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之异能者〕〔锦堂玉华〕〔我是半妖〕〔阿拉德的不正经救〕〔你有种就杀了我〕〔我和反派大佬同归〕〔巨星从演太监开始〕〔美剧大世界〕〔我又被校草搭讪了〕〔陆医生的心动日记〕〔美剧大世界里的骑〕〔游戏娱乐帝国〕〔暖婚甜入骨〕〔冰雷剑仙〕〔天才萌宝:总裁爹〕〔大奉打更人〕〔万界鸿蒙道主〕〔我好像一夜成名了〕〔开局变成一只猫〕〔校花之无敌高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嫡女重生之赖上太子爷 第170章 是非不分,颠倒黑白!
    ,。170

    叶浅懿知道自己跟叶昭说了这么多,也得让叶昭有个自己缓冲的时间,应该让他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的,叶浅懿一步三回头,看叶昭还是规规矩矩的跪在蒲团上,到底也没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如此闹腾到现在,叶浅懿也是觉得有些疲惫了。

    只是她知道,这件事的结束只不过是稍稍让她休息一番罢了,还有更大的战争等着她呢。

    叶浅懿赶紧回了函沁阁,其实这个时候,叶昭被关在祠堂倒也是一件好事,省的他又要不分青红皂白的掺和进来,到时候更麻烦。

    与此同时,叶弯却正在饱受着煎熬。

    叶弯兄妹直接被软禁起来了。

    叶鸿最先的时候,一直都在昏迷,他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的腿被固定起来了,而房间里灯光昏暗,空无一人。

    他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下意识的喊道:“来人。”

    叶弯在外间,大约是听到了动静,赶忙进来了,见叶鸿醒过来了,不由得问道:“哥哥,你醒了,觉得好些了吗?”

    叶鸿点头:“给我倒杯水来。”

    叶弯走到一旁,倒了一杯水,递到了叶鸿手中,叶鸿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怎么空荡荡的,烛火也这么暗,侍候的人呢?”叶鸿问道。

    看来叶鸿是一点儿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还有,我这腿如何了?我倒是感觉好多了,还有胳膊,也不觉得那么疼痛了,是否我的腿已经治好了?”叶鸿之所以情绪没这么激动,是因为感到腿不那么疼痛了,胳膊也好多了,此刻的感觉真的是好太多了,所以才会放松了一些。

    叶弯都不知道该如何对叶鸿解释,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瞒不下去了。

    “哥哥,你的腿能保住,但是邵太医说了,因该会坡脚,而且你我的事情,已经被父亲知道了,不,应该称之为叶侯,叶侯震怒,将我们软禁在这院子里了,并且决定,让我陪着哥哥去庄子上养伤。”叶弯的语气很平静。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她也必须要告诉叶鸿真相了。

    叶鸿愣住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他真的觉得自己是听错了吧,事情怎会如此的?

    “哥哥没听错,我们的身世已经曝光了,从此以后,你我再也不是叶侯的儿女了,叶侯已经决定软禁我们,等你身体好些了,送你我去庄子上,名义上,就说我陪着你去养病了。”叶弯再一次重复道,神情淡漠,语气平波无奇,就好像是在说旁人的事情一样。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绝不可能!”叶鸿满脸不可置信,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却扯痛了伤口,痛的龇牙咧嘴的。

    “这不可能。”叶鸿连连摆手。

    “怎么不可能,这是事实,哥哥可以瞧瞧,这院子可还有旁人吗?也就只有咱们兄妹了,哥哥,你认命吧。”叶弯已经认命了。

    不认命又能如何,人终究是拗不过这命运的安排。

    “不会的,即便是叶浅懿说了,父亲也不可能不问我们就信了她的一面之词,母亲已经不在了,早就死无对证了,父亲不能就这样给咱们判死刑。”叶鸿满脸不甘心,挣扎着要下床,企图要亲自去问问叶恺。

    叶弯连忙拦住了叶鸿,说道:“哥哥,你现在这样子又有什么用,这事儿并不是叶浅懿说的,而是我同叶浅懿争执的时候,刚好被父亲听了个正着,并且最初的时候,父亲也早就怀疑我们的身世了,不然也不会冷落你,哥哥你现如今这般,又有什么用处呢?”叶弯苦口婆心的劝道。

    她话音刚落,脸上却挨了叶鸿一巴掌。

    “你个混账东西,这样的话,也能随意的宣之于口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乱说话,让父亲听见了,这下该如何去解释?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这事儿,只怕也是因为你坏事了,好好的计划全被你给毁了,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叶鸿气的大骂道,还狠狠的打了叶弯几下。

    一掌一掌的打在叶弯的后背上,虽然没打脸,可叶鸿下手很重,也着实疼的不轻。

    叶弯不单单是觉得身体上的疼痛,最重要的是,是心里难过啊。

    她真的没想到叶鸿会打她,并且还把所有的错儿都推到她身上了。

    就算这说错话让父亲听到是她的错,可这惊马事件,哪里就和她有关了。

    她去,纯粹就是想和元明婧打好关系的,这也是叶鸿自己吩咐的啊,这谋害叶昭的一切计划,她知道的根本就不多,怎么能怪到她头上呢。

    叶鸿这很明显就是迁怒到她身上了。

    亏的她还留下来,尽心尽力的照顾他,到头来,竟然成了出气筒了。

    “哥哥这话,我倒是不明白了,如今咱们兄妹可是在一根绳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上拴着的蚂蚱了,哥哥怎好将所有的过错全都推到我身上呢,哥哥如此,到底是何意思?”叶弯也恼了。

    “你若没有多嘴,把事情给说漏了,咱们能沦落到这步田地吗?”叶鸿满脸阴鸷,冷冷的说道。

    “你到怪起我来了,你若不是对叶昭起了歹心,想要谋害他,结果技不如人,现在倒好,自己自食恶果,你以为叶浅懿当真不知道吗?你一心想要算计人,却被旁人算计了,你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子了,你就将所有一切责任推到我身上了,我当时是如何劝你的,我说过让你别这么心急,一切从长计议,你肯听吗?你现在这样全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活该!”叶弯狠狠的说道。

    “你这个混账东西,竟然说这样的话。”叶鸿也恼羞成怒,还要打叶弯,可叶弯早就有防备了,直接躲开了。

    叶鸿伤了腿,连床都下不来,自然是打不倒叶弯了。

    叶弯冷笑着,看着叶鸿的惨状,也懒得搭理叶鸿,转身就出去了,她才不管叶鸿了呢,反正都被软禁了。

    怎么也会有人来伺候叶鸿的,他现在生活根本不能自理,若是放在从前,兄妹二人感情好的时候,她自然是要照顾的,可叶鸿如今人残废了,还同她翻脸,她才不要管这个废人呢。

    叶鸿见叶弯丢下他跑了,也是气的不行,可也是无可奈何,他同时自己心里也恼怒的很,没谋害的了叶昭,反倒是把自己弄得残废了,想到这些,叶鸿恨不得懊悔的去死。

    现在连身世也曝光了,接下来的路可该如何走下去呢?

    元府

    元明朗离开武安侯府之后,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了元家。

    他心里仍旧是不能放松,毕竟是在元家,结果把叶鸿给弄成了这样子。

    可他始终都想不通这如何惊马的呢?

    听叶老夫人的意思,仿佛是怀疑有人故意害叶鸿,可这当真是天方夜谭了。

    好在叶昭,叶浅懿都是明事理的人,今儿也没见到叶侯,赶明儿一定得和叶侯说清楚,否则这好好的一件事,若是让两家人生了嫌隙就不好了。

    叶家和元家素日并没有多少往来,否则,这叶老夫人也算是她的姨祖母,父亲也该叫一声亲姨母的,可到底也没当做是正经亲戚来往着。

    他依稀听母亲说过。

    当年祖母是嫡出,而叶老夫人是庶出,多少是有些心结的。

    况且现如今的周家,祖母的娘家,当家的也是叶老夫人的亲侄儿,祖母庶弟的儿子。

    可以说,祖母和娘家都断了来往,更遑论是和一个庶出的妹妹。

    只是眼见这几年,皇后姑母倒是和周家有些交情,周家父子对皇后姨母还有三皇子,甚是讨好。

    也不过是互惠互利吧。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让两家结仇了。

    可元明朗骑马刚进了二门上,就见到元二爷的小厮,忍冬正在门房这边张望着,见到他范故事看到救星一般,直接奔着他过来了。

    “五爷,您可算是回来了,家里出大事了。”忍冬着急忙慌的说道。

    “怎么了?你有话好好说。”元明朗皱眉道,见忍冬急的团团转。

    “五爷,真的是出大事儿了,六姑娘出事儿了。”忍冬忙说道。

    一听到元明裳的事情,元明朗就觉得头大,这元明裳是惯会闹腾的,从来都是一一点点小事儿,她也能闹得翻天覆地的,着实让人心烦。

    “她又怎么了?”元明朗问道。

    “六姑娘比五爷二爷和几位姑娘回来的都早,一回来就进了房门,谁也不许靠近,然后在房里一同闹腾,丫鬟们自然不敢怠慢啊,就去禀报大夫人了,可大夫人过来一瞧,房门紧锁着,任谁敲门也不开,最后撞门进去,却见刘姑娘已然悬梁了。”

    元明朗都不觉得新鲜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泼妇才用这一套,偏生元明裳整日里就是这一条,不行就哭,再不行就闹,真不行就玩上吊。

    回回都这样,他真是烦死了。

    可偏生父亲母亲都持这一套,一般来说,一哭就妥协了,实在不行二闹,一般是到不了三上吊的。

    如果闹到三上吊的话,可能就算是比较大的事情了。

    忍冬见元明朗没多大反映,也倒是不意外,五爷对刘姑娘一向不待见,只怕是真上吊了,可能会有些反映吧。

    “忍冬,你也跟了二哥这些年了,六妹妹的手段你还不清楚吗?只是上吊而已,这叫事儿吗?也能让你在这拦着本少爷吗?”元明朗气愤道。

    “五爷,若只是六姑娘闹着上吊,奴才也不会这么着急了,六姑娘这次是真的闹腾的厉害,上吊不成,这回竟然用匕首把手腕给割了,大夫人急的都快不行了,方才闹腾的阖府上下都哭天抢地的。”

    “把手腕给划了,这次元明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裳长出息了,她到底在闹腾什么?”元明朗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不过突然一下子,想到了一件事。

    主要是叶鸿的事情太大了,他哪里有工夫去管元明裳啊,早就把元明裳的事情抛诸脑后了。

    可现在才想起来,元明裳早回来,是因为叶浅懿说,她打了元明裳。

    我滴个老天爷啊,叶浅懿打了元明裳,我的天爷啊。

    这元明裳在家里向来跋扈,尤其是还会一些武功在身上,从来都是她欺负旁人,哪里就挨过旁人的打啊。

    这叶浅懿竟然还打了元明裳。

    天爷啊。

    元明朗这会子才惊讶的不行,主要是之前所有的经历都放在叶鸿的身上了,现在才想过来。

    “到底发生何事了?”元明朗这才问道。

    忍冬在此等候,也是想先把事情跟元明朗交代一下,省的待会儿元明朗还一头雾水。

    “是三姑娘的丫鬟来找奴才,将事情都告诉奴才,并且让奴才转告您和二爷的,二爷叮嘱奴才在这里等着五爷,见着五爷,一定要把事情原委先同五爷说清楚。”忍冬答道。

    “那忍冬,你之前说的那些全都是废话吗?”元明朗问道。

    这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奴才,元二爷素来抓不住重点,身边也跟着一个聒噪的小厮。

    忍冬挠了挠头,连忙把事情经过都跟元明朗说了一遍。

    元明婧自然不会偏帮元明裳的,况且最初的时候,人家叶蓁也是想要调和,结果被元明裳怼的说不出话来,最后才把叶浅懿给牵扯进来的。

    所以元明婧的叙述,是中规中矩的,没有偏帮任何人。

    当然动手,也是元明裳先要动手的,结果让叶浅懿先发制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还自己低头认错,这也怪不得旁人吧。

    其实元明听到这一节的时候,也觉得痛快啊。

    这叶浅懿是干了他很早就想干的事儿了。

    这个元明裳,就该有这么一个人好好的教训她一顿才是。

    平日里,欺负姐妹,在家里横行霸道的,连兄长姐姐都不放在眼里,真的被惯坏了。

    就该被这样狠狠的收拾才对。

    “打的好!”元明朗说道。

    忍冬嘴角一抽,其实他家二爷也是这么说的,说六姑娘该打。

    可大夫人不这么认为啊,大夫人合该觉得刘姑娘是最乖巧的孩子,谁若是打了她的孩子,她就恨不得十倍打回去。

    尤其是六姑娘这一哭二闹三上吊,连手腕都化了,闹腾的如此厉害的,大夫人也跟着一起闹,如今闹得不可开交了。

    “五爷,您快去瞧瞧吧,大老爷不在家,太夫人也被惊动了,这一家子人都要去给六姑娘讨公道呢,二爷想要压着,却被大夫人好一通抢白,差点都跟二爷动手了,二爷也是实在没法子了,所以让奴才一早在这儿等着五爷,让五爷去劝劝,说都乱套了。”忍冬一脸为难的说道。

    元明朗听了这话,却连连冷笑:“让我去劝,大哥呢?大哥为何不去?”

    “大爷没在,大爷和大老爷都不在,您快去刘姑娘那里瞧瞧吧,太夫人,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四夫人都去了,三姑娘四姑娘五姑娘也都在,总之您去了就知道了。”忍冬催促道,若不是碍于元明朗的威严,只怕是要拖着元明朗走了。

    若要元明朗说,他是真的不想管元明裳的闲事儿。

    她的事儿,管好了不行,管不好也不行,总之都是费力不讨好的。

    就这样的事儿,还是不管为妙。

    可见忍冬急的这样,也只能走一趟了。

    若是父亲和大哥在也就罢了,他是不会管闲事的,可二哥这性子,他还是去一趟吧。

    元明朗径直去了后院到了元明裳的院子。

    元明裳住的院子叫做瑾莲榭,是一众姑娘里最好的院落了。

    要说这元明裳,在元家,真的是受尽了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了。

    可真是如此,才会养成了这样的性子吧。

    元明朗进了瑾莲榭,刚到正房门口。

    就听到了母亲冯氏的声音:“三姐儿,四姐儿,五姐儿,你这做姐姐,如何就不知道好生照看妹妹呢,你瞧裳儿都被人打成什么样子了,你这做姐姐的都不知道保护好妹妹吗?”冯氏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心痛,和克制不住的愤怒。

    元明婧没说话,元明玉和元明艳却都跪了下来。

    二人一起道:“大伯母息怒。”

    元明玉是二房的庶女,二夫人刘氏自然不会把她放在心上,二夫人的女儿二姑娘早就出嫁了,她素来和冯氏要好,自然不会替一个庶女出头了,至于冯氏想要如何拿捏惩罚元明玉,她都没有太大意见的。

    这四夫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人李氏在冯氏面前,也不敢造次啊。

    元明艳是她亲生的不假,可到底四房是靠着大房的,自然仰人鼻息,元明艳打小儿也没少受元明裳的闲气。。

    李氏只得赔笑说道:“大嫂,这事儿也怪不得两位姑娘,要怪就怪那叶家小姐,太嚣张跋扈了,怎可动手打人呢?”

    冯氏也倒是不是真想让元明艳和元明玉来承担这件事的后果,而且这二人也承担不来。

    可元明裳被伤成这样,她怎么也是心里有气的。

    为何一同出去的,旁人没挨打,她的女儿却挨了打,还被打成这样呢。

    “三姐儿,你怎么说?”冯氏将眸光投向了元明婧。

    三夫人海氏却抢先说道:“这件事,是非曲直到底如何,大嫂也不能只听六姑娘一言,这叶家二小姐是陛下亲封的郡君,又是未来的太子妃,并且今日是咱们家做东,但凡是东邪礼数的,这客人怎么会跟主人打起来呢?”海氏直接提出了心中的疑惑。、

    照理说,这大房,二房三房,乃是同气连枝的。

    大房二房都是真的同气连枝,冯氏和刘氏关系也相当不错,可对于她,二位嫂嫂总是带着一股子优越感的。

    海氏自然明白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的夫君,元家三老爷不争气吗?

    就是个在家里混吃等死的人,对于元家也没什么贡献,可不就让人说成是废物了吗?

    三老爷不争气,整日里招猫逗狗的,而且海氏没有儿子,房里只有一个庶子。

    唯有元明婧这一个女儿,她是丈夫不争气,还没儿子傍身,很容易就被人瞧不起了。

    冯氏和刘氏不知道背后嘲笑过她多少次了。

    她的女儿乖巧听话,从来不给她添堵,更加不会添麻烦。

    哪怕是处处都被元明裳给压制,也从来不肯说半句委屈的。

    海氏母女的处境在元家一向不大好。

    这位太夫人和大房是一个鼻孔出气的,自然指望不上,全家都冲着元明裳,让她的女儿受委屈。

    从前也就罢了,可这一次,事情原委,元明婧自然也都对她说的清楚明白了。

    这元明裳实在是太过分了,不就是因为陛下内定了元明婧为三皇子妃,让元明裳的希望落空了吗?

    那元明裳就可以处处同元明婧为难了吗?

    这真的也是欺人太甚了。

    让人无法容忍了。

    所以海氏不想再忍下去了。

    如果元明裳真的这么想做三皇子妃,那大家就进宫分说一下,让她去陛下和娘娘面前分辩去,她的女儿可以不嫁三皇子,但是也绝对不会受这个委屈。

    都说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更何况她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三弟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裳儿活该被打吗?你倒是是不是元家的人,我怎么觉得你还挺向着外人啊。”冯氏直接恼了。

    “够了,都别吵了,你们是不是当老身是死人啊。”元太夫人开口打断了几人的争吵。

    而此刻元明朗在外头也听够了。

    便进入了房内。

    元太夫人正端坐在主座之上。

    冯氏和刘氏坐在右下侧,还是和李氏坐在左侧。

    三姑娘元明婧,四姑娘元明玉,五姑娘元明艳都站在堂下。

    元明裳此刻没露面儿,大约此刻就在房间里躺着吧。

    “给祖母请安,给母亲请安,婶娘们安好。”元明朗请安道。

    “五郎来了。”元太夫人一脸和气。

    元明朗并没瞧见元二爷,八成跑了吧,想来是受不住母亲的磋磨,直接走人了,留了忍冬来堵着他,这人真是的。

    这种事儿元二爷也是能做的出来的,元明朗无奈的摇摇头,对元二爷也是很无可奈何的。

    “祖母。”

    “五郎快起来。”元太夫人对元明朗十分的慈爱。

    “五郎,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二哥那个性子你是知道的,裳儿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被打成这样了,你可一定要给你妹妹讨回公道啊,这叶浅懿仗着自己是郡君,未来太子妃,竟然敢打裳儿,丝毫不把咱们家放在眼里,不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实在太过分了,这件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冯氏见到元明朗,便拉着元明朗絮絮叨叨的说道,看着架势,是非得要去叶家讨回公道的。

    元明朗深知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自然是不主张去叶家闹的。

    更何况,叶鸿如今还伤着呢,还是在元家马场伤的,人家叶家还没让元家给交代呢,他们元家倒是要打上门去了,这算怎么档子事儿啊?

    “母亲,您先别着急,方才我在门外听到三婶娘说的话了,其实我倒是认为三婶娘说的是对的,不如听听几位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妹妹说什么,毕竟当时事发的时候,几位妹妹都在,我和二哥却是不在场的。”元明朗耐着性子劝道。

    “你和二郎去哪里了?”冯氏一脸责怪。

    “母亲,人家叶二爷如今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呢,叶二爷可是在咱们家马场惊马的啊,人家还没让咱们给交代呢,咱们倒是打上门去吗?况且事情也没弄清楚,这到底谁对谁错,母亲就要闹上门去吗?”元明朗继续劝道。

    “叶二爷受伤是一码,这裳儿和叶浅懿的争执是另一码事,不能混为一谈,不能因为叶二爷在咱家马场受伤了,裳儿受了叶家二小姐的欺负,咱们就要忍气吞声,这叶浅懿明摆着就是没把元家,没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竟然把裳儿打成这样,这口气,我绝咽不下去。”冯氏一脸决绝,看样子,十分得要把事情给掰扯清楚不成了。

    元明朗知道母亲冯氏素来都把元明裳看的跟眼珠子一样宝贝,这次有人动了她的眼珠子,她是说什么都不不肯善了的了。

    “那母亲先问问几位妹妹,到底发生了何事再说吧。”元明朗看着站在堂上的三位姑娘。

    他直接开口说道:“你们三个说说吧,叶家二小姐和六妹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何事,我是你们兄长,兄长问话,只有一个要求,说实话,不要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就撒谎,你们也要知道,这件事事关咱们元家的声誉还有和叶家的关系,若是你们说谎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明白吗?”元明朗一早把事情的严重性先说明白,省的她们偏帮说谎话。

    元明朗对于元明婧的话,还是有些信任度的。

    三人都一言不发。

    尤其是元明玉和元明艳,二人都低着头,就是不说话。

    她们怎么敢说话啊?

    这事儿要如何说呢?

    如果一个说不合适,只怕以后也就没好日子过了。

    这一点,她们都是心知肚明的。

    其实元明朗一看这情况,心里大抵上也就明白了。

    “母亲,你看,几位妹妹都不说话了,看样子,六妹妹也不大占理吧,咱们若是闹到叶家去,丢脸的也是咱们家啊。”元明朗劝道。

    “五郎,你怎么也跟你二哥一样呢,你二哥事事看你妹妹不顺眼,帮着外人也就罢了,怎么连你也如此呢?你妹妹被打了,还被打的不成人形,你竟然告诉我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咱们真的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咽下这口气,那以后如何出门交际,你还让你妹妹如何见人啊!”冯氏拉着元明朗哭诉道,哭着哭着,还忍不住拍打了元明朗几下。、

    而此刻元明裳的声音慢慢传来,她一脸的委屈和娇弱:“我知道,五哥素来瞧不上我,但是我好歹也是五哥的亲妹妹啊,五哥怎么可以帮着一个外人呢,三姐姐帮着外人欺负我,五哥也帮着外人欺负我,我真的是没法活了。”元明裳一边哭,一边就要冲着去撞墙:“我还不如一头碰死了算了!”

    几个婆子自然是死死的拦住元明裳,连冯氏也过去抱住了元明裳:“我的儿啊,你这是做什么啊,你这不是要了为娘的性命吗?”

    刘氏素来也十分疼爱元明裳,闻言也过去劝道:“六姐儿,有什么事儿这么想不开啊,不许这样闹腾,你这不是用刀子戳你娘的心窝子吗?我瞧了都这样心疼,快过来坐下,有什么事儿好好说。”刘氏的年纪比冯氏小一点,容貌端庄秀丽,性子爽朗,倒是个不错的。

    她也从来不苛待庶女,对元明玉也算不错,可也不会因为一个庶女去得罪大嫂冯氏。

    刘氏当年比冯氏入门晚了一年。

    因为元大老爷和元二老爷就差了一岁多的年级,二人同年定亲,只是二老爷娶亲晚了一年而已。

    冯氏这个大嫂很照顾刘氏。

    其实冯氏也是很好相处的人,妯娌二人自从年轻到现在关系一直很亲密。

    冯氏先生了元家大爷,二爷,然后又生了大姑娘,进门四年生了三个孩子。

    这刘氏进门的时候,冯氏刚好怀了元二爷,刘氏也是进门两个月就诊出了喜脉,生了元家三爷。

    后来又生了二姑娘,妯娌二人不管是在生孩子,还是养孩子都是互相请教,这些年的情分,自然是无比深厚的。

    “二婶婶啊,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二婶婶一向最疼我了。”元明裳伏在刘氏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刘氏看了元明玉一眼:“四姐儿,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元明玉是庶出,她姨娘自然是不能来这种场合的,而嫡母发话了,她不回答也不行,可是这件事,让她如何说呢?

    这毕竟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难道还让她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成?

    元明玉紧紧的咬着下唇,脸色一片惨白,半个字都说不出来,这的确是太强人所难了。

    “二婶婶别逼四姐姐了,我知道,几个姐姐都觉得我不好,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竟都被外人收买了,帮着外人来欺负我。”说着,元明裳哭的更厉害了。

    “五姐儿,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了?”冯氏催促道,眼睛都快滴出血来了。

    元明艳还在犹疑,李氏也催促道:“我的姐儿,你就说吧。”

    “是叶浅懿欺负了六妹妹,打了六妹妹,起因是因为三姐姐和六妹妹有些口舌之争,叶浅懿就觉得六妹妹有错,然后和六妹妹争执起来了,后来打了六妹妹,还逼着六妹妹对她认错,我也劝过叶二小姐,可是我不敢深劝,因为叶二小姐太厉害了,我若是多说,她连我一起打。”元明艳说着带了哭腔,:“大伯母,是我不好,我这做姐姐的没保护好六妹妹,请大伯母责罚。”说着元明艳跪在地上认错。

    元明朗忍不住扶额,他就知道,得是这么个结果,这元明艳肯定会颠倒黑白的。

    其实元家去闹事,无非就是差一个借口,而元明艳的话,刚好就是这个借口了,这下子事情大发了。

    元明朗看着元明艳惊慌失措的样子,其实元明朗也不想去责怪元明艳了,看元明艳这个样子,自己也是被逼无奈吧。

    她若是不这么说,只怕往后在元家的日子,是没法过了。

    元明朗看了一眼元明婧,一直都在保持沉默,一言不发,倒是不知道这丫头是个什么意思了?

    她一面让人把事情的真相告知他和二哥,一方面在这个时候保持缄默,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五姐姐总算是说出真相了,不像三姐姐和四姐姐这般,帮着一个外人来欺负我。”元明裳哭着说道。

    刘氏冷冷的瞥了元明玉一眼,元明玉也再次跪倒在地,但是却也抿着唇,抿的唇瓣都发白了,愣是一个字都不说。

    刘氏皱眉:“四姐儿,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你一向可都是个懂事的孩子,怎么能是非不分呢?”刘氏冷冷的问道。

    其实刘氏这话就是暗指三夫人海氏和元明婧是非不分了。

    海氏自然是不服气的:“二嫂,你这话是何意?”

    刘氏笑道:“没什么意思,三弟妹可被心惊啊。”

    海氏气的不行了,想要分辩,却是被元明婧给拉住了,海氏倒是不明白了,为何元明婧不让她把真相给说出来呢。

    看着元明艳在这里胡说八道,胡搅蛮缠,真是气死人了。

    “母亲,二婶婶,你们别逼迫三姐姐和三婶娘了,我知道,三姐姐一向瞧不上我,觉得我不好,不如叶家姑娘,三姐姐倒是和叶家姑娘关系十分好呢,一直都在叶家三姑娘谈笑风生的,连我这个自家姐妹都要往后站呢。”元明裳继续哭诉道。

    “三姐儿,你也太过分了吧。”冯氏恼了:“你们姐妹即便是在家里有些不和,可在外头,也不能这样内讧让人笑话吧,你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你如今是家中年岁最长的姑娘,你不该给妹妹们做个表率吗?你如今还伙同外人欺负你妹妹,你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次若是不处罚你,如何能服众呢!”冯氏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太夫人,儿媳觉得三姐儿如此不知规矩,丢了元家的脸面,应当重重惩罚才是。”冯氏面向元太夫人问道。

    元太夫人也就只比冯氏打个几岁,不过元太夫人一直不曾操心元家的庶务。

    当初元太夫人进门的时候,元大夫人已经嫁过来了,她虽然是婆母,可是却一直过的都是很清闲的日子。

    她又是惯会保养的,所以看起来,都是比元大夫人还年轻几岁。

    元太夫人打扮的也明艳一些,看起来,到底谁是婆母,还真是瞧不出来呢。

    “大夫人觉得如何就如何,老身向来都是不管事的。”元太夫人说道。

    “太夫人这样说,那儿媳可就处置了。”冯氏笑道。

    “慢着。”海氏大声说道,然后把元明婧护到身后,她冷冷的看着冯氏,质问道:“大嫂,您也太一言堂了吧,虽然这元家的内务是您来打理,可是这件事,到底谁对谁错,孰是孰非,并不是您一个人说了算的,您凭什么责罚我的女儿。”

    海氏实在是看不下去自己女儿被欺负,这些人就是欺负他们三房立不起来,所以才会把他们搓圆捏扁都可以的。

    “三弟妹好大的脾气啊,你也知道,这元家内院是我说了算,五姐儿和裳儿都说了,就是你家三姐儿伙同外人欺负裳儿,她联合外人欺负自己的妹妹,难道还不该罚吗?”冯氏质问道。

    “大嫂,你当真要让我这做弟妹的说出难听的来吗?五姐儿素来都是亲近你们大房的,就连四弟妹不是看着你的脸色说话吗?至于六姑娘是个什么性子,还需要我明说吗?你们休想冤枉我的女儿,大嫂,这件事,若是不查明真相,谁若是责罚我女儿,我就一头碰死在元家大门口,哪怕是我死了也不能叫你们作践我的女儿!”海氏紧紧的抱着元明婧,冷冷的说道,不过神色却是一脸的坚定。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海氏这番说词,也当真是吓坏了众人。

    尤其是冯氏没想到海氏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来。

    冯氏和刘氏家世都十分不错,海氏的家世就差一些。

    海氏家里是皇商出身,虽然有钱,虽然是皇商,但是始终是商贾之家。

    加上三老爷也不争气,海氏又没有儿子。

    自然成为了家里众人嘲笑的对象了。

    这冯氏和刘氏从来就没瞧得起过她,这元明婧虽然是三房嫡女,可从来都被元明裳压得死死的,至于姐妹之间的争斗,她们就算是知道,只要不闹得太过分,她们自然不会管。

    可这次,还是可不像是说着玩的。

    “三弟妹,何苦说这么重的话呢?”刘氏脸色有些僵硬,也连忙劝道。

    “二嫂说的好听,如果今日换了是二姐儿被人给冤枉,你还能这般云淡风轻吗?”还是反问道。

    这倒是让刘氏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三弟妹到底想要如何?”冯氏咬着牙问道。

    “大嫂是认定我们三姐儿帮着外人欺负刘姑娘是吗?”还是问道。

    “那是自然,这本就是三姐儿的错。”冯氏说的理所当然。

    “那好,既然如此,咱们就一同去叶家,找到叶二小姐,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即便是这件事闹到陛下和娘娘面前,也一定要弄出个是非曲直来,我们三姐儿不能在被任何人作践。”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元明朗一听这架势,大约也猜到了元明婧的心思。

    看来元明婧就是要把这件事闹大啊,闹得越大越好。

    想必这些年,元明婧受气也是受够了吧。

    这回是要一次讨回来了。

    叶浅懿之所以敢动手打人,自然有她的底气。

    元明婧是想借着叶浅懿来狠狠的修理元明裳。

    “母亲,三婶娘,都冷静一些吧,咱们家的事儿,闹到人家家里去,这岂不是叫人笑话吗?”元明朗劝道,他是真的不想看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而且他有种预感,若是真的去了,丢脸吃亏的一定是元明裳,而丢脸的一定是元家。

    “不行!”这次开口拒绝的是冯氏:“既然三弟妹不到黄河不死心,那就去吧,正好我也要让叶家那嚣张的丫头给我们裳儿一个公道呢,她是怎么打的裳儿,我们就要怎么打回来!”冯氏一脸决然的说道,看样子,对叶浅懿的恨意也是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不败战神杨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海贼世界没有救世〕〔乔梁叶心仪最新章〕〔入赘的废物〕〔七零旺家俏娘亲〕〔误入歧途苏玥〕〔范建明李婧婧〕〔陆先生你是我命中〕〔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姜咻傅沉寒〕〔盛莞莞慕斯小说免〕〔一世巅峰〕〔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