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天狗食日
    阴暗的石庙之内,摆放着一尊左手捏兰花指,右手执生死簿,脸如鬼煞般狰狞,头戴王冠的诡异神像。
    此刻一群村民正跪拜于地,冲着头顶的妖异神像不断磕头行礼。
    “吉时已到,上童男,祭明神。”叩拜许久之后,一名乡绅模样的老者站起身来,口中轻喝着发出命令。
    两名身材魁梧的壮汉,押解着一名被绳索紧紧绑缚着的幼童,从石庙角落里走了出来。
    将幼童直接推倒在地上,其中一人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便要向着幼童的胸口刺去。
    看着匕首袭来,幼童眼中充满了恐惧之色,挣扎着想要求饶,但奈何嘴巴却被破布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住手。”
    眼看幼童即将惨死,千钧一发之际,庙外忽然传来一声怒喝,随即一块石头飞射进来,精准地打中了壮汉手中的匕首,将其击落在了地上。
    同一时间,一名清秀少年从外间飞奔而来,径直闯进了石庙之内,快速解开了幼童身上的绳索,将他解救了出来。
    “云飞,你做什么?”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乡绅老者怒不可遏地高声怒吼起来。
    “做什么,我倒想问问,你想要做什么?”看着乡绅老者,清秀少年云飞冷声质问道:“孙员外,你竟然拿活人来祭祀镇魔司明令禁止的邪神,就不怕遭报应吗。”
    “胡说八道,明神乃是这世间最伟大的至高神祗之一,并不是什么邪神。”
    孙员外断然否认道:“小兔崽子,不要以为去镇魔司训练了几个月,就好像自己什么都懂了一样,你还没有通过最终考核,还没有成为镇魔卫呢!”
    “如今村里各种诡异层出不穷,不血祭明神求祂庇护,难道靠你这个半吊子的学徒不成?”
    目光看向旁边的两名壮汉,孙员外冷喝道:“不要管他,继续献祭。”
    听到他的命令,两名壮汉对视了一眼,缓缓迈步向着幼童逼去。
    “我看谁敢。”挡在幼童身前,云飞昂首挺胸,大有一言不合就直接开打的架势。
    见他态度如此坚决,两名壮汉脸上顿时露出了迟疑之色,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
    虽然云飞仅仅只是镇魔司学徒,还未成为镇魔卫,但镇魔司专门负责镇压厉鬼邪煞,在老百姓心里积威日久,因此两人心里对他还是有些犯怵,不敢真的撕破脸皮。
    就在双方僵持之时,石庙外忽然刮过一阵阴风,而后天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暗淡下来,明明才刚到晌午,竟就突然变得如同黄昏一般。
    “不好了,是天狗食日。”站在庙门处的一名村民,向外张望了一眼,顿时惊恐地尖叫起来。
    快步走到庙外,云飞抬眼望去,只见天空中的太阳,此时已经只剩下了如同月牙般的一小角还在散发着光芒,竟然真的发生了日偏食。
    “快敲锣,通知村里人全都躲到神庙来。”一名村民从神像之后取出了一面铜锣,拿着木棍使劲地敲击起来。
    “咣,咣,咣……”随着锣声传荡开来,一个又一个村民惊慌失措地从村子里奔跑出来,仓皇逃进了石庙之内。
    “可恶,肯定是因为你这不知死活的混账,打扰了明神的祭礼,害得我们现在要遭受神罚。”
    用手遥指着云飞,孙员外恶狠狠地咒骂道:“该死的棺材子,当年就应该直接把你扔去喂狗。”
    在孙员外的挑拨之下,一众村民们看向云飞的眼神,也渐渐变得仇视起来,有几人甚至直接开始低声辱骂他。
    “愚不可及。”看了一眼孙员外与石庙里的村民们,云飞冷笑着轻轻摇头。
    这世间的确是有真神存在,可以庇护人族不受厉鬼袭击,甚至天降神罚惩处不恭敬者,但石庙里所供奉的这个邪神,是绝不可能拥有这种神通的。
    倘若它真的有这种强大的本领,也不会被镇魔卫打成邪教,只能在远离城镇的穷乡僻壤悄悄传播,蒙骗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乡野村民了。
    看着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村民们,云飞轻叹了一口气,而后转头就走,不想再在这里白白浪费时间。
    “飞哥,等等我”。先前差点被惨烈血祭的幼童,艰难挤开了周围的村民,三步并两步地追了上来。
    这家伙也是个机灵鬼,怕留在神庙里又被孙员外拿去祭神,所以毫不犹豫地逃了出来。
    而没有人群遮挡后,幼童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他的面貌看上去竟然颇为成熟,原来他并不是小孩子,而是一个天生身材短小的侏儒。
    “火生,村里最近真的不太平吗?”云飞一边迈步向村中走去,一边向着侏儒问道。
    “是真的。”名为火生的侏儒连连点头,心有余悸道:“自从老村长死后,村里就没有消停过一天。”
    “不是这家的鸡被吃得只剩骨头,就是那家的狗被吸干了血,才短短几天的功夫,咱们村里所有的家禽家畜,就全都让厉鬼给吃光了。”
    “死的都是些家禽家畜吗?”微微皱了皱眉,云飞继续问道:“有没有人见过这厉鬼是什么样子?”
    “牛二那混账玩意儿见过。”火生一脸鄙视道:“飞哥你也知道,这小子从小手脚就不干净,见村里闹鬼就想要浑水摸鱼,结果半夜偷鸡时碰见了一个女鬼,差点把他给活活吓死。”
    微微顿了顿,火生继续补充道:“按照牛二所说,那女鬼没有五官,但长着一根长长的舌头,舌头轻轻一卷,一只鸡就被吃得只剩下了骨架。”
    “长舌鬼。”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云飞立刻就知道了这女鬼的种类,这是世间最常见的鬼怪之一。
    按照镇魔司的记载,那些平常爱嚼口舌的长舌之人,若是心怀怨恨而死,死后再被阴煞之气刺激,便会很容易化作长舌鬼。
    “想不到村里竟然真的闹鬼。”微微皱着眉头,云飞心中也是有些震惊,原本他还以为是孙员外故意找事,想要血祭活人立威。
    “还好只是一只最常见的长舌鬼,虽然有些棘手,但只要准备充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微微低垂着脑袋,云飞开始在心里思索着对付鬼煞的办法。
    “飞哥,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好像有谁在磨牙?”就在此时,身后忽然传来火生的声音。
    “有人磨牙?”有些疑惑的转过身来,待看清眼前的景况,云飞眼中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只见一只身穿红衣,面容扁平没有任何五官的女鬼,此刻就紧紧跟在火生身后,几乎快要跟他的后背贴在了一起。
    而女鬼那长满利齿的大嘴,就悬在火生的脑袋上方,正在不住的开合摩擦,发出“喀嚓、咔嚓”的磨牙声。
    一根长满倒刺的猩红舌头,忽然从红衣女鬼的口中伸了出来,紧贴着火生的脖颈开始轻轻地摩擦。
    “咦,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咬我。”察觉到脖颈处的异状,火生猛地探出手,向着脖后拍去。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他并没有拍中女鬼的舌头,仅仅只是打到了自己的脖子。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我脖子上哪来的水。”收回手掌,发觉手心里竟然有一些奇怪的粘液,火生有些莫名其妙地转头向后看去。
    然而张着血盆大口的女鬼明明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仿佛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眼中瞳孔的倒影里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