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水帘洞
    “怎么会有如此之多的鲜血,难道里面有人在大肆屠杀生灵不成?可除了取得秘钥被征召的传承者,这人王秘境中应该不会再有其余活人才对。”
    看着前方的血溪,石瑶也不禁露出了震惊之色。
    “进去看看。”一阵惊诧之后,石瑶一马当先,迈步踏进了溶洞之内,沿着这条鲜血汇成的溪流,开始向其源头追索。
    随着他越来越深入,前方的血溪也越来越宽,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强烈扑鼻的血腥味。
    看着已经足足有半米宽的血溪,云飞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溪流之中的血水如此之多,这得要流光多少人的鲜血才能办到。
    “不对,这些血水之中充满了死气,显然已经脱离人体许久了,而且它们还隐隐散发着一股微弱的神力波动,恐怕皆是修者之血。”
    又是一番仔细查探后,云飞不由双眉紧皱,神情变得越加惊诧起来。
    先前只顾迈步前行,他并未过多注意溪流中的这些血水,如今仔细观察后,当即便发现了血水中的奇怪之处。
    这处洞窟深处究竟发生了什么惨事?竟使得如此之多的修者惨遭屠戮。
    脚下不由加快了几分速度,他沿着溪流一路向前,接连穿过数个溶洞之后,一个更加庞大的的幽深溶洞,忽然出现在了前方。
    那渗透着无尽死气的修者之血,正是从这处巨大幽深的溶洞之中流出来的。
    目光看向前方溶洞,云飞不禁一阵皱眉,只见溶洞之内血红一片,仿若屠宰场一般,散发着扑鼻的血腥气。
    而更令人感到恐怖的,是一股又一股有形的黑色气浪,正顺着这唯一的出口不断向外涌出。
    这一股一股的黑色气浪,竟能阻挡住了云飞的视线,使得他遥望洞中时,眼中居然只是模糊一片,完全分辨不出任何事物。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看着那散发着阴森死气的洞口,云飞眉头越皱越紧,这里如此诡异,他开始犹豫到底还要不要进去。
    “呜呜…救救我…呜呜…救救我……”
    就在云飞犹豫不定之时,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声,忽然从溶洞中传来,听到求救声,他不由神情不由一凝,急忙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那隐约的哭泣声异常的薄弱,仿佛远在天边,又似近在耳边,如蚊子鸣叫般微不可闻。
    他凝神倾听了好一会儿,这才终于确定,的确是有人在呼救,而且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孩童。
    “莫非,是有小孩误入溶洞,被困在了里面?或者,这干脆就是妖魔鬼怪布下的一个诱饵,引诱我们进去送死?”大脑飞快转动,云飞心中不断猜测。
    “不要理耳边的求救声,无论它说什么,通通都是假的,只要别被魔音蛊惑,它就没法对你没有一丁点影响。”似乎看出了云飞的疑惑,石瑶开口解释道。
    “避难地就在前面不远处,但我族的记载里,从来没有过血溪的存在,这处洞窟内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我们等会儿进去后,切记要小心。”微微想了想后,石瑶又语气沉重地警告道。
    一番提醒警示后,石瑶领着云飞,小心翼翼地踏入了溶洞之内。
    比之洞口,溶洞之内更是死气浓郁,两人刚一走进里面,便感觉一股阴森可怕的气体扑面而来,让人感到肌体发寒,仿佛置身于冰窖之中一般。
    仅是溶洞入口处便已是如此诡异,可想而知内里该是何等的危险与可怕。
    没有理会耳边的微弱呼救声,两人一路疾步向前,越往里走,溶洞便变得越为宽敞,但同时死气便越是浓郁,变得更为恐怖起来。
    那充满血腥与阴森气息的死气之中,竟然渐渐显现出一些青面獠牙的鬼影,这些恐怖的鬼影在周围不断徘徊,围绕着两人不住地打转。
    不过云飞与石瑶却并未理会这些鬼影,它们只是死者的一缕残魂所化,乃是一股虚幻无形的精神波动,除了恐怖吓人之外便再无任何本事,甚至连鬼煞都不算。
    无视周围环绕的鬼影,两人向前疾行数百丈远后,一片倒垂的钟乳石出现在前方。
    无数血红色的钟乳石,从溶洞顶部垂落下来,下方则是一根根巨大的石笋,有些石笋和垂落的钟乳石已经连成了一体,变成了粗大的石柱。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石笋、石柱全都是通体血红,在黑沉沉的死气包围下,如同盛放在黑夜中的玫瑰一般红艳妖邪。
    洞顶上、钟乳石上全都是血珠的痕迹,一滴又一滴鲜红的血珠,顺着红色的钟乳石滴落下来,在地面之上汇聚成了一条浅浅的血溪。
    “想不到血溪竟是这样形成的。”
    “血气之中的神力波动越发强烈了,这些果然都是修者之血。”
    饶是云飞一向胆大,此刻也觉得心惊不已,如此恐怖的景象,实在是太过骇人,这诡异的溶洞里,究竟死了多少修者,才让此地变得如同修罗地狱一般可怕。
    “呜呜…救救我…呜呜…救救我……。”
    耳边的呼救声虽然仍是有些微弱,但却明显增大了几分,听到这殷殷的呼救声,云飞强压下心中的惊异,跟在石瑶身后继续向着溶洞更深处而去。
    复又向前行进了大约半里路后,溶洞中居然渐渐出现了一些造型诡异的雕像。
    这些雕像皆是通体岩石雕砌而成,模样逼真形象,大多为手持长戈的甲士,但亦不乏有一些半人半兽,相貌狰狞丑陋的生灵。
    这些石兵极其之多,密布于溶洞两旁,一眼望去,竟连绵不见尽头。
    从钟乳石上滴下的血滴,不少都落在了这些石兵之上,使得它们看上去更为狰狞、更为可怕,彷佛刚刚经历厮杀走下战场一般。
    又往前走了数十丈远后,溶洞两旁的石兵变得更为密集,而且石壁之上也渐渐显露出一些石刻,上面不仅雕龙刻凤,且还刻画着无数奇形怪状,不知名号的异兽。
    “这洞中竟有人为痕迹,难道是血鸦妖王当初所留下?”
    “这些异兽石刻里,竟然有几个与神话传说中的恶灵一般模样。”
    仔细观察着这些形状各异的石兽,云飞心中不免有些惊愕,有几个活灵活现的恶灵图案,他曾在镇魔司藏书阁的历史典籍记载中见过。
    不过他们全都是作为反面教材所出现,按照镇魔司典籍中所记载,这些恶灵乃是妖魔两族的圣帝强者,当年曾经祸乱世间,屠戮天下苍生。
    “连妖魔两族圣帝的石刻都有,这个血鸦魔窟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眼中精芒闪过,云飞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脚下没有丝毫的停歇。
    走过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急转弯,溶洞中的景物猛地一变,前方再也看不见一尊石像,再也没有滴着鲜血的钟乳石。
    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石桌、石椅,连石壁之上的异兽石刻,也变作了花草树木、奇珍异果。
    长长的溶洞终于走到了尽头,一座足足有数百丈宽广的洞府出现在云飞眼前。
    一路向前走去,他略微一数,只见洞府之中不多不少,竟正好有一百零八座石椅。
    它们井然有序的排列着,对应着同样数量的石桌,每座石桌之上,又都摆放着一盆一碗,实乃是一副天造地设的家当。
    “如此鬼斧神功的洞府,不知究竟出自何人之手。”
    见到这般奇异的景象,云飞亦不禁连连感叹,谁能想到血浪滔天的溶洞之内,竟然会有这样的一番绝妙天地。
    “咦,这是什么?”
    继续走了近百丈后,前方忽然出现一块足有三人高的石碑,他睁大眼睛仔细一看,只见碑上赫然刻有两列铁画银钩,苍劲有力的古字,乃是:“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
    “花果山,水帘洞?!”
    呆呆地看看着这六个大字,脑中浮现过前世的记忆,云飞整个人都懵住了。
    https://123wxw.cc/html/75427/75427990/10803927.html
    123wxw.cc。m.123wxw.c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尘不到顶弄闻时〕〔女主家世显赫父母〕〔说他碰到你了没〕〔知乎推荐高质量网〕〔临高启明〕〔龙珠之我能看到战〕〔四合院:从机械工〕〔温情一生只为你林〕〔漫威之我穿越的有〕〔告白〕〔麻衣诡相〕〔嫁给山野糙汉后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