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万剑归宗!剑来!VS顶级金刚伏魔神通!
    方平内心微叹,不等他开口,雷无桀就抢先介绍道:
    “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青木剑仙,十七岁便入逍遥天境,雪月城第四城主!”
    “哦?传得沸沸扬扬的青木剑仙,就是你?”
    瑾仙眉头一挑,略带欣赏之意:
    “可惜,若在平常,定要展望剑仙风采,
    可今日有要务在身,青木剑仙不会让我难办吧?”
    方平微微一笑,有意看了眼唐莲和司空千落:
    “当然,只要不干扰我的任务。”
    瑾仙立即会意,回以微笑:
    “那便好。”
    之后,便是无心的主场,和‘故人’交谈,与瑾仙交手,场面好不精彩。
    方平对此毫无兴趣,但听萧瑟和雷无桀在一旁交谈,说那玉冠男子本名沈静舟,江湖上有名的风雪剑,也是一位逍遥天境的剑道高手。
    于是,借着无心和瑾仙交手,方平细看那风雪剑的一招一式,一拨一挑,加深剑道领悟。
    忽然,瑾仙停手不打了,带着手下匆匆离去。
    雷无桀挠了挠头,一脸懵:
    “他怎么忽然就不打了?奇怪,难道被无心的禁术武功吓退了?”
    萧瑟双臂环胸,懒散道:
    “谁知道呢,也可能被你吓走了。”
    “......”
    方平看了眼萧瑟,觉得这人不简单......刚才在打斗中,瑾仙瞥了他一眼,就立马收手离开了。
    随后,无心委托故人与法兰尊者,不日后举办一场法事,接着跳墙离开。
    ......
    等待的三日中,无心拉着雷无桀打拳,方平则从唐莲、司空千落口中了解不少江湖事,对这世界的认知更进一步。
    方平看向黄金棺,思忖道:
    “现在这样,黄金棺是否还有用?”
    “这......”
    唐莲欲言又止,看了眼无心的方向:
    “我也很难判断,但已修书回雪月城,师尊会告诉我怎么做的。”
    “我倒是觉得没用了,”司空千落撑着脸,“棺材本用来装无心的,可他现在能自己走,要棺材还有什么用?”
    方平笑了......没人要棺材,那我可捡走喽?
    这时,三百僧人登山上庙,围坐在一起开始作法。
    经文念诵声愈来愈统一,声音越来越大,一股威严的能量蔓延开来。
    同时,无数金光梵文浮现,以三百僧人为阵,缓缓旋转升空,三百道声音汇聚为一,如天国梵音。
    另一边,无心在寺庙中,取出无比珍贵的舍利,见了老和尚最后一面。
    司空千落双手叉腰:
    “无心明明重情重义,却这么多人想害他,控制他。”
    “罗刹堂三十二门禁术集一身,随便一门都能在江湖引起不小的轰动,”
    唐莲若有所思:
    “他们要的不是和尚,是得到他后的利益。”
    不一会儿,无心同萧瑟、雷无桀走出庙门,前者眼睑微红,似乎哭过了。
    忽然,坐在凉亭下的无禅弹起身来:
    “大觉禅师他们来了!”
    因无心这一路变数太多,九龙门有些坐不住了,竟直接找来了。
    罗汉结阵,显然要做个了结。
    “轰——!”
    一个不留神,雷无桀竟提着杀怖剑冲入阵中,与其中一位罗汉缠斗起来。
    唐莲眉头一皱,也立刻赶了过去。
    没多久,雷无桀不敌,从阵中倒飞而出,重重摔落在地。
    “今日,不会放你们走的,”大觉闭眼凝声道,“无心,你还是老实和我们走罢。”
    后者邪魅一笑,主动进入罗汉阵:
    “大觉禅师,你可知我师父他为何入魔?”
    “呵呵,当然是因为你!”
    罗汉阵相位变化,怒目金刚、悲悯金刚移形换位,在半空滑出道道光轨,一拳一脚猛击无心。
    后者双眼一凝,一只虚幻金钟浮现,挡住罗汉们的迅猛攻击。
    随后,无心双眸流转,流露妖异紫光,施展禁术反击......
    萧瑟抱着胳膊,自语道:
    “自在心钟神功,这和尚。”
    方平闻言,立即看向无心身周的金钟......防御神通,确实不错。
    下一刻,无心令六罗汉陷入幻象,逼得大觉不得不出手。
    只见大觉禅师肌肉虬结膨胀,皮肤转为金黄色,孔武生猛有力,如伏魔金刚罗汉。
    “无心,你这妖魔!忘忧因你入魔,世人因你而惶,还不知悔改!”
    无心眼神一愤:
    “错!是你们逼他入魔!”
    两人怒喝,皆向对方猛冲而去。
    “金刚伏魔神通,金刚不坏,”萧瑟淡淡开口,“本相罗汉阵将六人内力聚于大觉,无心很难。”
    话音落位,无禅一脸急迫的冲了过去:
    “师傅,无心不是魔!”
    “降妖伏魔乃天下之正,连你也分不清吗!”
    化身金刚佛陀的大觉声音如洪钟,一拳砸向无禅,后者顿时飞出二十余米。
    见无心被打得节节败退,唐莲内心犹豫不止,无关任务,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忽然间,一柄银枪从身边擦过,直指大觉:
    “呸,正邪不分,我看你才是邪!”
    司空千落入阵,语气凌厉,银枪挥舞,击中大觉竟溅出点点火星。
    “雪月城!”
    大觉怒吼一声,金刚之拳猛挥,司空千落难承巨力,连人带枪后退三十步。
    她倒退之际,一道身影与之擦肩而过,同时过去的,还有数枚暗器。
    正是唐莲。
    大觉双目愤愤,挥拳逼退唐莲:
    “唐门,雪月城!为何都要拦我,诛杀邪魔,何错之有!”
    唐莲正色道:
    “大觉禅师,你过激了,这样下去......”
    “住口!”
    大觉吼声打断,闭目运功。
    其身后六位罗汉似察觉什么,立马出言:
    “不要啊......”
    话没说完,六罗汉内力被强行抽走,直接昏了过去。
    而大觉力量再上一层,恐直逼逍遥天境。
    “来!都要拦我诛魔,那尔等便皆为魔!”
    “金刚伏魔神通!”
    大觉身形再次膨胀,压迫感倍增。
    “无心!一切以你而起,邪魔当诛!”
    大觉速度暴涨,声音未到拳先至,无心被砸入墙中,而后是无禅、唐莲......
    “大觉禅师的状态不太对呀,”司空千落驻枪而立,“像是......魔。”
    萧瑟面色略带凝重:
    “大觉,应当是走火入魔了。”
    说话间,大觉忽然袭来,怒目一拳,径直砸向司空千落面门:
    “雪月城助邪魔,当伏!”
    后者下意识躲避,却被大觉煞气震慑,双腿一软险些摔倒。
    见比灯笼还大的拳头愈近了,司空千落脸色一白:
    “阿爹......”
    危急时刻,一只木剑竟横在大觉与司空千落之间。
    “铮——”
    剑鸣起,剑意涌,原本脆弱不堪的青木剑,在方平剑意的裹挟下,宛如神兵利器,轻松挡下大觉一拳。
    唐莲看准机会,拉着司空千落迅速后撤,并抱拳道谢:
    “多谢剑仙出手相救。”
    方平没回话,大觉倒先忍不住了,怒火中烧地咆哮:
    “你又是何人,也要拦我?这寒水寺是邪魔窟不成!”
    方平孑然而立,语气淡然:
    “算不上拦,但你对他们出手,那便不行。”
    大觉双目染上一抹癫狂,摩拳擦掌道:
    “管你什么魔,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还北离一个朗朗乾坤!”
    方平笑了:
    “那么问题来了,你走火入魔,算不算魔?”
    “你自己,当不当诛?”
    大觉怒哼一声,举拳冲来:
    “伶牙俐齿的小鬼头,找死!”
    方平抬手招来青木剑,反握在手,以剑柄应敌。
    “噹——!”
    剑意带动剑罡,重击大觉腹部,发出洪钟般的声响,将其打退百米。
    “喝啊!”
    大觉怒吼,再度暴起,身后浮现巨大的金刚虚影。
    钟鸣无端起,梵音下天来。
    “邪魔受死!!”
    方平脚尖一踮,踏着青木剑立于五百米空中,瞥了眼山下城中的熙熙攘攘。
    而后右手朝城一招:
    “万剑归宗!剑来!”
    “叮——”
    “铮——!”
    “嗡嗡——”
    城中侠客、剑阁主、镖师等人皆神情一怔,瞪大眼睛盯着佩剑。
    自己的剑......为何无故震鸣吟叫?
    大街上剑客们楞在原地,低头看着剑,又抬头环顾,周围全是一脸懵逼之人。
    “铮——”
    下一刻,一柄利剑脱鞘而出,受冥冥指引飞向山头。
    拔剑铮铮响不绝,寒光道道灼人眼。
    漫天剑刃如乌云压境,覆盖半座城池,一齐向某处汇聚。
    “我的剑,回来!”
    “收!”
    也有剑客尝试引剑归来,但根本无济于事,转眼间,连剑都找不到了。
    “到底是何人在此御剑......五剑仙?”
    “可没听说哪位剑仙能御剑上万柄啊。”
    “这何止上万柄啊......”
    众人仰头感叹,眼中满是震撼之色。
    另一边,万剑卷于天,受方平引导悬于山头,直指金刚佛陀。
    “邪不胜正!”
    面对上万柄飞剑,大觉不惧,身后的金刚佛陀虚影光芒大绽,挥出撼天动地的一拳。
    万剑归宗,对走火入魔的金刚伏魔神通,威势滔天,山岳震动。
    无心和无禅相视一眼,立即带着雷无桀等人,及六位昏迷罗汉撤离,以避剑仙之威。
    万柄寒剑如吞天,金刚不坏掌佛光烁!
    两股极强的力量碰撞在一起,最开始为叮叮噹噹金戈相交之声,途中转为爆鸣闷响。
    最终是一道经久不息,让人误以为耳鸣的剑吟之声。
    云彩倒卷,紫电闪烁,宛如天劫。
    待声势渐歇,山上已破败不堪,到处插着飞剑,比起剑心冢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大觉仍保持着金刚之身,却遭破功,躯体被十九柄飞剑钉在地上,金色皮肤流出殷红血液,无比醒目。
    若非留手,大觉必陨落于此。
    看着奄奄一息的大觉,方平开口:
    “你输两次,一次是我,一次是自己的心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