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封印厉鬼
    嘴里发出嘶哑难听的低吼声,厉鬼迈着沉重的脚步,向着在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的牛二逼去。
    “动手。”口中一声大喝,云飞猛地从墙角里冲出,挡在了房门之前,堵住了唯一的出入口。
    听到云飞的号令声,牛二也瞬间从床上一跃而起,抓着被子就准备向着前方扔出去。
    随着他从床上站起,贴在被子和他身上的一些符咒露了出来,瞬间爆发出了绚丽的金光。
    被这光芒照射到,厉鬼顿时发出了痛苦的低吼声,用手遮挡住眼睛,十分畏惧地连连后退。
    而在金光闪耀的同时,牛二也看清了厉鬼那可怕的模样,竟被吓得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床上。
    “没用的怂货。”看到牛二那不争气的样子,云飞顿时气不打一出来。
    就因为这家伙的胆怯和迟疑,白白浪费了重创厉鬼的一次绝佳机会。
    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还能及时补救一二,没有丝毫的犹豫,云飞全力运转真元,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武技金刚拳。
    挥舞着散发着淡淡金光的拳头,他狠狠一拳向着厉鬼的后背砸了过去。
    “砰。”随着一声金石碰撞之声,在巨力轰击之下,厉鬼踉踉跄跄地向着前方跌去。
    看着厉鬼摇摇晃晃地向着自己倒来,牛二顿时被吓破了胆,口中一声惊恐的大叫,他把手中的被子向前一扔,连滚带爬的转身就逃。
    扔出去的被子,正好套在了跌倒而来的厉鬼身上,数十张符咒瞬间一起发动神能,绽放出耀眼的金光与爆竹般的噼啪爆炸之声。
    口中发出刺耳难听的惨叫声,厉鬼倒在地上来回的打滚,周身不断有白烟冒起,似乎被符咒伤的不轻。
    可惜这些镇邪符虽然威力不小,但毕竟材质低劣,仅仅一轮爆发攻击后,便全都失去了神能,通通化成了灰烬。
    正所谓趁他病要他命,见厉鬼被符咒所伤后,云飞立刻挥舞着铁拳向着它杀了过去。
    遭到偷袭受创之后,厉鬼也被激起了凶性,猩红的双眼里充满了暴虐之意,它摇晃着站起身来,张开大嘴便要扑向躲在墙角里捂着脑袋不断发抖的牛二。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云飞已经飞奔至它身前,一记铁拳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脑袋之上。
    身形一个趔趄,厉鬼差点被一拳打得栽倒在地上,口中一声怒吼,它直接放弃了牛二,转身向着云飞扑了过去。
    身形猛然向后连退数步,云飞避开了冲来的厉鬼,并且在二者错身的那一瞬间,又是一记重拳挥出,落在了它的脖颈之上。
    “啊。”口中一声惨叫,厉鬼这一拳打得身体前倾,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一击得手之后,云飞没有丝毫的犹豫,瞬间欺身而上,骑在了厉鬼背上,伸手从怀里取出剩下的镇邪符,一股脑全贴在了它的身上。
    随着一张张符咒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厉鬼再次发出了惨叫声,摇晃着身子想要将背后的云飞甩下来。
    可云飞此刻全力运转着真元,死死抓着它的脖颈,任它用尽了力气,也始终是无法挣脱。
    一只手抓着厉鬼的脖子,一只手握紧成拳,云飞不断挥舞着拳头,砸在厉鬼的脑袋之上。
    被一拳又一拳砸在头上,虽然厉鬼皮糙肉厚,体魄远比常人强健,但也受不住这连绵不绝的重击。
    在一阵痛苦的哀号声中,它终于被云飞硬生生锤烂了脑袋,趴在地上彻底失去了声息。
    “还好被大量镇邪符所伤后,这厉鬼一身实力所剩无几,不然还真的没法对抗它。”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云飞此刻也是心有余悸。
    老村长所化的厉鬼,在连吃三人之后,已经变得比之最初那只长舌鬼还要强上几分,若非其灵智不高,落入陷阱中了太多的镇邪符,最后谁胜谁负还真是不好说。
    即便占据了先机,云飞此战也胜的十分艰难,如今体内真元神力几乎尽数耗尽,累得是一点都不想再动弹了。
    就在云飞缓气之时,厉鬼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一堆灰烬,一道蓝色的光团从灰烬里飞了出来,悬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
    “我闻到了,是幽能的力量,快放我出去,吃了这股幽能,我又能变强一些。”脑海之中,猛地响起了魔念那嘶哑那挺的声音。
    口中一声冷哼,云飞并没有理会魔念,而是从怀里取出了一块木盒,向着蓝色光团罩去,将它装在了木盒里面,而后严严实实的封存起来。
    这木盒正是他白日间用桃木雕刻而成的那块木盒。
    而被装进木盒里的,乃是厉鬼的本源幽能,只要本源幽能还在,厉鬼哪怕被人打败,也能在一定时间之后,依靠着幽能的力量再次复活。
    桃木拥有着驱魔镇邪的能力,用桃木制成的木盒,能够封印低级厉鬼的本源幽能,让它们丧失复活的能力。
    成功将幽能封印之后,云飞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待体力恢复得差不多后,他这才站起身来,缓缓向着躲在墙角里的牛二走去。
    来到缩成一团的牛二身前,冷冷看着对方,云飞开口道:“我问你,老村长被害一事,你有没有参与进去?”
    “没有,我没有。”牛二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口中连连否认。
    “既然没有,那老村长变成的厉鬼,为什么会来找你复仇?”云飞声音冷厉道。
    “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来找我啊,飞哥,你是了解我的,我虽然平日里爱偷鸡摸狗,但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杀人啊。”
    牛二哭丧着一张丑脸,道:“老村长是被孙员外和圣教使者联手害死的,我也是后来才从我大伯口中,偶然得知了这件事情。”
    微微皱了皱眉头,云飞继续问道:“这个什么圣教使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圣教使者,是圣火教不久前派来的特使,他好像肩负着什么秘密使命,整天和孙员外在村里到处乱转,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在做啥,甚至还不许我跟我大伯跟着。”
    眼中露出思索之色,牛二开口道:“听我大伯说,老村长好像是无意间撞破了他们的什么阴谋,又不肯同流合污,所以就被他们杀人灭口了。”
    “圣火教。”嘴里念着这三个字,云飞的脸色无比的阴沉。
    村口石庙里的那个明神,就是这圣火教所供奉的至高神祗,这个邪教自从数年前流传到玉山城后,便迅速在乡野传播开来,如今已渐渐成尾大不掉之势。
    “那个圣教使者,最后去哪里了,为什么都没有一点他的消息?”微微沉默了片刻,云飞又继续问道。
    “不知道,自从老村长被害后,他就离奇失踪了,只留了一个跟班孔刚在村里,但这人昨天就已经被厉鬼弄死了。”
    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牛二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全吐露了出来。
    “这么说的话,知道他下落的人,现在都已经死光了。”用力锤了一下旁边的木柜,云飞心情无比的烦躁。
    老村长死得不明不白,他是肯定要帮其报仇雪恨的,可如今那圣教使者已经消失,想报仇都找不到对方,实在有些让人感到郁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四合院:从机械工〕〔龙珠之我能看到战〕〔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开门迎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