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男人之间的友情
    都城的白天,人来人往。街上的小贩,来往的行人。无疑不再向世人宣告着这里的繁华。
    但是有光明就有黑暗,在这盛世的繁华之下,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黑暗潜藏着,只有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才会露出一点马脚。
    都城的夜,很是安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又不少的夜猫子走出自己的家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就比如朝小树,他明明有很强的实力,也很是向往光明,但是现实,他必须在白天里隐藏着自己。
    如果说白天的都城是大唐的,那么晚上的都城,则属于那些干黑货的人。
    而他的鱼龙帮,则是要处理这群干黑货的人。
    没有人知道朝小树为什么有这么强的实力,还是在都城里做一些暗面的勾当。就像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鱼龙帮里的人会在一夜之间变得那么庞大。
    朝小树的来历,其他人并不清楚。但是,他们和朝小树之间,只能活下去一方。
    因为鱼龙帮的大本营在东城,所以,朝小树也在东城。
    都城的其他三个城区的势力也来到了东城。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联合,或许是鱼龙帮的存在让他们感到不安,又或者他们受到了威胁。
    但是他们知道,朝小树只有死,才能换的了自己的活。
    在都城,一个叫春风亭的地方,离着临四十七巷并不远,人们要是走的话,并不需要走多久。
    瓢泼的大雨,不断遮住了人们的眼睛,也洗涤着这里即将发生的一切。
    ~~~~~~
    和往常一样,宁缺依旧在老笔斋里,开着门,等待着生意上的到来。
    他和桑桑今天还是一无所获,只要来到这里的人,就算很喜欢店里的字画,但是他们也绝对不会考虑买它。
    无他,因为这里的价格很贵,贵的离谱。
    所以,桑桑只能无聊的看着自己的少爷写下的价格将人们劝退。她知道,子啊临四十七巷里的人,没有人会花费这么多的钱,去买一副没有价值的字。
    他们现在的生存,依旧是那天朝小树来到之后给他们的影子。
    “少爷,咱们的字能不能减少一些价格,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真的要露宿街头了。”
    看着无所事事的宁缺,桑桑有点不满的说道。因为他们的钱,现在全部由她保管,看着里面一天天都在减少的钱包,她真的很心痛。
    “桑桑啊,少爷的字值很多钱,万一现在便宜卖了,那不就亏了。”
    宁缺转过头,开着玩笑说道。虽然他们现在的钱变少了,但是宁缺他坚信自己的字以后会升值。
    “可是少爷。”
    就在桑桑继续想在说点什么的时候,宁缺的话打断了她想要说出口的话。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是少爷,你得听我的。”
    就这样,桑桑有点生气的不想理宁缺。撇过头去。
    “好了,别生气了,过几天,少爷一定让桑桑变成富婆。”
    宁缺看到后,马上安慰道自己的小侍女。
    “真的?”
    一听这话,桑桑就又理会宁缺了,完全没有刚才的气愤。
    “真的。”
    看着马上就气消的桑桑,宁缺也是一脸宠溺的说道,说完之后,他还习惯性的揉捏着桑桑的头,然后将桑桑的头发弄乱。
    在看到桑桑不满的瞪着自己的时候,宁缺才收回自己的手。
    “桑桑,今晚看样子要下雨了,记得管好这里的门窗。”
    宁缺在收回自己的手之后,看着门外那风雨欲来的天气,马上叮嘱到自己的侍女。
    “知道了,少爷。”
    在宁缺说完之后,桑桑就开始有了行动,将老笔斋的窗户一扇扇关上。
    外面的宁静让宁缺此时有点不安,虽说是风雨欲来,但是窗外的地方显得太宁静,宁静到一点声音也没有。
    就在宁缺感觉很不对的时候,一阵清脆的脚步声由远向进走来。
    很快,脚步声就来到了宁缺的老笔斋门口。宁缺这时好奇的看着来人,发现来人正是朝小树。
    “朝二哥,你来这里干什么?”
    宁缺赶紧迎了上去,将他请到了老笔斋里。
    无论是实力,还是朝小树前些天送给他的银子,都让宁缺此时不敢怠慢。
    此时的他发现,朝小树今天穿的格外正式,就连身上的衣物也比较崭新。
    “就过来看一看,整个临四十七巷,现在就你的老笔斋还在开着门。”
    朝小树很快就说出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不只是这么简单吧?今晚穿的这么正式,一定是有什么聚会要参加。”
    宁缺看了看朝小树,有点打趣的说道。
    不过他的一席话,却让朝小树对他很是高看了一眼,最后回道:
    “不错,今晚是有一个聚会,你能看出来,还真是不简单。”
    “这有什么不简单的,看你穿的这么正式,那肯定要去赴一场非去不可的会了。”
    朝小树闻言,对着宁缺笑了笑,但是并没有说出自己究竟去哪里。
    “今天晚上的雨有点大,你确定还要去?”
    看着朝小树并没有明确的回答,宁缺有点试探的说道。
    “你都说了我是非去不可了,那自然是要去的。至于这场雨,对修行者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仿佛是没有听到宁缺的试探,朝小树笑着说道。
    “哦,那就你一个人去吗?”
    看着朝小树孤身一人,宁缺最后问道。
    “嗯,只有我一个人去,我的兄弟们,去了也是没用。”
    朝小树在听到了宁缺的话之后,犹豫了片刻,回答道。
    “我陪你去吧。”
    宁缺在沉吟一段时间之后,语气坚定的说道。
    “你?算了吧,这件事情和你没有一点关系。”
    朝小树并不想牵连到宁缺,还是开口拒绝了。
    “我们是朋友,你的事,我能帮忙。”
    看着朝小树怀疑自己的目光,宁缺最后还是向前走了一步。
    “我可是很梳碧湖的砍柴人,我说能帮那就一定能帮。”
    朝小树看着嘴硬的宁缺,最后还是点点头。就像是宁缺说的,他们现在是朋友,朋友有时,他们一定会帮。
    “那你要不要跟你的小侍女说一声,我看她说不定会担心你。”
    “没事的,我已经收到了她的心意。”
    说完,宁缺就拍了拍自己身后的大黑伞,在他成长的这么多年,桑桑的大黑伞保护过他很多次,到现在还安然无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蛇夫〕〔独占糙汉1.v1书香〕〔人在斗罗写日记,〕〔主攻穿越古代科举〕〔我把女友养成天后〕〔倾城女仵作〕〔朱寿〕〔网恋需谨慎小说〕〔知乎推荐高质量网〕〔塞一天冰块不可以〕〔那一天〕〔重生八零:空间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