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女装成长日常〕〔S级热搜:修仙大佬〕〔联盟:我真不是绝〕〔累!病娇徒弟要黑〕〔大唐:开局被骗婚〕〔神算:开局拒绝女〕〔从前有座镇妖关〕〔赌石小子〕〔我竟是李火旺病友〕〔修仙从转生成猫开〕〔神奇宝贝之超神训〕〔夺心契约:陆先生〕〔头号战神叶锋苏凝〕〔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我总出现在命案现〕〔蜀山执剑人〕〔三国:我在江东做〕〔新婚夜,带千亿物〕〔逆天萌兽:绝世妖〕〔团宠农门女将军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交战
    有些人,当他站在那里,就能知道他有多强。有些人,当他拿起剑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内心那被剑刺中的锋芒。
    柳白就是这样的人,当他拿起剑指向杨辞的时候,杨辞就感觉自己的心跳在那一瞬间停住了。
    柳白说过:“纵剑万里,不及身前一尺。”所以,当他拿起剑的时候,身前一尺是他的领域,也是他的世界。
    但是当言辞真正面对的时候,他眼中的柳白早已经分不清是人还是剑,在那一瞬间,柳白仿佛已经不存在于世间,但是却也无处不在。
    大河剑意之下,杨辞的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都仿佛感受到了剑的锋芒,刺痛着杨辞身体的每一处地方。
    剑阁的后面的山上,山上空无人烟,柳白和杨辞走到了那里。
    山上的溪流缓缓而下,流经有顽石的地方会撞出叮叮的声响,草木旺盛,阳光照不到的树荫里总是显得很凉快。
    此时的杨辞也一改往日那儒雅的形象,表情变得认真。
    身上的符意也在慢慢的提升着,渐渐地,符意向着柳白攻去。
    柳白看到后,眼中一亮,身上的剑意也激发出来,直向符意而去。
    剑的锋芒,很快就刺穿了杨辞的符意,使得杨辞闷哼一声。
    那一刻,杨辞仿佛感受到了自己面临的大江东去的雄伟,而自己就像是逆流中的扁舟,随着江水的流淌,在江面中摇摇晃晃。
    杨辞不敢大意,因为一旦自身想扁舟一样,只要留下一点破绽,那么就像是舟毁人亡的下场。
    所幸杨辞在书院的修行没有拉下,就在那狂风暴雨中的江面上,杨辞率先出手了。
    “上善若水,水字符。”
    水利万物而不争,此刻,杨辞放下了自己所有争锋的心,站在由大河剑意组成的江面之上。
    每一道剑意击上杨辞的水字符,在符上击起了一道道涟漪,而后后继无力的落在剑意组成的大河之中。
    剑意化剑,径直的向着杨辞奔去,杨辞的水字符,化作一道水幕,抵挡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剑意浩浩荡荡,打着水幕点点涟漪。
    杨辞在其中,支撑着这片剑意世界里的一寸地方。
    两者相互之间僵持了很久,最后剑意渐渐归于平静。
    柳白收回了自己的剑,看着还在水幕中的杨辞。笑着说道:
    “你很不错,能够在我的大河剑意里支撑这么长的时间。”
    听到了柳白的话,杨辞也收起了自己的符,对着柳白行了一礼之后回道:
    “晚辈多谢前辈的手下留情,这场比赛,我输了。”
    “你没输,我也没赢。咱们平手。”
    柳白纠正着杨辞,刚才的比试,看上去像是平手。
    “不,前辈,还是你留手了,不然晚辈是绝对会输掉这场比试的。”
    杨辞听到柳白的话可不敢承认,在刚才的比斗中,虽然柳白没有破掉自己的防御,但是要是长久僵持的话,绝对是自己先抵挡不住。
    “你的符意很好,就是没有什么攻击里,要不要跟我学剑?”
    看着杨辞很识趣的模样,柳白在犹豫了一番之后,问道杨辞。刚才看到了杨辞的符,柳白觉得他很适合自己的大河剑意。
    “前辈说笑了,我不会用剑。很抱歉,不能学习您的大河剑意了。”
    杨辞听到后,考虑了一会之后还是拒绝了。
    “好吧,既然你不想学,也没什么关系。你自己也找到了自己的路,跟我学大河剑意也不会有什么进步。”
    柳白看到杨辞拒绝之后,点了点头,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意思。
    大河剑意,柳白虽说也很想找个传人,但是就像他说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也都有自己前进的道,学了反而对自己不好。
    “听说夫子他老人家准备再收一名徒弟,不知道谁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成为他的第十四名亲传弟子?”
    突然,柳白想起了让自己有点疑惑的问题,问道了杨辞。
    “前辈,老师的这名弟子我并不知晓。”
    杨辞听到后,并没有将宁缺的名字说了出来,就像所有人都无法预料一样,这件事也之后夫子亲手收在膝下才能知晓。
    “书院有你们这群出色的弟子,还真是让我好生羡慕。”
    听到杨辞的话之后,柳白也知道自己问了也是白问,而后一脸感叹的说道。
    在看到书院的优秀弟子之后,在看看自己剑阁里的那群弟子,那是完全不能比较了。
    “前辈,剑阁中还是有很多良才的,只是现在声名不显罢了。”
    “他们,算了吧。没什么本事,”
    剑阁的弟子柳白这个当师傅的一清二楚,是不是良才他能不知道。
    一想到这里,柳白就有点很铁不成钢。
    自己不如夫子,现在连自己的弟子也不如夫子。着实让柳白心里不是滋味。
    对柳白来说,其实很想和夫子打一场的,世人都说柳白是世间第一强者,但是和那些不可知之地的人们相比,世间的人往往说自己比不过他们。
    而号称昊天之下第一人的夫子,柳白其实很想知道夫子有多高。
    他是剑客,自然很想去挑战那些比他强的人。
    此时的他,就和颜瑟一般,走到了修行的尽头,前方无路,让他有点迷茫。
    世上的修行者都知道五境之上还有境界,但是对于想柳白或亚瑟的这群人来说,前方无路可走,唯有自己开辟出一条道。
    而这,也是柳白没有跨过五境的原因,在那生与死的边缘,他依旧看不清前面的路。
    这世间,从来不缺天才,但为什么到了最后,能都突破五境的只有不可知之地的人,这也是柳白有点好奇的地方。
    “前辈在想什么?”
    杨辞看着眼前有点迷茫着的柳白,好奇的问道。
    “我在想,为什么除了不可知之地的人,这世间的其他人没有人能跨过五境。”
    柳白对着杨辞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虽然不期望杨辞能够回答出来,但是长久闭关的他很想倾诉一下。
    毫无疑问,杨辞很适合这个人选,毕竟他不是剑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我一个治疗术下去〕〔反派:被逐出师门〕〔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