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地摊卖大力〕〔犯罪游戏:我真没〕〔累!病娇徒弟要黑〕〔斗破:极寒冰圣〕〔影帝的顶流小娇妻〕〔财阀家的五个小祖〕〔穿成男主绿茶前妻〕〔乱世逃亡后,我成〕〔震惊!洞房夜丑妻〕〔参加选秀,做法求〕〔逍遥小神捕〕〔联盟之魔王系统〕〔陆七权奕珩〕〔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首席继承人陈平〕〔全球高武:我的武〕〔开局一首十年打穿〕〔山村无敌战龙〕〔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衙门来人
    同悦酒楼。
    李易刚回来不久,便被赵石拉到一旁。
    “如何,那胭脂铺许三娘的身段可还行?”
    李易稍作回想,用了两个字概括,“嗯,很润。”
    赵石闻言凑到李易跟前,提点道:“那许三娘样貌好,身段也好,就是可惜丈夫早亡,身边也没有子女,唯一守着的就是街上的两家铺子,还有城外的宅田。这样的寡妇,若是娶回了家......”
    李易越听越不对劲。
    果然,下一刻赵石就将话题引到了他身上。
    “你人长的俊,又勤快,说不定就能入三娘的眼。到那时,你岂不就家业两全,再也不用没日没夜的操劳了...”
    李易嘴角微抽。
    这不就是吃软饭,傍富婆吗?
    另外,谁说这样就不用没日没夜的操劳了?
    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换了另一种操劳方式罢了。
    “多谢赵兄好意,不过我还是喜欢自食其力。”
    ......
    午时,经过深思熟虑的李易找到了贾友善。
    “你要夜里给人送餐?”
    贾友善愕然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李易点了点头:“如今府城里并没有任何一家酒楼在夜里送餐,倘若我们去做,那便是唯一一家...”
    “柳丁街有这么多户人家,夜里生意想来也不会太差。”
    贾友善虽有些意动,但心里还是有些顾虑:“你有衙门给的腰牌,夜里送餐倒还好说,可酒楼里的厨子...”
    李易轻咳一声道:“咱们酒楼有三个厨子,可经我观察,他们做菜时却总有一个会闲下来......”
    柜台里,贾友善陷入了思索。
    ......
    第二日,李易写了份关于夜间送餐的告示,张贴在了酒楼门口。
    同时,他开始向大堂用餐的客人推送夜间送餐的消息。
    等到了晚间,酒楼就接到了两个夜送单子。
    李易没有失落。
    虽然单子不多,但起码证明了此法的可行性。
    两份单子时间相错,配送时间便按照订单先后顺序安排,这些都是事先与顾客知会过的。
    两份单子一份在亥时一刻,另一份则在亥时二刻。
    掐着时间,李易于戌时外出打更,亥时准时回到酒楼敲响第二更鼓。
    大堂,听到打更声的厨子将刚做好的饭菜交给了李易。
    如此一去一回,等到亥时二刻,李易便来到了街西张屠户家中。
    院中,身形健硕,敞着衣襟的张屠户闷了口梨花酿,发出了舒爽的叹音。
    平时用来杀猪的石条上,此时却摆了四五盘同悦酒楼的招牌菜,热气腾腾。
    张屠户伸手拿起食箸,正欲夹菜,却忽然停下动作。
    “你杵在这里做甚?”张屠户看向仍站在一旁的送菜伙计,皱起了眉。
    李易上前一步,露出温驯的笑容。
    “客官,跑腿不易,您看......”
    张屠户眉头一挑,还未开口,就看到眼前的小二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陶碗。
    而且还是个缺了豁口的。
    “......”
    片刻后,李易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院子。
    此时在他脑海中,小二职业与乞丐职业的进度又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职业:小二】
    【进度:49/100】
    ......
    【职业:乞丐】
    【等级:1】
    【进度:14/300】
    ...
    街外,孙成领着送完餐的李易来到了一家当铺门前。
    “这是永盛当铺,前些日子据说丢了什么宝驹,衙门特意叮嘱让咱们多留意些。”
    听完孙成所言,李易补充道:“是日照宝驹,一件红玉雕琢成的玉马,我在酒楼听人谈论过,说是在日头照射下,玉马浑身会如同浴火般神俊。”
    “你倒是消息灵通。”
    接着,两人又去往银铺以及一些富宅大户附近巡视了番。
    这些都是容易让宵小之徒觊觎的地方。
    所幸,一夜平安无事。
    ......
    翌日。
    招待完所有客人,短暂清闲下来的李易趴在桌上打起了盹。
    掌柜贾友善早间便出了门,此时只有赵石在盯着大堂里的动静。
    不多时,酒楼外忽然进来了三个捕快。
    赵石快步上前,招呼道:“几位差爷里边请!”
    面容沉静的王剑春穿着深褐色捕快服,腰间革带旁按着一柄带鞘捕刀,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
    目光掠过赵石,王剑春快速扫了眼大堂,问道:“贾掌柜可在?”
    赵石恭着身子,笑着回道:“我家掌柜刚出去,可能要等会儿才能回来。”
    王剑春点了点头,转而问道:“更夫李易何在?”
    ......
    大堂靠里的一张桌子上,李易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中年捕头。
    王剑春将捕刀放在桌上,一张国字脸异常冷峻。
    “李易,九月二日前于城南牙行置办牙牌路引,此前未有任何身份明证。”
    “九月三日来到同悦酒楼任职跑堂小二,九月十三日应征更夫,一直做到今日,我说的可对?”
    李易张了张口,还未回答,王剑春便又开口道:“更夫月俸二钱,我听户房衙役说,应征当天,你甚至扬言说分文不要也愿意干,是也不是?”
    此时李易困意早已消散,面对王剑春的质问,他实在摸不着头脑。
    除了他的身份有些纰漏外,其它地方哪里有问题?
    总不能是在这里打两份工还违法了吧?
    王剑春直勾勾的看着李易,说道:“昨夜柳丁街徐记银铺失银三千六百余两,你可知道?”
    李易闻言眨了眨眼,“有这事?”
    王剑春眼睛微眯,“近四千两白银失窃,你昨夜巡街岂会没有察觉一点异常?”
    李易深吸口气,正色道:“捕头大人,昨日并非我一人巡夜,还有更夫孙成与我一起,当夜确实没有发现异常。”
    “捕头若是不信,大可找孙成过来询问。”
    王剑春收回威厉的目光,淡淡道:“孙成已经去了衙门,此案干系重大,莫说你,便是你家掌柜,等下也要去衙门配合调查。”
    “贾掌柜?他犯了何事?”
    王剑春瞥了眼李易,说道:“昨日傍晚,贾掌柜在银铺取了所有存银,而恰在昨夜,银铺就遭了窃贼。”
    李易闻言愣了愣神。
    一旁,赵石忽然眼前一亮。
    “掌柜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