兴,大手一拍木桌,吼道:
    “小二,今晚全场的账,由算我头上!高兴!”
    李凡松眼睛一亮,这可是意外之喜啊,连忙加了几道肉菜:
    “小二,再炒一盘梅花扣肉、笋干猪蹄儿......”
    “小师叔,可别贪小便宜。”
    正说着,南诀一人靠了过来,举着两碗酒水:
    “来,敬你们一碗!”
    李凡松和飞轩连连摆手:
    “好意我们心领了,门规不能喝酒。”
    南诀人当即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
    “什么破道士,还不如那算命瞎子上道呢!”
    说着,他又把碗递给方平:
    “你不是道士,总能喝了吧?给个面子,今天高兴高兴!”
    方平才十七岁,剑心冢也少酒,自然滴酒不沾,同样婉拒了。
    一连敬酒两回无人接,他刚要发作摔碗,石天材忽然打住:
    “罢了罢了,毕竟这是在北离,老嫂子不喝酒,也别为难不是?”
    接连两次侮辱,李凡松和飞轩当即怒气上脸。
    方平示意两人稍安勿躁,在店里打架可要赔不少,不如偷偷点些好菜、贵菜带走得了。
    石天材见三人不做声,又看方平系着一柄木剑,轻蔑出声道:
    “南诀兴刀,北离习剑,是地域差异,但耍木剑倒头一次见。”
    “请问这位公子,行走江湖要一柄木剑作甚呐?”
    石天材手下抢着回答:
    “当然是冷时烧火,痒时抓背啦!”
    “老嫂子提不动铁剑,佩剑当然要用木剑喽~”
    李凡松忍不住了,语气不善道:
    “一群土老帽,假借天象,自认武昌,被骗了都不知道!”
    石天材笑脸摇头:
    “嫉妒,武运承我身,耍剑的要耍不起了?”
    方平忽然瞪他一眼,凌厉如剑的眼神让其话声一滞,忘了下一句要说什么。
    “走了。”
    “我看你敢离开客栈半步?”
    石天材暴起,将大刀插入地板,仗着自己武运加身,咧嘴威胁道:
    “请你们吃饭,一份回礼都没有吗?”
    话音刚落,客栈外又响若干马蹄声,短短三秒,十几名南诀刀客便将客栈包围。
    振刀作响,以示威胁。
    他们不知哪来的黑篷布,用竹竿一挑,将客栈门窗全罩住。
    石天材凶相毕露,咧嘴一笑:
    “呵呵,真以为本大爷好心,要请你们吃饭啊?”
    这是在北离押镖的最后一天,不抢白不抢!
    今日图财害命,翌日驰骋江湖!
    李凡松立即起身:
    “前辈,让我们来!”
    方平起身,让李凡松退后:
    “不,我来,他们不屑北离剑,辱我木剑,那便让其死在这木剑下。”
    闻言,石天材忍不住笑喷了:
    “啊?这就生气了?我没听错吧,木剑?”
    “你特么要能用木剑把我杀了,我直接倒立吃屎!”
    方平无言,一剑递出。
    剑意迅席卷,身首瞬分离,人柱血泉涌,两眼死不瞑。
    一剑,斩下三人头颅,其中便包括石天材那颗,他甚至连抬刀的机会都没有。
    方平淡淡开口:
    “还有谁想骗吃骗喝?”
    江湖打劫,习惯断祸根,一口不留,方平自然也不会放走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