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非洲酋长〕〔嘉宁〕〔一术镇天〕〔田园小女有空间〕〔妃要出位〕〔挖坑的三小姐她有〕〔喜欢你我说了算〕〔太子陛下我要翻墙〕〔恋爱笔记:栽到你〕〔龙刺兵王〕〔保安队长〕〔神豪从吹牛纳税开〕〔都市第一武神〕〔一胎双宝:总裁爹〕〔超神悟道〕〔且盼如意得长久〕〔毕业爱情故事〕〔电子厂里开始的爱〕〔黑料甜妻:柳少酥〕〔绝色毒妃:王爷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吃才会赢:萌妻碗里来 第二百零三章 我要是不呢
    冯祺朗看着她,紧紧地闭着眼睛,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表情,心脏莫名的触动了一下。

    本来云裴的手还是抓着他的手的,为了能让自己呼吸的更轻松一些。可是现在,她已经松开了手,对于能不能呼吸已经变得无所谓了。

    “你以为我不敢吗?”冯祺朗觉得受到挑衅,更加重手上的力道。

    即使这样,云裴脸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冯祺朗这才明白她是的决心赴死,脑海中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云裴死了的可能,像是触电一般,他赶紧松开了手。

    莫名的,那个可能让他感到害怕。

    云裴睁开了眼,不解的看着她,眼神中写满了疑惑。

    这一会儿空档,冯祺朗已经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合适的借口:“你想让我杀了你,然后我再成为杀人犯,你想得美,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云裴无语了,她对天发誓,自己绝对没有过这样的念头。要是冯祺朗非要这样想的话,她也是没办法的。

    而后,冯祺朗又了:“我警告你,你别想着一死了之一命换命什么的,我妈的命完全不是你一条命能够抵的。”

    “我再一遍,我没有杀人!”

    “有没有不全都凭你一张嘴吗?我现在失忆了,记不起之前的事情,你当然想怎么就怎么。”

    云裴心里越发绝望,无论是没有失忆的冯祺朗还是已经失忆的冯祺朗,自己在他那里的信用度都不怎么样。

    “好。”云裴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像下定某个决定一样,表情忽然间变得坚定起来,“你既然想要证据,那我就证明给你看。”

    “你怎么证明?” “跟我来就是了。”

    云裴掌握了主动权,直接拉着冯祺朗的手,将他塞进驾驶座,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

    “开车。”

    冯祺朗分了一会儿神,自己这是被她当成司机来使唤了。奇怪的是,心里似乎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

    “去哪儿?”

    “警局。”

    云裴了具

    体的地址,到警局之后,又将情况跟警察了一遍,请他们帮忙将方茹琳案子的档案全部交给了冯祺朗看。冯祺朗看完之后,足足被震惊了许久,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发了许久的呆。

    档案记录里面不仅有方茹琳的死因,还包括了李伊然杀人的过程以及她本人的口供,还有对她的判决。全部都写在了那满满的几页纸张上,末尾还有公安局的印章。

    冯祺朗不认为云裴有那么大的本是,服警察一起瞒天过海来骗他什么的。所以,这就是真相,冯韬跟苏悦悦他们骗了自己。

    “你还好吗?”云裴担忧的看着他,捉摸不透此刻冯祺朗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不是还不相信自己?

    “你要是还有怀疑的话,李伊然就在监狱里,你也可以去看一看她,从她哪里知道答案。”

    冯祺朗突然站起了身,高大的身躯无形的带给人一种压迫感,云裴心里咯噔了一下,害怕的往后面倒退了好几步。

    “不用了,我们走吧。”

    冯祺朗并没有像云裴想象中那样发火,而是放下了档案抓着云裴的手往外走。

    “去哪儿?”

    “你家在哪儿?”

    云裴下意识的出了自己的地址,等冯祺朗真开着车到自家门口的时候,云裴才慢慢地回过神来。她居然把冯祺朗带回来了,什么情况?

    没等她想明白,冯祺朗又开口了:“开门。”

    不容置喙的口吻,云裴立马按照他所的去做了。冯祺朗走进屋子检查起来,这里有很多他生活过的痕迹,卫生间的洗面奶和沐浴露是他平时惯用的款式,牙刷跟杯子都是情侣款的。类似的情侣款还有很多,睡衣,拖鞋。

    他之前真的在这里住过,也足以明云裴没有撒谎骗他。

    “我是为什么失忆的?”

    “当时我拿到证据去找李伊然对峙,她开车撞我,是你救了我。”

    “那我一定很喜欢你吧。”冯棋朗自己都觉得震惊。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了救一个女人而挺身

    而出,完全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生命。除了爱之外,他想不到别的答案。

    只不过这样的话,从他本人口中出来,听上去怪怪的。

    云裴有些尴尬也有些害羞,不知如何回答,就慌乱的点了点头。

    “嗯,那我以后就住这儿了。”冯棋朗当即做下这个决定。

    “?”云裴受到不的惊吓,呆呆地看着他,“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这是以前的自己很喜欢她,为了她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冯棋朗相信没失忆之前的自习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有他的道理存在,要是现在放云裴走,等自己记忆恢复不定还会后悔。

    与其这样,倒不如先稳定云裴再。而且,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回去,母亲死亡,冯韬决然还编造借口来骗他,实在难以接受。

    冯棋朗想了想,便:“先前我爸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他要把我赶出去,身为罪魁祸首,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

    轻佻的态度让云裴红了脸,绝大程度是被气的。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一点都不顾虑自己的感受。

    冯棋朗到底把这里,把她当成什么了?云裴可以肯定,冯棋朗现在没有恢复记忆,对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感情。

    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一定是在偷偷打着什么算盘。

    那样的话,云裴拒绝被他利用,更何况自己已经下定决心要跟他划清界限了。

    “不好意思,我拒绝,请你离开。”

    “为什么?”冯棋朗又意外又生气,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在云裴这里碰壁了。

    “因为我们已经分手了,你留在这里不合适。就是这样,请你离开。”

    冯棋朗脸色铁青,不仅碰壁,他还被人下逐客令。换做别人,冯棋朗早就不稀罕走开了,可是面对云裴的时候,莫名多了一种别的坚持。

    “那我要是不呢?”

    一分钟之后,云裴就告诉了他答案:

    云裴亲自动手,将冯棋朗赶了出去,看着禁闭的房门,冯棋朗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妃要撩人:太子殿〕〔法医王妃:我给王〕〔亿万双宝寻爹忙全〕〔穿成山神后,我捡〕〔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秽土转生中复活〕〔都市战神归来〕〔娇妻难逃:恶魔总〕〔不败战神杨辰〕〔醒来后我成了隐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