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联盟之魔王系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危急时刻
    江南一边朝着后厨跑一边跟王杰打电话问道:“王杰,有没有找到餐车在哪?王杰?”
    王杰似乎有些走神:“在在,餐车在厨房的后门!”
    江南快速穿梭几个通道来到后厨门口,其余人在后面紧跟着。
    挂掉电话,江南冲进后厨的正门。由于婚礼还有不久就要开始,吃的都已经做好了,所以只有个两三个服务员在后厨收拾,160斤的小李表哥从体格上一眼就能够认出。
    此刻他正在低头看手机,听到江南的脚步声抬头刚好和江南四目相对。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都可以看到小李表哥的瞳孔瞬间放大,说时慢那时快,看到江南小李表哥撒腿就跑。
    “不好!他发现了!”江南暗道一声。
    小李表哥直冲后门,江南立刻追了过去。
    “站住,不要跑!”
    这两句其实并不指望嫌疑犯能听话,真就停住不跑了,只是喊出命令式的话语,在心理上给嫌疑犯造成更大的压力,更容易慌乱出错。
    效果确实明显,小李表哥跑到后门时,由于踩到地上的水渍,脚一滑倒整个人扑向了用白布包裹着的餐车。
    “砰”的一声,随着160斤往前的强大冲击力,餐车直冲向敞开着的后门。
    “餐车……小雨!”江南喊道。
    后门通向的是应急出口的楼梯,餐车出了后门直朝楼梯口前去。
    江南飞奔到后门时,餐车前轮已经冲出第一个台阶!
    楼梯使餐车失去了平衡,前轮往下坠落倾斜地撞到台阶,巨大的撞击力使餐车强烈震荡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剧烈的晃动让覆盖着白布掀起露出了闫雨的部分身体,同时也让她睁开了眼睛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啊……”刚才强大的撞击力让闫雨整个人从餐车中被甩了出来,呈平躺的姿势悬浮在半空中,由于失重感闫雨双手本能地往四周绕想要抓住点什么,但是只抓到了一把空气。
    情况危急!来不及了。
    楼梯口加上巨大的餐车,闫雨掉下来撞到,要是运气不好,命都搭上!
    “管不了!”江南一瞬间眉头紧皱闭上眼睛,脑海中想象着离闫雨最近的空间,一瞬间他感觉有一个奇特的能量从身体内部涌出,唤醒异能,瞬移到闫雨旁。他睁开眼睛,眼前正是失重着的闫雨,但同时他也在半空中处于很危险的处境,好在他使用异能的一瞬间时间好像都变慢了,他赶紧双手抱住闫雨,在常人感觉几乎只是在一瞬间的时间里又瞬移回来。
    “唔!”一下多了个人,江南双手一沉,稳稳的把闫雨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在了怀里。
    深呼吸几下后,江南魂才安定,低头一瞥,又被眼前的人儿丢了魂。
    这抱的哪是美人,分明就是神仙玉骨。
    只见怀里的仙女,玉指如葱,肤如凝脂,眉如新月,眉间秋波流转。
    “咚咚,咚咚。”感受着江南胸口强有力的心跳,闫雨脸颊泛起一抹粉红。
    从来没有这个角度看过这个男人。
    江南以为脸红是适才的惊吓导致的,但实在是太美丽了。
    “难怪说女人在结婚那天最美丽。这一身白色婚纱……可惜不是为我。”
    江南回过神,低下头正好和自己怀里的闫雨四目相对。
    这时,其他人已经过来了。
    “小雨!你没事吧!”
    “还好这位先生拉住了新娘子……”瞬移那一幕是在门后面楼梯口,恰好没人看见。
    确认闫雨已经恢复清醒后江南缓慢地把她放了下来。
    只有闫雨知道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
    她看向江南,江南悄悄地对她眨眼。
    但是江南却从她的眼神里看见了一丝狡黠。
    众人的注意力在楼梯下摔得稀巴烂的餐桌上,拍拍胸口暗暗庆幸。
    不过只有餐桌,始作俑者小李表哥倒是不见踪影。
    江南见闫雨并无大碍,只是有些犯困,问道:“小雨,你还记得最后发生了什么吗?”
    闫雨皱眉回忆:“我当时正在去洗手间的路上……有个服务员推着一个车子过来,问我要不要吃点水果。”
    “我记得我拿颗草莓吃,还挺甜的。”
    草莓……
    江南心想,闫雨最喜欢的水果就是草莓。
    是巧合吗?还是……
    江南忽然想起刚刚一个细节,在进入后厨前,他跟王杰通着电话,但当时王杰有几秒钟的失神,而那个时候,江南看到了小李表哥正在看手机。
    新郎王杰在通风报信!
    而且只有亲近的人才会知道闫雨的喜好。
    嫌疑犯在迷晕小雨后,仍在后厨正常工作,显然并不是想要钱财或性命。
    他可能受到的指示,只是破坏这场婚礼!
    让新娘错过婚礼,甚至来宾还会以为新娘逃婚了,把道德责任甩锅到新娘身上。
    即使事后解释清楚了,但真相重要吗?婚姻里,最容易受谴责的一定是女方。可是小李跟闫雨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她,除非背后主谋另有他人。
    江南看着正在安慰闫雨的王杰,忍住内心的震惊。
    默默的拉住伴娘邱韵菡,凑到耳边细语道:“韵菡,今天这事很凶险,虽然小李表哥跑掉了,但我觉得幕后还有人指使,你爸爸能不能查得到十点十分左右,和嫌疑人联系的号码,应该是一条短信。”
    邱韵菡看着眼前的老同学,今天江南表现的冷静睿智,她在父亲的身上见到过。
    邱韵菡默默点头,悄然离开人群。
    江南忽然对着王杰问道:“你知道闫雨刚刚差点受重伤吗?”
    有些不礼貌,但就是要一个出其不意的效果。
    众人微微皱眉:他是在怪新郎吗?
    但一想到是江南凭一己之力,短短半小时便破案救了闫雨,众人又不敢出声,看看恩人准备说什么。
    王杰:“我知道,都怪我,对不起。”
    对不起,是看着闫雨说的。
    江南视察式的眼神仔细盯着王杰身上每一个动作和眼神,疑惑道:“你的脸上,有愤怒,有自责,为什么还有羞愧?”
    王杰听到江南的提问后没有进行反驳而是低下了头默不作声。
    “你感到羞愧,王杰,你隐瞒了什么?”
    “你是不是认识小李表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