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马强东〕〔萌宝来袭:总裁爹〕〔教官从我是特种兵〕〔盛唐陌刀王〕〔诸天旅道〕〔王小刁〕〔带着键盘去修仙〕〔胡美美〕〔王富贵〕〔秦亿〕〔凤清音〕〔傅大人命里有妻〕〔影视世界当神探〕〔最初的寻道者〕〔我全家人设都崩了〕〔大佬今天催婚了吗〕〔开局签到做神豪〕〔洪荒之诸天聊天群〕〔大佬又在装萌新了〕〔竹马他又打翻了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屋 第529章 拔除常世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是两个?”

    另一边战斗刚开始后没多久,青木和雄就陷入到麻烦之中。

    他是三阶阴阳师,但作为最凶恶的般赤若,最弱的赤般若也是三阶,而眼前他所面对的这一个绝对要比普通的赤般若更凶残,更强大。

    这家伙身材高大,已经接近2米5,裸露着粗壮的上半身,脸庞阴红如血,一头乱发也如同火焰一样飞舞。

    当青木和雄赶到目的地的时候,撕碎小芷的赤般若竟然没有离开,而是肆无忌惮的将一个成年女性抡起。

    啪!

    清脆的骨裂声传来,女人的头颅爆开,鲜血脑浆涂了一地。

    紧接着赤般若抓起女人的尸体,粗大的手掌用力一绞,如同拧衣服一样将布娃娃一样的尸体拧成麻花状。

    血液滴滴嗒嗒的流淌下来。

    赤般若仰头张开嘴。

    绝大多数的血液都没有落入他的口中,而是被他的脸庞吸收,他身上红雾缭绕,气势再次提高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青木和雄脸色便已经阴沉下来。

    这表示眼前的这只赤般若绝不是因为常世侵染而生成的。

    这家伙在常世中一定有一个强大的本体。

    “这下子就变得棘手了。”

    眼角的余光扫过,他看到了天花板上一个若隐若现的苍白面孔。

    “白般若怎么在这儿?”

    “那日暮千夏他们追击的又是什么东西?”

    青木和雄突然感觉这次所谓的突发事件,恐怕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过面对这支强大的赤般若,他还是第一时间发动了攻击。

    不知何时他的手指尖多了一张青色的符箓,灵力激活上面的能量,符箓瞬间崩碎。

    青木和雄低喝一声,下一秒爆开的符箓出现在赤般若的头顶上。

    无形的禁锢笼罩在赤般若身上,仿佛给他套上了一具枷锁,紧接着青木和雄挥了挥手。

    “攻击他!”

    漂浮在半空中的女人重新化作一张白纸,落在青木和雄的手上时已经变成了一把纸剑。

    深深的灵力蒸腾,顶着双角的鹿头从青木和雄的身后浮现,下一刻手中的纸剑激射而去,以极快的速度斩在了赤般若的头顶上!

    当!

    纸剑和赤般若头上的尖角相撞竟然发出了金铁交戈的声音,那妖物吃痛,头颅猛地向后仰去,口中发出愤怒的惨叫。

    与此同时纸剑再次飞回落在了青木和雄的手上,洁白的纸张已经被染黑,上面布满了清晰的裂痕。

    “这么强?”

    心中一阵嘀咕,青木和雄发现自己低估了这只赤般若的力量,不,或者说低估了它力量的增长幅度。

    整个战斗过程,他始终将一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房顶上的那张白色面孔上。

    白般若只是其中力量最弱的一种,但此时面对强敌,青木和雄可不敢掉以轻心。

    “日暮千夏他们到底去哪儿了,再这么打下去……”

    脸上露出一个苦笑,但青木和雄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发动了攻击。

    而另一边,结束了战斗之后,日暮千夏没有任何犹豫带着罗杰坐上汽车,一脚将油门踩到底。

    “我们必须立刻赶回去,青木和雄一个人对付两只妖物恐怕会有危险。”

    日暮千夏打着方向盘快速地说道。

    “他是一个纯粹的阴阳师,没有修行过任何剑术,如果被那怪物突破防御进了身,再加上另外一个……伊藤。”

    日暮千夏一脸担忧。

    “刚才那个笑般若是怎么回事?”

    罗杰问道。

    “那是一种扭曲而残忍的妖物,她内心痛苦却不得不强作欢颜,和白般若不一样,虽然也源自于女人的嫉妒,但笑般若的生成却更苛刻一些。”

    “据说记载的第一只笑般若原本只是一个寻常的女人,她相貌普通,相夫教子,只想做个普通人,但可惜的是,她的男人却心生杂念。”

    “背着她在外面找了其他女人,为了维护家庭的稳定更多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和平的生活环境,这个女人不得不强作欢颜,每天以笑脸迎人。”

    “久而久之,她的笑容就像一张面具一样挂在了脸上。”

    “不过可惜的是她的男人最终还是抛弃了她,不仅如此那个恶毒的新欢还残害了女人的孩子。”

    “在嫉妒和愤恨中,这个可怜的女人被常世侵染然后化作妖物,报复了她的丈夫和那个恶毒的女人,并将那个女人的孩子的头颅扭下,像石榴一样在手中把玩。”

    “报了仇,她仍在不停的笑,可这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她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家庭,孩子也被残害,只剩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游荡。”

    “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

    日暮千夏叹了口气。

    “常世力量的侵染只是诱因,真正的根本还是人心。”

    “相比较而言,白般若是其中危险性最小的一种,她只会报复伤害自己的人,而笑般若的危险就会再次升级,复仇之后她会主动寻找和她有类似经历的人。”

    “至于赤般若,据说它才是形成另外两种般弱的真正原因,是生活在常世的妖物。”

    在战斗之前,为了形成封印结界,纸蝶已经破碎,在离开的时候,千夏却记下了青木和雄前往的大概方位。

    她将速度开到极限,只用了一半时间就来到了附近的区域。

    刚一靠近罗杰便感受到源自青木和雄的灵力波动。

    日暮千夏脸色变了变,她快步向前,“是青木结界,他快撑不住了!”

    半空中形成了一个碗状的青色结界,结界隔绝了内部的工厂,让周围的普通人察觉不到半点生息。

    穿越结界走入工厂内部,远远的罗杰就看到了那个雄壮的狰狞身影。

    在他对面是气喘吁吁脸色苍白的青木和雄。

    看到日暮千夏,青木和雄脸色一喜,“你终于来了,快帮我对付那只白般若。”

    “这个家伙似乎被控制住了,你要小心!”青木和雄脸色一振,在他身边一个顶着惨败面孔,头生双角的女人正飞快地移动着。

    女人有姣好的身姿,但她一张面孔扭曲的实在不忍让人直视。

    头上的双角散发着红光,有隐约的红线和不远处的赤般若连在一起。

    “解决了那只白般若之后,我替你创造机会,我们必须打断妖物贯通常世之间的通道,否则继续战斗下去,他一定能把我们活活耗死。”

    说话的功夫,日暮千夏已经冲到青木和雄身边,她手中的武器横扫逼退了飞扑上来的女人,身体顺势向前,拉开了和青木和雄之间的距离。

    有了日暮千夏刚才的普及罗杰也能够轻易的分辨出眼前女人的状态,的确像日暮千夏所说的那样,这个伊藤利惠子正处于生成状态。

    她虽然面容扭曲,头生双角,但双角虚幻,显然并不稳定,在日暮千夏靠近之后,也出现了刹那的迟疑。

    但很快她头上红光大盛便再次扑了上来。

    “伊藤利惠子!”日暮千夏低喝一声。

    “谁?你是谁?”

    伊藤利惠子暴怒的双眼中闪过刹那的清明。

    “我叫日暮千夏,我认识你,我们曾在一所学校里读过书。”

    伊藤利惠子摇晃着脑袋,似乎想要摆脱某个声音的控制,“不,不可能,你是骗我的。”

    紧接着她的声音就变得低沉,从喉咙中吐出的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嗓音。

    “按我说的去做,放开你的身体,杀光了眼前这些人我便会帮你找到那个真正伤害你的人!”

    “想想他在你身上做的那些事。”

    “哦……真可怜。”

    “整整七天,在阴暗的地下室,那个男人对你做的事情,你已经忘了吗?”

    “你心里的阴暗和愤怒我比谁都清楚,还记得那些怜悯的目光,那些厌恶的眼神吗?”

    “还记得哪个发誓会娶你的男人对你说过的话吗?”

    “或者说你忘记了父母的死?”

    “别说了!”

    两种混合的声音同时从伊藤利惠子的口中吼出,在这一刹那她头上的双角红光大盛,整个人气息暴涨!

    “这根本不是白般若!”

    不远处战斗的青木和雄发现了这边的异常。

    “你现在才知道吗?”

    那个高大的身影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这个女人的灵魂简直太有趣了,她能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啧啧。”

    伊藤利惠子的气息暴涨也让日暮千夏感受到了压力,虽然还没有杀过任何人,但此时伊藤利惠子竟有这一丝向赤般若转变的迹象。

    “罗杰!!”日暮千夏娇叱一声,她目光扫过,罗杰瞬间就明白了女孩儿眼中的含义。

    接下来的战斗十分危险,日暮千夏必须全力以赴已经没有精力再保护罗杰了。

    罗杰正犹豫着要不要悄悄动手,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察觉到了一点异样,没有抬头观察,罗杰快速的向后方退去,同时收敛了自己的感知。

    “会是什么人?”

    “青木神社的阴阳师,还是偶尔路过的修行者?”

    眼前的局势还在控制之内,罗杰想了想遏制住心中的冲动。

    他是见识过日暮千夏全力爆发时的状态的,就算是面对普通的三阶也有一战之地。

    至于青木和雄,虽然看起来凄惨无比摆出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的样子,但这家伙出身于著名的神社,手底下绝对还隐藏着一两张保命的底牌。

    果然,眼看着局势发生变化,青木和雄也开始拼命。

    一个缩小版的封印笼罩在赤般若身上,紧接着青木和雄一口气拍出了三张符箓。

    这三张符箓拍出,青木和雄看起来就像是被一群姑娘糟蹋了三天三夜一样,脸颊都凹陷下去,双目也变得呆滞,似乎连精神都变得有些涣散了。

    “拼命啊!!”

    青木和雄大喊一声,“快!”

    日暮千夏的表情也变得无比凝重。

    凌厉的剑刃在伊藤利惠子身上破开了数个窟窿,这时候的日暮千夏已经顾不上太多。

    暂时逼退了伊藤利惠子之后,她身形一闪便出现在赤般若身边。

    “我坚持不了多久的!”

    青木和雄大声喊道。

    罗杰注意到在移动的过程中日暮千夏手中的秋水剑不知何时已经收剑入鞘。

    与此同时,她身上的凌厉澎湃,身后一个隐约的形象出现。

    猫又。

    锋利的尖爪,在尾部分岔,似乎又长出了第二只尾巴。

    剑光一闪,速度力量角度,日暮千夏这一剑都妙到巅峰,罗杰发出由衷的感叹,这一招剑式也不知道日暮千夏到底演练过多少遍。

    唰!

    雪白的剑光刺破黑暗,紧接着在赤般若身边出现了黑色的烟雾,他脚下的气息升腾着,可日暮千夏一剑过后,黑雾被破除。

    罗杰仿佛可以听到赤般若身上传来的阵阵崩裂声,下一秒他便发出一声惨叫,头上的一颗弯角应声爆裂。

    身体上渗出了大片的血迹。

    与此同时,青木和雄也是惨叫一声,他狂筛一样地抖动着,吐出一大股鲜血,一头栽在地上。

    一剑将赤般若重创,可此时的日木千夏看起来也并不好过,她脸色一片煞白,嘴角甚至渗出了丝丝血迹。

    不过这个女孩倔强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向前迈出一步,用颤抖的秋水剑支住自己的身体。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哪怕赤般若随便一次攻击,都足以要了她的命。

    “被反噬了。”

    罗杰知道秋水流的核心传承断绝,日暮千夏虽然有凝聚守护灵的能力却不得其门。

    这时候越阶强行发动攻击,肯定受了不轻的伤。

    远处赤般若庞大的身躯萎靡下来,他竟然放弃了绝佳的攻击机会,身体高高跃起,没入到黑暗中。

    “我记住你们了。”

    罗杰看到一双怨毒的眼睛落在了日暮千夏身上,他心中一冷,刚要上前,可就在这时,刚刚被打飞出去的伊藤利惠子却再次扑了过来。

    日暮千夏嘴角抽动,但她显然还没能从刚才的攻击中回过气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伊藤利惠子的爪子落下。

    当。

    一声轻响,罗杰持剑站在了日暮千夏身前。

    他一剑逼退伊藤利惠子,甚至有心情回头冲日暮千夏露出一个微笑。

    “不是说是你来保护我么?”

    “看来这两次你似乎都食言了。”

    远处的青木和雄看到这一幕,“都什么时候了,还……”

    气息翻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误入歧途苏玥〕〔不败战神杨辰〕〔极品老木匠〕〔姜咻傅沉寒第一次〕〔齐昆仑〕〔重生第一宠:大佬〕〔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苏沫沫厉司夜小说〕〔入赘的废物〕〔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阶下臣〕〔秦偃月〕〔巅峰赘婿(又名: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