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我真不是绝〕〔累!病娇徒弟要黑〕〔大唐:开局被骗婚〕〔神算:开局拒绝女〕〔从前有座镇妖关〕〔赌石小子〕〔我竟是李火旺病友〕〔修仙从转生成猫开〕〔神奇宝贝之超神训〕〔夺心契约:陆先生〕〔头号战神叶锋苏凝〕〔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领主时代:开局获〕〔大秦:神榜现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雨夜中的对话
    宁缺和朝小树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受伤后的他们奋力的站起了身体。
    双眼死死的盯着王景略,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攻击。
    可惜实力上的差距使得他们的一切像是无用功,面对着王景略的进攻,他们一次次的倒地。
    终于,他们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匍匐在地上看着渐渐走进的对手。
    宁缺和朝小树互相对望了一眼,眼神中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
    此刻死亡的气息即将来到,他们坦然面对着即将到来的攻击。
    “没想到,我到最后还是连累你了。”
    朝小树现在有点后悔的说道,后悔这一次他把宁缺带回来,他以为能够带着宁缺回去,结果今天看样子是回不去了。
    “没什么连累不连累的,我们是朋友!”
    宁缺看着朝小树,一字一字认真的说道。
    “是啊,朋友。”
    朝小树喃喃自语的说道,而后,他奋力的走到了宁缺的面前。
    “如果我们会死的话,我会死在你的面前。”
    此时的朝小树,倔强的向前,将宁缺守护在自己的身后,在宁缺的眼中,此时的朝二哥更像是一道墙,死死的守在自己的眼前。
    “要死的话,一起死吧。唯一遗憾的就是没能在见桑桑一眼。”
    宁缺也奋力的向前走去,和朝小树站在了一起。身上的伤让他们此刻的话格外的慢,但是在他们颤抖的嘴里确实那么坚决。
    “这就是你们的遗言吗?我收到了,下面,请让我对你们说声再见吧。”
    听到他们对话的王景略,此时幽幽的说道,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凌厉。
    之后,他举起了自己的手,准备结束这场对他来说很是无聊的游戏。
    就在此时,他们感觉到了一道很大的符从天而降,刹那间,整个春风亭的长街都被头上的那道符所笼罩。
    “无论你怎么看都是修行中的奇才,为什么要躺这一趟浑水呢?只要你放弃这次的任务,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都城。”
    来人每走一步路,王景略的身体就弯下一分,直至最后王景略被压制的跪在长街上,一动不动。
    “井字符?颜瑟大师?”
    王景略奋力的想要将身上的压制顶起来,可是到了最后还是徒劳无动,而后他放弃了挣扎,有点苦涩的说道。
    来人正是颜瑟大师,号称昊天世界里最强的神符师。此时的他一改平时游戏人间的姿态,神情凝重的来到了春风亭。
    “你四岁入初境,六岁入感知,十岁进入不惑,而后十六岁进入洞玄境,现在的你,几年的时间由洞玄下品进入洞穴巅峰。还闯出了知命之下无敌的称号,说实话,我很欣赏你。”
    颜瑟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王景略,眼神中也带着可惜。
    “颜瑟大师,这是我的任务,就是让朝小树死。”
    王景略虽然知道在颜瑟出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不成了,但是他还是对着颜瑟说道。他不知道为什么此行会招惹来颜瑟,但是,一旦他任务失败的话,那么他的结局也是死。
    “我既然来到这里,你还不明白吗?”
    颜瑟看着眼前的王景略,忍不住的爱才心切。
    王景略能从一介布衣成长到现在,颜瑟也不想他死在这里,所以他最得意的井字符,到现在还停留在半空中,没有落下。
    “大师,你是知道我背后的人的。”
    王景略低身的说道,有颜瑟在此,他知道自己此行注定了失败。
    “我会给他说的,你现在就去许世的将军府,去他的帐下效力吧。”
    颜瑟放开了对王景略的压制,然后,他将对王景略的安排对着王景略说出。
    之后,在颜瑟的压迫下,王景略也只能无奈的向着城外走去了。
    颜瑟的话他不能不停,虽说他是知命之下无敌,但是依旧不是颜瑟的对手,看到颜瑟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走远,他知道这条命也算是保住了。
    “多谢颜瑟大师的救命之恩。”
    看到王景略消失的身影,朝小树艰难的站起来身,抱拳对着颜瑟感谢道。
    “不用谢我,有人让我救你一命。”
    颜瑟听到了朝小树的感激之语,直接说出了他来这里的目的。
    “总之,辛苦大师来自一趟了。”
    “嗯。”
    就在这时,突然颜瑟的眉头一皱,说了一声:
    “朋友,既然来了这里,还请献身一见。”
    听到了颜瑟的话,朝小树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不顾自己受伤身体,警惕的看着四周。
    很快,雨夜之后来了一个人,缓缓的向着他们走来,只不过,来人身上,居然在大雨中没有一滴雨落在身上。
    “晚辈杨辞,见过颜瑟大师。宁缺,我们又见面了。”
    来人正是书院的杨辞,他到来之后,先是对着颜瑟行了一礼之后,而后对着宁缺打了声招呼。
    “是你,换我的字来。”
    宁缺看到来人的模样之后,立即不顾自己受伤的身体,咬牙切齿的说道。
    “宁缺,说什么还啊,你那天送我的字,以后我会回报的更好。再说了,如果不是颜瑟大师的来到,我也会出手救你的,所以说,你用了一幅字,相当于救你自己一命。”
    杨辞有点赖皮的说道,说完之后却让宁缺更加的急眼。
    “既然宁缺你平安无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热闹看完之后的杨辞,很快就消失在了春风亭的街道。至于他为什么来,自然是过来看看热闹。
    “小子,你认识他?”
    看着杨辞走远的身影之后,颜瑟皱着自己的眉头问着宁缺。
    他刚才从杨辞的身上感受到一股符道的气息,而这个气息就是年前的那一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天能够遇见他,颜瑟很是觉得意外。
    “他啊,对我说过他是一个读书人,现在在书院。不过,我感觉他就是一个强盗,抢我的东西不还,而且很无耻。”
    面对着刚刚救了自己的颜瑟,宁缺很快就将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不过他的语气很是愤恨。
    “是吗?那还真是挺好的。”
    颜瑟看着杨辞的背影,没有听到宁缺的愤恨。此刻,颜瑟将杨辞牢牢记在了心里。
    “好了,既然你们没事了,那我就走了。”
    说完之后,颜瑟就冒着雨夜,离开了这里。
    至于长街上的尸体,自然有人来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反派:被逐出师门〕〔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