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总出现在命案现〕〔圣庭时代,开局推〕〔全民御灵,我的灵〕〔原神:只想摸鱼的〕〔都市超级纨绔〕〔团宠农家小糖宝〕〔玄幻:我能无限加〕〔诡道求仙,从将自〕〔大秦:开局签到十〕〔外卖员出现在案发〕〔我与神明画押,你〕〔灵泉空间:我在异〕〔青元仙府〕〔在偏执傅少身边尽〕〔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头号战神叶锋苏凝〕〔方天成沐云初〕〔我做老千的那些年〕〔山村桃运傻医〕〔儿子,请给爸爸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职业病
    审问仍在继续,不过季福的心理素质明显要比之前的季平好一些。
    “你说银铺于九月十六日失窃,但当日银铺防守甚是严密,便是宋丙修葺房墙时,库房里也有护卫监视,他怎就如此轻易的盗走了那一百两银子?
    还有,据本官查证,往日凡有外人出入库房,都会接受盘查。可本官问过宋丙,他当日修墙离去时并未遭到任何盘查!”
    一旁,李易眨了眨眼。
    在季福受审之前,苏文山并未问过宋丙这些话。而且,关于对宋丙轻而易举从库房盗走银子的怀疑,也是他刚刚提出罢了。
    这苏府尹说起假话时倒是信手拈来,也不怕哪一天变成匹诺曹…
    “分明是你故意为之,假借人性之贪婪,纵使宋丙窃银百两,而后你又谎报案情,监守自盗,贪了三千五百两白银!”
    苏文山看着脸色大变的季福,厉声道:“季福!如今案情已明,还不招认!”
    惊堂木砸在公案上,苏文山刚刚落下的铿锵言语似乎还在公堂里回荡。
    季福心头狂颤,他从未想到这位刚上任不久的府尹会如此难缠。
    “大人,宋丙能得手许是库房守卫疏忽所致,至于监守自盗…这些说起来都不过是大人的臆测,如何做准?”
    旁侧,李易看着跪在堂下只顾狡辩的季福,微微摇头。
    府衙多以“五听法”断狱:
    一曰辞听,‘观其出言,不直则烦’
    二曰色听,‘观其颜色,不直则赧’
    三曰气听,‘观其气息,不直则喘’
    四曰耳听,‘观其听聆,不宜则惑’
    五曰目听,‘观其眸视,不直则眊然’
    这季福看似严口如瓶,防意如城,但终究是漏了破绽。
    宋丙盗取百两白银一事不过刚刚审出,但季福初次听闻时却毫无疑色,而且从始至终都默认了宋丙只盗了一百两银子,就好似早已知晓。
    另外就是反应。
    季福并没有做出丢失近四千两白银,又被府尹‘冤枉’后的应激反应。
    换言之,就是压根不带委屈的!
    或许府尹苏文山捕捉到的破绽更多,毕竟那‘苟官’似乎很是擅长这些。
    …
    仙鹤衔日图下,苏文山端坐公案,心境愈发平稳。
    “季福,本官是在向你论断案情,而非臆测。”
    站起身,苏文安从写着‘正堂’二字的签筒里取出了一支令签。
    堂下,季福脸色巨变。
    府衙扔签子除了和拍惊堂木有一样的震慑目的外,还有一个意味叫“覆水难收”。
    潜在台词便是:我令签已经扔了,你再怎么狡辩也无法挽回。若你老老实实坦白则已,若不老实,那是要挨揍的!
    季福死死盯着苏文山手中的令签,不发一言。
    苏文山不再犹豫,甩手便将令签飞了出去。
    啪的一声轻响,‘掷地有声’。
    与此同时,苏文山沉声道:“来人,上刑!”
    堂下季福嘶声惨叫。
    公案后,苏文山转身背负公堂,看着墙上诺大的仙鹤衔日图。
    稍顷,有求饶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苏文山转过身,让衙役暂停行刑。
    季福趴在地上,心中惊惧之余又夹杂着怨愤。
    “大人,小民虽谎报了案情,但却没有监守自盗,此事怪只怪大人得罪了营安府…”
    季福此言一出,苏文山脸色微变。
    营安府徐家在府城是一等一的权贵,受祖辈福荫,最高受三等公爵。
    便是如今经历两代,降为了二等候,那也不是轻易可以得罪的。
    苏文山压下心中惊震,目光冷冷的看着季福:“本官与营安侯素无往来,更无间隙,何来得罪一说?”
    “季福,你若想凭此虚妄之言逃脱罪责,却是小看了本官。”
    堂下,季福忍着胯股疼痛,说道:“大人心里明白,又何必装作糊涂,侯爷三次登门拜访,想和大人结为两姓之好,但都被大人拒绝…”
    “还有两月前,侯府三公子上街游玩,更是被大人家的千金当街殴打,断了两根肋骨……”
    一旁,吃到大瓜的李易啧啧称奇,不过却还是没能想明白这些和银铺失银案有什么关联。
    苏文山没有让季福继续说下去,直接让衙役将其关进了司狱。
    大堂气氛有些沉闷。
    李易想要告辞,却没敢开口。
    府尹大人此时的表情实在有些吓人。
    正在李易坐立不安的当口,有不知情的伙房衙役在门口观望了一会儿,见里面审讯已经结束,便走进了公堂。
    “启禀大人,伙房饭食已经做好。”
    捕头王剑春看了眼伙房衙役,又看向一言不发的苏文山。
    “大人,到饭点了…”
    苏文山闻言面无表情的看向王剑春,似乎是在说:你看我还能吃得下饭?
    王剑春被苏文山看的心里直发毛,当即便转头冲伙房衙役喝道:“吃什么吃!案子未结吃个屁饭!”
    苏文山神情稍霁,随后开口吩咐道:
    “张堂事,你去把府城内最近所有盗案的案宗给我拿来。”
    “崔大人,你去户房把有关于永盛当铺、云厢馆、奇珍阁的卷宗拿来……”
    不多时,苏文山伏在公案上,开始仔细的查阅卷宗。
    此时无人敢打扰府尹工作,整个公堂除了苏文山翻阅卷宗传来的沙沙声外,便只剩下了咀嚼食物的窸窣声音。
    李易循声望去,就见先前抱着剑侍立一旁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转移到了侧案。
    坐在侧案,谢婵一手拿着牛纸袋,另一只手不停的往嘴里送着蜜饯。
    李易身旁,王剑春忍不住舔了下唇。
    早间去城外追缴流匪他一直都没来得及吃饭,腹中早就空空如也,现在到了吃脯食的点,却还要陪着府尹加班…
    就在此时,王剑春好像听到自己身旁也有咀嚼食物的声音响起。
    疑惑转头,王剑春便看到同悦酒楼的伙计正拿着一个油纸包,纸包里面则包裹着看起来就很有食欲的精致点心。
    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李易看了眼王剑春,然后晃了晃手中的纸包。
    后者眼前一亮,身子往前凑了凑。
    李易微微一笑,将点心分享给了王剑春。
    自从当了三个月的乞丐后,他就患上了职业病,每天身上不放些吃的就不踏实,所以每次外出或是巡夜时,李易身上都会带些酒楼后厨做的点心。
    只有这样,他才会有安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未婚妻她突然变A了〕〔墨桑〕〔穿书后我又把男主〕〔科技之虚拟实验室〕〔重生年代之发家致〕〔逍遥始神〕〔斗罗:开局被小舞〕〔海贼里的狂笑小丑〕〔全民网游,开局推〕〔非正式探险笔记〕〔我在诸天角色转换〕〔这个诅咒太棒了〕〔诸天演道
  sitemap