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求职
    窗外,秋风萧瑟。
    睡眠较浅的李易被空旷悠远的鸡鸣声叫醒。
    来到窗前,透过漏风的窗棂看向夜空。
    此时正值深秋,月初时分日与月同升同落,李易也无法凭借月亮的位置估算时辰。
    至于远处的鸡鸣...
    他听不出这是一只乱叫的荒鸡还是一只正经的更鸡。
    若是正经报时的更鸡,那现在就是五更天了。
    沉吟片刻,李易转身来到陈大富跟前。
    唤醒老乞丐,李易小声提醒道:“今日是初一,外面鸡已经叫了两轮,你去跟崔二哥说一声。”
    他们落脚的地方是府城里贩卖牲口的集会地,每到初一、十五集会聚起之时,他们就必须提前离开,不然便会遭到市吏或是牲口贩子们的驱逐。
    屋子最里面,崔老二被陈大富叫醒后便立马招呼众人离开了院子。
    “李哥,你今天打算去哪里要饭?”
    院外,张元小跑着追上李易,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李易停下脚步,看向紧跟着自己的张元。
    “今天我有其他事做,不去要饭。”
    微微摇头,李易沉吟道:“你若是担心北门街那些人,我可以跟崔二哥说一声,让他带着你。”
    崔二哥是这一片的乞丐头子,人品还算不错,张元跟着对方,远比跟着他安全。
    再者,就凭他现在的状态,也带不了孩子。
    出于关心,李易又细细叮嘱一番,给小乞丐灌输了财不露白、不要落单的道理后,这才放心离去。
    ......
    深巷,某处阴暗的角落里,李易困倦的打着哈欠。
    太康府设有宵禁,偶尔会有巡夜的府兵或是丁勇上街巡察,若是发现无故外出之人,打板子都是小事,怕就怕正好遇到盗匪奸邪作恶,介时若解释不清,惹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都是等闲。
    是以,在天未亮之前,李易只能躲在隐蔽之处,静静蛰伏。
    约莫一个时辰左右,天光乍破,头顶暗淡的天空逐渐开始明朗。
    李易摸了摸怀中包裹紧实的碎银,一股踏实的感觉涌上心头。
    今日他打算前去谋取一份新的职业,好去验证一下脑海中的职业进度条是否会出现新的变化。
    不过若想在府城入职其它行当,就必须去牙行找那些路子宽泛的牙侩购买身份明证,也就是所谓的路引。
    在这之前,李易还需买一件新衣,将自己捯饬一番,不然恐会被那些牙行的贩子把骨头都给吞掉!
    毕竟乞丐哪会有置办牙牌的银两?
    若真有,那也是来路不正!
    到时说不得还要被扣上一个偷盗的罪名。
    所以,在置办牙牌路引之前,他必须要将身上的行头换掉。
    ...
    走出巷子,来到南门街,李易望着远处街头,等待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终于,盏茶时间后,卖包子的胡老头挑着箩筐,不紧不慢出现在了街头。
    李易快步上前,先是打了招呼,还了昨日的包子钱,这才说起正事。
    “老丈可否帮小子一个忙?”
    未等对方回应,李易又急忙补充道:“老丈只管放心,只是举手之劳的小事,事后绝不会亏待老丈。”
    胡老头狐疑的看向李易:“我这一把年纪的人,哪能帮的到你?”
    李易拿出准备好的碎银,解释道:“昨日有贵人赏了我两钱碎银,我寻思着去买件新衣,但又恐别人看低我这幅模样,讹我钱财,所以便想请老丈帮我去估衣铺里买一件成衣,事后我愿意给老丈二十文钱作为答谢。”
    两钱银子值二百四十文,而一件普通成衣最多也就二百文,李易拿出的碎银却是足够使用。
    胡老头愣了愣,奇道:“你怕估衣铺讹人,难道就不怕我讹你?”
    李易失笑道:“能赠我包子吃的人,又岂会是恶人?”
    ...
    半个时辰后,一处偏僻的角落。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李易穿着一身黎灰色的长袍,施施然的走了出来。
    长袍、布鞋、袜子拢共价值一百七十文,虽然质地欠佳,但好歹也是一身新衣。
    站在街头,看了眼远处乞讨的同事,李易下意识摸了摸下巴上没有修葺过的短须。
    思索片刻,李易又去十里巷里找了修面师傅,把仪容彻底修整了番。
    等他再次出现在街头时,整个人已经焕然一新。
    整整三个月,总算活的像个人样了!
    呼吸着与先前截然不同的空气,李易走起路来都轻快不少。
    ......
    柳丁街,牙行内。
    李易站在柜台前,狐疑道:“一份牙牌不是二两银子么?何时涨到了四两?”
    这跟抢钱有什么区别!
    柜台后的中年男子笑呵呵道:“今时不同往日,最近城里盗案频发,凡是没有路引的外地人,都是严查对象。”
    “四两银子能办成事就不错了,你若是不办,说不得哪日就让人当做贼人扭送到了官府,也就是我好心,若换成别人...”
    说到此处,中年男子目光在李易身上打量了番,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四两属实太多,我又不是没有牙牌,只是不小心弄丢了,就不能便宜些?”
    “哦?”中年男子挑眉道:“若是牙牌丢失,去府衙报上姓名籍贯补办即可,户房自有办法印证,你又何必来我这里?”
    “......”
    深吸一口气,李易呵呵一笑道:“大人们日理万机,我又怎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去叨扰?”
    “四两就四两,你多长时间能给我办好?”
    牙行掌柜笑了笑,说道:“只要有银子,随时都能办。”
    “是正经牙牌吗?你可别糊弄我。”
    “呵呵,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我这牙行信誉如何,若有问题,我倒给你四两!”
    付完二两定金,趁掌柜吩咐伙计制作牙牌路引的工夫,李易又开口试探道:“听说你们牙行还介绍活计?”
    “嗯?”中年男子放下刚拿起的茶盏,迅速切换到工作状态。
    “你想找什么活?”
    “你先说说都有什么活。”
    中年男子沉吟片刻,随即眼前一亮道:“你这模样做力夫倒是可惜,我认得云厢馆的馆主,你若是愿意去到那里,我可以免了你办牙牌的钱,如何?”
    有这好事?
    李易疑惑道:“云厢馆是什么地方,我去那里要做什么?”
    中年男子笑呵呵道:“那可是一处好地方,你这模样,去那里当个小相公日进斗金都是等闲。”
    “如何,你可有意向?”
    “......”
    李易脸色一黑,断然拒绝。
    “可惜...”中年男子露出惋惜的表情,随后又收回思绪,问道:“你可识字?”
    “不识。”
    “嗯,那就只能做力夫小厮了。”
    接着,中年男子给李易介绍了数种职业,最后还念念不忘道:“当真不去云厢馆?”
    “不去!”
    此时,去往后堂的伙计已经拿来了做好的牙牌和路引。
    “李易,字寻安。俞阳县,石数村生人...”中年男子拿着纸质的路引,念了两句后忽然笑道:“不识字倒还取了个表字。”
    摇了摇头,中年男子伸手将路引拍在了柜台上:“承惠,二两。”
    二两是尾款,李易还剩将近五两银子,倒是付得起。
    付完银子,李易接过路引,看了会后,忍不住道:“你给我念念石数村生人后面写的都是什么,省的将来别人问起,我答不上来。”
    李易的记性本就不差,再加上乞丐职业等级提升后获得的精神属性,此时的他仅是听掌柜念了一遍,就记住了路引上的所有内容。
    收起路引,李易复又拿起木制的牙牌,指着上面的一行小字,问道:“这里写的又是什么?”
    中年男子瞄了一眼,说道:“写的十七年秋,俞阳通牌,复置诸关,持平行令。”
    等念完所有内容,中年男子言道:“如何,可想好了务事之地?”
    李易思索片刻,回道:“就去同悦酒楼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