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嫁给残疾哨兵,带〕〔为了不插秧,努力〕〔穿书七十年代我靠〕〔高考后,我竟被国〕〔全职法师:我有一〕〔诱吻小月亮〕〔七零嫁糙汉:十亿〕〔开局地摊卖大力〕〔新婚夜,植物人老〕〔网游:只有我能看〕〔开局变成一棵树!〕〔反派:女主偷听我〕〔海贼:我,第四大〕〔秦静温乔舜辰〕〔陆七权奕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年轻人不讲武德
    九月中旬,府城中衙役巡街的次数比往常更加频繁,城内流言蜚语四起,不过对于李易而言,只要不影响干活,就都不是大事。
    “小二,再添盏新茶!”
    “来了来了!客官稍等。”
    李易脚步轻快的来到近前,而后熟练的将茶壶拎起,壶嘴之上冒着热气的茶水划出一道晶莹的弧度,准确的点进了茶盏里。
    面前,三个客人正在交谈,并未在意添茶的李易。
    “那贼人真是嫌命长了,怎么连营国府的东西都敢偷...”
    “你懂什么,那叫艺高人胆大!”
    “依我看,先前永盛当铺丢失的日照宝驹恐怕也是此人所盗。”
    李易添完茶索性就候在一旁。
    有时候听这些消息灵通的人谈论坊间杂闻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盗案四起,再不破案,咱们的府尹大人就不好过喽!”
    “唉,难!营国府都失了窃,那贼人的身手怕是不低,若是能抓住,早就抓住了!”
    李易正津津有味的听着,却忽然听到酒楼外传来一阵嘈杂声音。
    侧目看去,就见许多百姓正围着对面的粮行议论。
    “李二,你去外面看看怎么回事。”
    柜台里面,贾友善朝距离门口最近的李易吩咐了一声。
    李二是贾友善给他起的简称。
    李易答应一声,放下茶壶,径直走出酒楼,来到了对门粮行近前。
    在粮行左侧门墙上,有一张衙役刚刚张贴好的通告。
    李易身材颀长,站在人群外,不必踮脚就能看到通告上的内容。
    “征召巡夜更夫,报时示警,凡录用者享月银二钱......需品行端正者方可从事...”
    通告不同其它文章,有笔吏曾言——“凡晓谕者,当简切明意,勿以词华是炫,所谓妇人童竖皆可知之也。”也就是说,告示必须要写得简洁明白,用语朴实,让人一目了然才是最佳。
    眼前告示上皆是常用文字,李易已然可以全文通读。
    这是应请更夫的通告,每街选取二名,负责夜间报时以及逡巡街道。若遇不法之徒行奸邪匪事便敲锣打板,呼喝示警。
    “这岂不就是夜班?”
    李易迅速捕捉到了关键所在。
    此时,在通告墙下,有衙役手持笔墨纸张,正在等待应选之人。
    月银二钱,这个数字并不多,年轻力健的或许不在意,但对于那些年纪稍大的,却无疑是一份能维持生计的铁饭碗。
    短短一会儿工夫,通告前就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等,就这还有其他人到处奔走,向熟人引荐。
    李易看着正互相竞争的几个老人家,默然不语。
    衙役对此没有任何表态,近来城里颇为动荡,这些老骨头明显不适合夜间巡街的活计,后面或许会有更合适的。
    稍顷,有柳丁街出了名的地痞挤到近前,不过还未开口说上几句,就被黑着脸的衙役唬了回去。
    巡夜更夫,至少也得没有劣迹才行。
    像这种地痞,若是在宵禁后放任其行街串巷,城中治安恐是会变得更差!
    见眼下暂时无人入选,李易先是回了酒楼请了两刻钟的短假,这才重新回到粮行通告墙下。
    此时已有几个五十出头的老汉开始接受衙役的询问。
    审查牙牌、路引,待确认无误后,衙役的目光开始在几个老者之间权衡。
    稍微沉吟,执笔的衙役正要从中选取时,一道清朗明亮的声音忽然响起——
    “巡视街道,报更晓时乃是利民之举,小子不才,愿应选更夫,哪怕一月只有一钱银子也可以!”
    衙役循声望去,就见人群中有一个容貌出众的年轻人正拱手请命。
    一旁正等待入选的几位老者均目光惊愕的看向半路杀出的年轻人。
    有一位更是胡须都急的颤动起来。
    你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跟我们这些老人家抢个什么?
    还讲不讲道理了!
    衙差手拿纸薄,颇为纳罕的看着李易。
    “你真要做更夫?一月一钱也能接受?”
    李易义正言辞道:“为民众服务,哪怕分文不取,在下也心甘情愿!”
    “况且,眼下城中盗案频发,宵小之徒多于夜间窜行。在下不才,腿脚还算灵便,想来比几位老人家更有优势。”
    原地,几个年纪有些大的应选者均面色不善的看着李易。
    眼前这年轻人也忒不讲武德了!
    哪有跟老人争饭碗的道理?更何况还是个不值钱的饭碗。
    听完李易甚是正直的言论后,衙役满意的点了点头,“把你的牙牌路引取来。”
    李易心中一喜,连忙将随身携带的身份明证递了过去。
    “李易,字寻安...俞阳县石数村人...”
    确认牙牌真实无误后,衙役又询问了李易目前的具体情况。
    待得知对方是在同悦酒楼任职的伙计后,衙役眉头微皱道:“你确定要白日做工,晚上再去巡街打更?”
    李易笑言道:“我年纪轻火力壮,晚上也睡不着,还不如出去寻些事做,而这活计,恰是合我心意的。”
    衙役没有再问,持笔在纸薄上记下李易名字后,便让李易按了手印。
    “每月初一可去衙门户房领取月钱,今天初九,这月按二十天计,大概一钱多。”
    “府衙有功必赏,不会让你做白工。”
    “这是腰牌,可供夜间行走,你要妥善保管。”
    说罢,衙役又取出一面铜锣,一把锣锤,言道:“更夫一街两人,晚间我让打梆的老师傅过来寻你,你在酒楼好生等着,戌时一到,就去打更。”
    ......
    同悦酒楼。
    倚靠在柜台边缘的贾友善忽然直起了身子。
    自家小二怎的拿了个铜锣回来?
    “李二,你手上拿着铜锣做甚?”
    稍顷,听完李易解释的贾友善错愕道:“你说你夜里要去打更?”
    李易颔首道:“戌时出发,打五更鼓,寅时便回,不会耽误白天干活。”
    贾友善嘴角抽了抽,问道:“你是缺钱还是怎的?长久下去你这身子能遭的住?”
    李易闻言笑了笑,这些比起以前的007可是小巫见大巫了,根本算不得什么。
    再者,更夫只需要在固定的时间节点报时即可,其余时间还是比较宽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