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剑之洪流与花海之舞,真是绝美的两种剑法
作者:榴莲泡腾片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最新章节     
    【恭喜,任务‘至尊黄金棺’已完成!】
    【获得:满级自在心钟神功!】
    瞬间,方平躯体涌现一股至纯能量,身体素质大幅提升,将这门防御神功完全掌握。
    方平内力一动,在指尖释放缩小版自在心钟。
    登时,佛光溢出,梵音缥缈。
    小小金钟在掌间旋转,方平用剑气所割,无法在钟上留下划痕。
    其硬度由此可见一斑。
    “好神通。”
    方平微微一笑,收了自在心钟神功。
    看向新的任务:
    【任务一:‘江湖产业第一回’:开店,并小有成就,口碑上佳】
    【达成奖励:上古秘术——祝由术,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中医仙门,书符之愈)】
    【任务二:‘大龙象之奥妙’,习得青城山传承道法——大龙象力】
    【达成奖励:千本针(暗器)】
    方平稍作思考,决定做第一个任务。
    开店取得小成就,与学习道法明显前者更容易,大龙象力即便想学,道士们也不一定愿意教。
    从奖励看,医术与暗器,前者的优先级高一些。
    暗器作为攻击手段,有太多可替代的选项,而医术没有......
    “该开个什么店呢。”
    方平悄声自语,盘算着干什么才赚钱。
    与此同时,无心踏空起飞翔,跃出高墙入云端,豪诗一首波澜阔,泪别众人语声残:
    “盼,与君重逢!”
    “盼,与君重逢......”
    萧瑟、雷无桀等人望着远去的白衣身影,下意识出声。
    此去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司空长风说,“你们都要去哪?”
    雷无桀嘿嘿一笑,指着萧瑟和唐莲道:
    “枪仙前辈,我跟大师兄、萧瑟一起去雪月城!”
    司空千落抱着长枪:
    “我当然也回雪月城去!”
    无禅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小僧就在寒水寺。”
    司空长风点头:
    “行,那就一起去......雪月城!”
    众人动身,见方平已经在寺门等着了,身后还背着黄金棺。
    “剑仙我来,我来背!”雷无桀自告奋勇,“这种粗活让我来就行,还能锻炼身体!”
    方平眉头一挑:
    “你确定?这棺材可不轻,到了雪月城你还有力气闯阁?”
    “呃......有点道理。”
    随后,众人启程。
    ......
    不日后,一行人抵达雪月城。
    方平称与李寒衣有约,背着黄金棺告辞,司空长风去解决公务。
    另外四人则在雪月城闲逛。
    “那就是登天阁吗?”雷无桀两眼冒光,“我也要登顶!”
    在路上,司空长风把方平闯阁的事情讲了又讲,什么闯阁如喝水,一步三层楼,一掌断江不可阻,掀起阁楼三四层......
    最吸引雷无桀的,当然是问剑雪月剑仙,将其打服,不愿再称剑仙的成名之战。
    “我也要问剑剑仙,然后打败她,再然后......”
    再然后,带她回去见雷轰师傅!
    ......
    雷无桀闯阁之时,方平把棺材摆在院子里,移植了些花花草草。
    “挺好。”
    “轰轰——!”
    登天阁方向传来爆响,雷无桀手持杀怖剑,通关一层又一层,还未完全修缮的阁楼摇摇欲坠。
    司空长风握拳叹息:
    “我的楼啊,下次非得改建成铁的!”
    “一个个的,不是自己东西不心疼是吧,李寒衣、方平、雷无桀......
    必须告诉蛛网,雷家人和剑心冢出身的格外小心!”
    “三城主,说我呢?”
    忽的,方平落在司空长风身旁。
    后者吓了一跳,而后冷哼一声,毫不避讳道:
    “是说你们那一家子,好像损坏别人劳动成果很有趣似的。”
    “还有,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
    方平笑了笑,转移话题道:
    “三城主,雷无桀已经闯到十四层了,守阁人是谁?”
    “哼哼,我女儿,”司空长风摸了摸胡子,略带骄傲,“雷无桀那小子,怕是打不过千落呐。”
    “可第十四层并未传出打斗声。”
    “或许,两人在聊天?”
    司空长风语气淡然:
    “等等吧,我女儿的枪可不简单。”
    下一刻,雷无桀居然上了十五层,与雷家雷云鹤打起来了。
    同时,千落的声音却在街道上响起:
    “可恶的萧瑟!雷无桀他都上去了,我现在去有什么用?”
    为帮雷无桀一把,萧瑟专门缠着这位“守阁人”:
    “既然没用,那便不去。”
    “你......!”
    司空千落气坏了。
    “轰!”
    一声炸雷,登天阁十五层如遭雷击,被轰出焦黑巨洞,雷云鹤如飘飘出尘之谪仙,乘驾白鹤离去。
    紧接着,雷无桀仰天高吼,问剑雪月剑仙,叫了几声没反应,又改口李寒衣。
    司空长风跺脚,愤愤然道:
    “看,我说什么来着,又是一个拆我楼的雷家人,亏他还是守阁长老!”
    方平:“......”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枪仙还挺不容易的。
    另一边,李寒衣终于出现,并狠狠地修理了一番雷无桀。
    当然,楼又塌了。
    司空长风:“啊啊!李寒衣,我跟你拼了!”
    ......
    夜里,李寒衣不出意外的找上方平,日常试剑。
    “听说在于阗国,你使了一招新剑法?”
    与大觉一战已过去二十余天,消息自然传到了雪月城。
    方平点头:
    “嗯,叫万剑归宗。”
    李寒衣向后一跃,举剑道:
    “来,万剑归宗,予我一试之!”
    “剑名,月夕花晨!”
    “剑名,万剑归宗!”
    这一夜,雪月城所有剑刃不翼而飞,所有花瓣被裁成三份,在夜穹舞了一遭后悄悄归去。
    百里东君饮酒咂嘴,称道:
    “剑之洪流与花海之舞,真是绝美的两种剑法。”
    ......
    “确实是好剑法。”
    试剑后,李寒衣点头评价,发现自己与方平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自己练剑的同时,他也在不停的感悟剑道,像比赛似的。
    李寒衣目光一瞥,注意到那只黄金棺材,问道:
    “这东西怎么在你这?”
    “没人要,我拿来种花。”
    李寒衣轻哼一声:
    “也不嫌弃晦气......对了,我收了个徒弟,你要不也收一个?”
    “看谁的徒弟先成剑仙。”
    方平嘴角一抽:
    “见面不要光论攀比,谈些其他的?”
    闻言,李寒衣鼻尖一挑:
    “我和你谈什么?”
    “比如,以前。”
    “以前玩的木棍?”
    “是木剑!”
    方平无语扶额:
    “对了,还有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