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武极狂神〕〔从欠费开始的功德〕〔玉灵圣尊〕〔我在封神诡界做和〕〔剑公子〕〔魔音至尊〕〔大逍遥仙〕〔墟渊〕〔我八岁就无敌了〕〔堕世异主〕〔我是万道之主〕〔天地战记〕〔自完美世界开始〕〔从执掌十万亿神魔〕〔混沌龙婿〕〔诸天圣尊〕〔我真是实习医生〕〔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地煞七十二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近身狂婿 第二百二十九章 而是杀戮!
    红芒乍现。

    楚云这一刀,如裹挟雷电,若神龙附体,轰然劈下!

    老和尚抬起残缺的刀锋。

    目中,亦闪过浓郁杀机。

    他失去了耐心。

    被楚云一刀又一刀压迫抬不起头!

    他很憋屈,很愤怒。

    他出道至今,从未受过如此羞辱。

    凭他的绝顶实力,哪怕对手再强横,也应该有来有回才是。

    而不是像此刻,被楚云单方面掌控局势,说劈就劈,说打脸就打脸!

    他武道之心动摇了。

    理性,也一步步土崩瓦解。

    高僧苦菩大师,要和楚云玩命!

    藏于僧袍中的手,握拳、松开,再握拳。杀机暗藏!

    手中的刀,也紧握掌心。

    他的虎口已被撕裂。

    每一根手指,都仿佛被铁锤敲打过。生疼难忍。

    但此刻,已到了这场决斗最关键时刻。

    踏过去,他将亲手宰了这个狂妄放肆的年轻人!

    嗡!

    戒刀高抬,苦菩大师发出一声不符合他身份地位的闷哼。

    他凝气聚神,双目如电。

    在即将迎接楚云这一刀之际,僧袍中的手,仿佛化作一条剧毒的巨蟒。

    袍开,莽张嘴!

    “你心不静,连握刀的手,都不稳。”

    楚云面无表情。

    悬空的左手,啪地一声,与握刀的右手重叠。

    刹那间,楚云这在苦菩大师眼中,原本有些许缺憾与破绽的一刀。竟在这一刻完美无缺!无懈可击!

    嗡!

    手起,刀落。

    干净利落地劈向了苦菩大师!

    铿地一声巨响。

    苦菩手中的刀,被劈成了碎片!

    胸前,被劈出长长的血口。

    鲜血如柱,汩汩流淌。

    而他出袍的拳头,却没能如预期击碎楚云的心脏。

    悬在了离楚云心脏足有五公分的半空。

    他满脸错愕,双目呆滞。

    低头看了眼不断涌出血水的胸膛。

    内心,充斥着不甘与绝望。

    几番交手,他并不觉得楚云实力强过自己。

    可由始至终,他都被楚云压制,压得抬不起头,喘息困难。

    更何况,就在几日前,他才与京城名宿段五爷有过一场恶战。

    即便他恢复能力再强,也顶多有七八成战力。

    可为什么,楚云此刻能展现出如此恐怖的实力?

    他若真强大如斯,段五爷当初就该被他一刀斩杀!

    老和尚思绪混乱,胸前的剧痛令他逐渐清醒。

    这一刀,伤及内脏,斩断数根肋骨。

    他纹丝不动,也不敢动。

    仿佛动一下,五脏六腑便会破口而出,散落一地。

    啪!

    楚云抬手,又是一巴掌。

    狠狠抽在了老和尚脸上。

    可苦菩动弹不得。

    胸前的刀口,也仿佛被这一刀扩大了伤势。血流得更快了。

    “为什么在我老婆面前说这些打打杀杀的话?”

    楚云面无表情,口吻阴冷。

    啪!

    又是一巴掌。

    啪!

    还是一巴掌。

    他似乎恨透了苦菩大师。

    巴掌打起来,根本停不下来。

    打了差不多十几巴掌。

    苦菩大师满脸浮肿,血肉模糊。

    连眼睛,也即将永远地闭上。

    “你不该吓她。”

    手起。

    刀锋现。

    刀落。

    见血封喉。

    金陵城第一高手苦菩,绝望地倒在了佛门正宗之地。

    他反抗了,也挣扎了。

    可从头到尾,他都没能在楚云面前占半点便宜。

    他自信而来。如天神下凡。

    可他绝望而去,堕入地狱。

    咯吱。

    满身杀气的楚云推开门。

    门外,空无一人。

    但暗中,有十余暗影守护。他们阻挡了一切靠近餐厅之人。

    而正义的力量,似乎也被某股邪恶操控,久久不肯登场。

    “今晚。”

    楚云身躯疲惫地走出餐厅。

    薄唇之下,吐出一句冰寒刺骨的话语。

    “我要染红秦淮夜。”

    止步。

    楚云目光阴冷,浑身戾气横生:“从这座佛寺开始。”

    “是!”

    暗影领命。各自散去。

    楚云转身,在缓缓合上餐厅大门时。视线落在了血泊中的苦菩大师身上:“有一点你说的没错。他们擅长的,从来不是保护。”

    “而是杀戮。”

    ……

    哐当!

    周家客厅。

    周老爷子手中的茶杯脱手了。

    周隆纵横金陵城数十载,头上被冠以龙王美称。

    他经历过各个时代的大风大浪。却依旧屹立不倒。站在龙脉之上。

    没人怀疑金陵周老太爷的实力。

    更不相信,在这座六朝古都,会有什么事儿能够撼动他磐石般的巨大心脏。

    但此刻,他动容了。

    手中的茶杯,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他不可思议地望向周彦之。眼眸深处,写满了震撼与不解。

    “苦菩死了?”

    他张开嘴。苍老的脸庞上,一片煞白。

    “嗯。”周彦之眉头深锁,抿唇道。“身首异处。包括他的徒弟,还有苦萨大师,全都死在栖霞寺。”

    “我记得你说过。楚云和京城段老五恶战一场。当时就已经受伤了。”周隆沉声说道。

    “不仅受伤。还很严重。”周彦之缓缓说道。“这个消息,绝无虚假。”

    “那他为什么可以杀了苦菩?”周隆费解道。“以我对苦菩的了解,他的实力绝对不在段老五之下!”

    “也许。他隐瞒了实力。”周彦之神色平静,比周老爷子还要镇定。“又或许,苦菩大意了。”

    周隆闻言,陷入了沉默。

    大意?

    周隆不信。

    他甚至是看着苦菩长大,并一步步走向强者之路。

    苦菩内心很骄傲,但绝非自大之人。

    更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

    他心中无佛,也不信轮回。

    他要的,仅是此生荣耀。

    周老爷子点了一根卷烟,眉宇间的困惑,难以消除。

    “楚云呢?”周隆吐出一口浓烟,头也不抬地问道。

    “消失了。”周彦之重新为老爷子倒了一杯茶。然后亲手端过去。

    周隆却没接,只是摆手示意,让他放在茶几上。

    “是离开了。还是藏起来了?”周隆沉声问道。

    “不清楚。”周彦之摇头。

    平静而清澈的眸子,静静凝视着坐在沙发上的周隆。

    “这件事到此为止。”周隆吞吐香烟,斩钉截铁道。“送老二离开一段时间。”

    “您担心楚云已经知道是我们在背后操控?”周彦之随口问道。

    眼中,却不着痕迹地掠过一抹冷意。

    “苦菩什么都不会说。”周隆平静道。

    “那为什么走的是老二?”周彦之反问。

    他抬腿,逼近周隆:“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妃要撩人:太子殿〕〔法医王妃:我给王〕〔亿万双宝寻爹忙全〕〔穿成山神后,我捡〕〔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前妻难追,周少请〕〔不败战神杨辰〕〔醒来后我成了隐婚〕〔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